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7章 亲者痛仇者快
    怎么事情会这个样子?

    方希悠恨她,这件事,她是早就知道的。可是,曾泉,曾泉怎么会,会为了她而放弃他的前途?怎么可能?他又不傻?他怎么会——

    可是,方希悠都那么说了——是方希悠出于怨恨才那么说的,还是说,还是说,事实就是那样?

    苏凡想不通,她不相信曾泉会那么做,曾泉一直都在帮霍漱清是没错,他们两个人很合得来,这也是她最欣慰的地方,她的永(远的)好(朋)友大哥和他的丈夫是那么心意相通,互相协助,互相促进,这件事怎么会不让人高兴?可是,他们的这种默契和和谐,怎么会是为了她?怎么会——

    她想不通,可是她能和谁去说?能和曾泉说吗?能去问曾泉吗?问了他又如何收场?他们还是这个家的人,如果一切都是方希悠的臆测,而她又当做事实去质问曾泉的话,曾泉会如何看待方希悠?他们的夫妻关系本来就摇摇欲坠,要是她去问曾泉——

    算了算了,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说了。

    可是,曾泉为什么——

    她爱霍漱清,她希望霍漱清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可是曾泉也有他的梦想啊,曾泉也应该有机会去实现他的梦想,怎么会——

    苏凡的脑子里,一团乱,她该怎么办?

    时间,在寂静中一分一秒流逝着。

    “妈妈——”念卿突然叫了声,把苏凡从思绪中给唤醒了。

    苏凡愣愣地看着女儿。

    女儿画了一幅画,上面写着“送给我最爱的舅妈”!

    舅妈——

    “你这是给舅妈的?”苏凡问。

    “嗯,舅妈说咱们家的梅花开了就让我画出来送给她,昨天我看见姥姥屋子里的梅花有花骨朵,就想画下来送给舅妈看看。”念卿道。

    梅花,又是梅花?怎么都要和梅花纠缠在一起呢?

    苏凡心里有些烦。

    “妈妈,我去找舅妈了。”念卿说完,就拿起画,跑出去了。

    苏凡没有追,现在念卿去找方希悠,她还是和方希悠回避一会儿吧!

    念卿跑到前院的时候,曾泉和方希悠正准备要出门,念卿看见他们的背影,大声喊着——

    “舅舅、舅妈,等等我!”

    曾泉和方希悠听见,停下脚步回头,就看见念卿跑来了。

    见孩子气喘吁吁的,曾泉赶紧快走两步,抱起了念卿。

    “怎么了?”曾泉问道。

    念卿大口喘着气,道:“舅舅,舅舅,我,我——”

    “别急,别急,慢慢说。”曾泉道。

    方希悠看着曾泉这样柔声细语对念卿说话,心里的那股怒气,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曾泉这么疼念卿,不就还是因为苏凡吗?

    “舅妈——”念卿叫了声。

    “怎么了,念卿?”方希悠面带笑容,走到曾泉身边。

    念卿扑腾着,让舅舅放下自己,曾泉便放下了念卿。

    “舅妈,这是我给你的画。”念卿抬起头,把手里的画给方希悠看。

    方希悠愣住了。

    “画?你给我——”方希悠惊讶道,用手接过那幅画,她看见了画上写的那几个字“给我最亲爱的舅妈”,舅妈的“舅”不会写,写成了别字“九”。

    方希悠,彻底惊呆了。

    纸上画了一朵红红的梅花,还有一个花骨朵。

    “你,你怎么——”方希悠惊讶地问。

    “舅妈你不是说等家里的梅花开了,就让我画一幅画送给你吗?我昨天看见外婆那里的梅花长出了花苞,所以我就画了这幅画,旁边的那朵花,是我想的。”念卿仰起头,小脸笑眯眯地对方希悠说。

    方希悠的心,猛地滞住了。

    念卿那天真无邪的笑容,还有眼前这红艳艳的花朵——

    曾泉哪里知道方希悠在想什么,见念卿这么用心,便笑着摸着念卿的头顶,道:“我们家的小画家真棒,那,舅舅可不可以请小画家也画一幅送给舅舅呢?”

