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4章 怎么能放心?
    “怎么了?你,不放心啊?”苏凡见他久久不语,问道。

    霍漱清摇头。

    “那,我,我不说了——”苏凡低头,道。

    “傻丫头——”他猛地拥住她,下巴贴在她的头顶。

    苏凡一愣。

    “傻瓜,谢谢你,谢谢你。”他说着,轻轻吻着她的脸。

    她拉住他的手,阻止了他。

    霍漱清注视着她,眼里深深的都是欢喜。

    “你,不生气吗?”她问他,那浓密的睫毛扑闪着,撩的他的心潮一浪又一浪。

    “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他反问道。

    “我,我觉得我很可笑,你不觉得吗?我——”苏凡道。

    “傻瓜!”他捧着她的脸,道:“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为什么要生气?而且,你这根本不是可笑,是,我应该谢谢你。”

    苏凡望着他,道:“我,我不知道自己,我,我不知道自己能帮你做什么,工作的事,我做不来,我也没办法像我妈和我嫂子那样为你处理人际关系,我——”

    “你能做的,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事。”霍漱清说着,拥住她,“我说过,我不需要你帮我处理其他的各种关系和人情来往,我不希望你强迫自己去做那些事,我想要的,只是一个属于我们的家,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可以让我放松的家,让我在回到这个家里的时候,不会再去为工作的事烦心。而这些,只有你可以做到,你做的,正是我需要的,傻瓜。”

    苏凡笑了,抬头望着他,快速亲了他一下。

    “傻丫头!”他紧紧拥着她,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有了你,再难的事,我都不会害怕了。”

    “我还有这样的作用?给你驱邪?”苏凡笑着说。

    “好名词!”霍漱清道。

    “切,我是人,又不是钟馗。”苏凡笑着说道。

    “我老婆这么漂亮的,怎么可能是钟馗?”霍漱清亲着她,道。

    苏凡笑着,没说话,回应着他的吻。

    是啊,不管前途怎么凶险,只要有她就好了,有她就够了,只要每天可以回家看到她这明媚的笑容,看着她就够了。

    同样的夜里,曾元进也是同样的难以入眠,一直在床上躺着。

    身边的妻子醒过来,看着他这样,于心不忍,便下床给他倒了杯温水端了过来。

    “又失眠了?”罗文因坐在身边,问道。

    曾元进起身,接过妻子端来的水杯,摇摇头。

    “是为泉儿和漱清的事吗?”罗文因问。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啊!”曾元进叹道。

    “再怎么不多,也还是有的。你别着急,别逼自己了。身体要紧。”罗文因道。

    “漱清这边,倒是不用担心他什么,工作方面,漱清是绝对没有问题。唯一就是——”曾元进道。

    “怎么了?”罗文因问。

    “漱清的手段,有些狠了。”曾元进道。

    罗文因不解,道:“这样,不好吗?”

    “难说啊!他是个很果决的人,一旦出手,绝对不会拖泥带水。只要是他想好了,做了决定,就不会有事。可是,有时候,这也,不是好事啊!”曾元进道。

    罗文因不语。

    “治国,有时候需要柔和的手段,过于犀利,在紧急状况的时候很管用,可以达到力挽狂澜的效果。可是,在和平的时候,这样做——”曾元进叹气摇头。

    “人无完人,你也不能对漱清太苛责了。”罗文因道。

    “我知道,我只是不希望他做错事,毕竟将来他要担当的是重要的责任。一旦错了——”曾元进道。

    “不会错的,有那么多人在他身边提建议呢,怎么会错?”罗文因道,“你啊,就是想太多了,给自己压力。”

    “一个漱清是这样,泉儿呢,又是另一个样子。”曾元进道,“你说,我怎么能放心?”

    罗文因不禁笑了,道:“别人家哪能盼到女婿和儿子都担大任的?咱们家遇上这几千年都碰不到的好事儿,你还愁成这样儿,你啊——”

    曾元进摇头,罗文因便说:“别想太多了,他们两个人有不同的处事方式,可能会合作的很好呢?你看他们两个这些年,不是一直相处的很不错吗?也许,将来,他们两个人这样完全不同的个性,会成就大事呢?人啊,这性格太像,才会容易合不来,容易争抢。身为搭档,性格互补,不是一件好事吗?”

