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6章 你怎么这么贪心
    背后捅刀子?

    苏凡没有明白方希悠的话。

    她是在杨思龄这件事上犯了错误,没有预估到后果,可是,这和捅刀子,是两码事啊!怎么——

    见方希悠盯着自己,苏凡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嫂子,我没有奢望你会原谅我,可是,我从没想过害你和我哥。你说我在背后捅刀子,我从没有做过这样的事——”苏凡解释道。

    方希悠冷冷一笑,看着苏凡,道:“难道没有吗?”

    苏凡的心里,似乎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怒气,一直被压抑着,愤怒,还有伤心,如同岩浆一样在心里奔涌,却无法喷发出来。

    她静静坐着,许久,一言不发。

    方希悠看了她一眼,起身,道:“我不会原谅你,苏凡,永远,都不会!”

    说完,方希悠就走向了门口。

    “有必要这样吗?”苏凡站起身,对着方希悠道。

    方希悠停下脚步。

    “我说过,我没有期待你会原谅我。你要不要原谅,这是你的自由,可是,我要向你道歉,这是我必须做的事。我不会因为你不原谅我,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就躲避——”苏凡道。

    方希悠转过身,看向她。

    “说的很好,苏凡。口才,真不错。”方希悠打断她的话。

    苏凡看着方希悠。

    “可是,我告诉你,想要在这个圈子里生存,靠的,不是你的口才,不是男人对你的怜爱,靠的,是脑子。”方希悠说着,走向苏凡,“你,有吗?”

    苏凡的身体,震了下,她不可置信地盯着方希悠。

    方希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怎么会——

    “如果离开了他们的保护,你觉得你还能做什么?”方希悠站在苏凡面前,道,“没有了漱清,没有了逸飞,没有了阿泉,你觉得你苏凡,能做什么?”

    苏凡呆住了,盯着方希悠。

    “嫂子,你,你怎么——”她说。

    “我,说错了吗?”方希悠道。

    “你为什么要这样?”苏凡问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不过,还有一件事,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方希悠道。

    “什么事?”苏凡问。

    “你知道为什么阿泉会这么爽快地给漱清让路吗?”方希悠道。

    “为,为什么?那,那不是首长的安排吗?怎么——”苏凡道。

    方希悠笑了下,道:“就算是首长的安排,阿泉如果不同意,也是要出问题的。可是,到了阿泉这里,恰恰一点问题都没有出,顺利的不得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苏凡,摇头。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可是,事实是没有办法改变的。苏凡,阿泉,是为了你,为了你才给漱清让路的。”方希悠道。

    苏凡,惊呆了,盯着方希悠。

    “你,你,说什么?”她问道。

    “阿泉,为了你,把自己的前途,让给了漱清,明白吗?”方希悠道,“他为了你,一直向漱清妥协。”

    苏凡的嘴唇,颤抖着。

    她不相信,怎么可能?

    “你不相信,是吗?”方希悠看着苏凡的样子,道,“这是事实,他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只要为了你,他什么都会做,什么都会舍弃。是不是很感动,苏凡?是不是为他这么爱你很感动?”

    “你胡说!”苏凡道。

    “我胡说?这么明摆着的事实,用得着我胡说吗?”方希悠步步逼近后退的苏凡,“你很厉害,苏凡,我很佩服你,佩服你让他们这么对你死心塌地,这么服服帖帖。光是漱清一个人,你还不够,还要和自己的哥哥、小叔子纠缠不清!苏凡,你的底线在哪里?你还有没有一点道德?你还知不知道这世上什么事可为,什么不可为?”

    苏凡的腿,碰到了茶几,一下子坐在了茶几上。

    她抬头,盯着方希悠。

    此时的方希悠,是苏凡完全陌生的模样,似乎完全不给她生机。

    “你只是享受着他们对你的关爱,只要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就够了,是吗?只要你流一滴眼泪,他们就马上心软,马上对你言听计从,为了你连前途都不要,连家庭都不要了,是吗?”方希悠道。

    苏凡的双眼,润湿了,她望着方希悠。

    怎么会这样?方希悠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你根本不会考虑别人怎么想,根本不会考虑你的行为伤害了多少人,根本不会考虑你做的是对还是错,你想的,只有你自己,苏凡。我不懂,你为什么可以一直这样,为什么你有了漱清还不够,还要让阿泉和逸飞都记挂着你,让他们为了你抛弃家庭。苏凡,你,怎么可以这么贪心?”方希悠居高临下,俯视着苏凡。

    也许,在她的眼里,苏凡一直都是如此,一直都是这样让她俯视,这样俯视就对了!

    苏凡闭上眼,泪水,在眼里打转。

    她的心,一下下被撕裂着,撕开了,又粘上。

    客厅里,长久的,一片,安静。

    方希悠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轻松,好像长久以来压抑在心里的郁结,舒展开了。

    可是,看着苏凡缓缓站起身,方希悠的心,又抽动了一下。

    是不是,她真的做的太绝了?

    “你,就这么恨我吗?”苏凡看着方希悠,道。

    方希悠,没有说话。

    苏凡苦笑了下,道:“我以为,我以为——”

    方希悠看着苏凡,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客厅的门,打开了,苏凡走了出去,冷风吹了进来。

    方希悠愣愣地站在原地,久久不动。

    她,她到底在做什么?

    她做的对吗?

    她——

    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方希悠才听到一个声音——

    “我们要走了。”

    是曾泉的声音。

    方希悠转过身,看着他。

    他的表情很平静,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是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吗?

    难道说苏凡没有找他告状?

    “哦,你稍等一下。”方希悠说完,从他身边走了过去,走出了客厅,去了自己那个院子。

    曾泉不知道怎么了,却也没有在意,他没见到苏凡,他也没有去想,也许苏凡去照看孩子了。

    而苏凡,坐在女儿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