    “舅舅想要我画什么?”念卿笑眯眯地问。

    “额,什么都好,我们念卿不管送舅舅什么,舅舅都喜欢。”曾泉也微笑道。

    “那,我回去想一想。”念卿道。

    “好,你好好想,等会儿舅舅回来想收到你的礼物!”曾泉笑着说。

    念卿点头,便跟舅舅舅妈说“再见”,然后就跑向了里院。

    方希悠站起身,看着念卿送给自己的画,再看向念卿的背影,却看见了在月洞门口站着的苏凡。

    念卿跑向母亲,方希悠静静看着苏凡,没有动。

    曾泉便招手叫过来一个警卫员,对方希悠道:“这个,先收起来。”

    方希悠见他指着她拿到的画,这才反应过来,便把画给了警卫员,自己和曾泉一起走向了大门口。

    苏凡就在远处望着他们,方希悠知道,可是,她,不会回头。

    曾泉并没有说什么,关于念卿送方希悠的礼物,关于等会儿要去杨家说的事。

    两个人都一言不发,从家里走出来,胡同里没有车子经过,安静的好像只有方希悠的高跟鞋的声音。

    从曾家,走到杨家的路,并不长,两道门,隔了三百米的距离。两个人走着,甚至都可以清楚看到不远处方家的大门。

    这条路,他们两个走了很多年,可是,走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样安安静静。安安静静的走,一句话都没有,从来都没有牵手,也没有揽着肩膀,就这么走了这么多年。

    走到了杨家的门口,曾泉按下了门铃。

    杨家的警卫员马上开了门,邀请他们进去了。

    方希悠深深呼出一口气,和曾泉一起走进了杨家。

    “曾市长、曾夫人,请这边来——”杨思龄父亲的秘书,快步跑来迎接他们。

    “谢谢。”曾泉说了声。

    “部长在后面书房。”秘书道。

    于是,曾泉和方希悠便跟着杨思龄父亲的秘书,走进了杨家的后院。

    杨家的院子,比曾家要小。

    来到杨部长的书房,曾泉和方希悠一看杨部长就坐在那里喝茶,也许是一直在等着他们吧!

    曾泉问候了杨部长一声,杨部长起身,和曾泉握了下手,就请他们夫妻坐下了。

    “你先出去!”杨部长对秘书道。

    秘书便离开了,书房里只留下曾泉夫妇和杨部长三个人。

    “没想到今天是我们坐在这里谈。”杨部长道。

    “我们今天过来,是想和您了结这次的事。”曾泉道。

    “了结?我女儿的命,对你们来说,就这么一文不值吗?”杨部长道。

    曾泉和方希悠都没有觉得意外,杨部长是肯定会知道杨思龄已经死亡的事实的。毕竟昨晚苏以珩在运送尸体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意外。

    “关于杨小姐的意外,我,很抱歉。”曾泉道。

    “抱歉啊,抱歉。我的女儿,我养到那么大,一辈子疼着护着,最后被你们弄死了,你只有一句抱歉?”杨部长道。

    听杨部长这么说,方希悠的心里是不舒服的。

    曾泉刚要说话,她的手就放在他的腿上,曾泉看着她,方希悠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别说话。

    “杨部长莫非认为您女儿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我们的错?”方希悠反问道。

    “方小姐是最不希望她活着的人吧!”杨部长看着方希悠,道。

    “如果您女儿不参与设计陷害曾市长,我们谁都希望她活着,好好儿的活着。也许,我们两家邻居还会是好邻居。”方希悠道。

    “这么说来,我家思龄是咎由自取了?”杨部长道。

    “逝者为大,我们不会在这里指责您的女儿,如果非要追究一个错,非要找个人来承担这一切,杨部长您比我们更清楚应该找谁!”方希悠道。

    说完,她把放在曾泉腿上的手收了回去,看了曾泉一眼。

    曾泉便对杨部长道:“对于您女儿的意外,我们也很抱歉,可是,这一次的事,您的女儿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我们两个家族,实际上都是被人算计了的。那个人利用了您的女儿来陷害我,又怂恿您做出了不合实际的判断,把你们杨家的前途和命运至于险境。现在事情发展到了这样的地步,我和您都受到了惩罚,可是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毫发无伤。杨部长,如果您再一意孤行和我们为敌,只会是让更多杨家的人和您的好友受到打击——”

    杨部长冷冷一笑,打断曾泉的话,道:“难道我不追究我女儿的事,你们就会放过我了?”

    曾泉刚要说话,杨部长就继续说:“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也不是第一天踏进官场,你们会对我做什么,我,一清二楚。如今,我女儿死了,我的外孙女下落不明,接下来是谁?是我吧,你们想怎么处置我?我看啊,再没两天,我就要从这里搬走了。”

    “杨部长,今天我们来是和您谈您女儿的身后事,也是想劝劝您做出正确的选择,不要被那些有些之人利用,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曾泉道。

    亲者痛仇者快?

    曾泉的话说出来,方希悠和杨部长都看着他。

    难道他真是要把杨家当做自己人对待了?

    “你,什么意思?”杨部长问曾泉。

    曾泉掏出一只手机,打开一张准备好的图片,递给杨部长。

    “您看了就知道了。”曾泉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