    “也许吧!”曾元进道。

    “你就放心让他们两个去施展吧!漱清个性是很沉稳的,不会出错。泉儿虽然有点,额,看着有点不那么让人放心,可是,毕竟他是你的儿子,你还怕他不行吗?只要他用心去做事,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罗文因劝道。

    曾元进看着妻子,长长叹了口气。

    “好了好了,赶紧睡吧!你再这样大半夜不睡觉啊,我要带你去看医生了。”罗文因说着,就上床关了灯,拉着丈夫躺下了。

    曾元进躺在床上,静静躺着。

    “迦因和希悠两个,你要多注意点。”曾元进对妻子道。

    “嗯,你放心,我知道。”罗文因道,“你就好好睡吧,什么都别想了。”

    虽然妻子这么说,可曾元进的心里,怎么可能踏实呢?

    妻子说,儿子和女婿都是要做大事的人,这是多么不容易遇到的机会?可是,重大的机会,也往往伴随着重大的危机。

    当曾家被推向权力高峰的时候,也就成了各方攻击的对象。能不能走到最后,谁都难说。

    夜,深深,缓缓走向黎明。

    因为顾希不在,孩子们都去了母亲那边,苏以珩便和曾泉夫妇待到了半夜才回了家。

    到了家里,妻子和孩子们都不在,苏以珩躺在床上,静静躺着。

    希悠的话,总是在他的耳畔回荡。

    颖之、希悠、阿泉,还有他,四个人走到现在,很多事,都变了,也许,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改变了,而现在,只是表现出来了而已。

    友情,他们的友情,现在又该走向何处?

    明的暗的矛盾,怎么可以解决?

    苏以珩叹了口气。

    或许,就像顾希对他说的那样,他不该把自己当做救世主,当做救火队员,当做曾泉和方希悠的婚姻咨询师。可是,他该做什么呢?他们的友情,现在越来越和彼此的家族结合起来,和家族的利益,家族的前途,而不再是当初那么单纯的友情。

    坐起身,苏以珩准备给自己倒杯水喝,然后睡觉,结果手机就响了。

    是顾希打来的。

    “你到了?”苏以珩问妻子。

    “嗯,已经安顿下来了。”顾希说。

    “你怎么没早点打电话过来?路上怎么样?”苏以珩问。

    “路上没事,我怕联系太多了,被人发现。”顾希道,“是不是吵到你睡觉了?”

    “没有,没有,我没睡。”苏以珩道,“晚上去阿泉那边了,刚回来一会儿。”

    “我哥他,情况怎么样?”顾希问。

    “还好。他要从沪城调走了。”苏以珩道。

    “调走?”顾希愣了下,“调去哪里?首长生气了?”

    “没有生气,只是一些,额,调整。这个,你别担心。”苏以珩道。

    顾希“哦”了一声。

    苏以珩便问:“孩子怎么样?”

    “挺好的,我已经都交待好了。”顾希道,“我在这边待几天就回来。”

    “嗯,你们要小心。”苏以珩道。

    “你放心吧!”顾希道。

    说完,苏以珩没说话,顾希便说:“额,那我先挂了,你赶紧休息吧!快天亮了。”

    “嗯,你也好好休息一下,不管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苏以珩道。

    “我知道的。晚安。”顾希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以珩按掉手机,站了一会儿,走进了更衣室去换衣服。

    天快亮了,他还是需要休息一下的。

    等天亮了,还有一堆事。

    时间,在不同的维度走向了黎明。

    天亮了,霍漱清去处理公务了,曾泉早早就从自己家来到了父亲这边。

    曾泉到家的时候,苏凡正陪着两个孩子吃早饭,罗文因也是一早就出门去了。

    餐厅里,传来苏凡和两个孩子的声音,曾泉笑了下,走了进去。

    “舅舅——”念卿看见曾泉,叫道。

    “你回来了?吃饭了吗?”苏凡对他笑了下,问。

    “没有,走得急。”曾泉说着,就坐在了念卿身边。

    嘉漱的保姆就赶紧去厨房给曾泉端早饭了。

    “嫂子呢?怎么没有一起过来?”苏凡问道。

    “她有事。”曾泉道。

    苏凡“哦”了一声,道:“你没惹她生气吧?”

    “没有。”曾泉道,“你怎么也不盼着点我好?”

    苏凡笑了,给嘉漱喂着稀饭。

    曾泉的早饭也来了,他拿起筷子开始吃。

    “舅舅,你心情不好吗?”念卿看着曾泉,问道。

    “舅舅心情怎么会不好呢?每天都好的不得了。特别是看见我们的念卿小宝贝!”曾泉笑着对念卿道。

    念卿也很开心,一笑就露出那月牙一样弯弯的双眼。

    看着念卿,曾泉的脑子里,猛地想起了bobo,脸上的肌肉就凝固住了,转过头。

    “舅舅,你今天是不是很忙啊?能不能陪我一起玩儿?”念卿道。

    “念卿,不要缠着舅舅,知道吗?舅舅有很多事要忙的。”苏凡对女儿道。

    念卿对母亲撅噘嘴,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