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0章 不如做点真正有用的事
    厨房里,苏凡静静坐着帮忙择菜。

    大家都看得出她有心事,可是谁都不好问。

    “你在这里干嘛?”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苏凡的耳朵。

    她听得出那是曾泉。

    可是,她没有动,依旧坐在那里择菜。

    勤务人员们问候了他,然后就各自做事。

    “你这是打算今天亲自下厨吗?”曾泉问苏凡道。

    “没有,帮帮忙而已。”苏凡道。

    “我还以为霍漱清一来,你就要积极到亲自下厨的地步。”曾泉说着,不禁笑了。

    苏凡抬头,就看见他站在自己面前。

    他脸上的笑容,让她的心头一紧。

    “你到这里干嘛?不去和嫂子谈事情吗?”她低头,继续摘豆角。

    “我过来是说,爸中午要回来,把他的量也要做上。”曾泉道。

    苏凡“哦”了一声。

    曾泉看着她,想了想,道:“你,先放下这些,我有事和你说。”

    如果是在以前,她肯定毫无心理障碍,就和他走了,有什么说什么,不用顾忌。可是现在——

    “你在这儿说吧,我还在忙——”苏凡道,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面色凝住了,便说,“要不你等一会儿,回头再——”

    就在这时,一个阿姨走过来,对苏凡微笑道:“这些事我来做,您去忙吧!”

    苏凡也没办法,总不能继续拗着了,要不然还不知道要传出什么闲话。

    “什么事?”苏凡和曾泉一起走出了厨房,问他道。

    “爸说我的文件下来了,我下午可能就要走了。”曾泉道。

    苏凡愣住了,看着他,道:“怎么,怎么这么快?”

    他耸耸肩,道:“为了让某些人可以闭嘴,消停点。”

    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可是看着他的表情,好像并不难过。

    不难过?

    被处罚了,从沪城调到了内陆,还不难过?换做许多官员,就算是从一个重要的局调到不怎么要紧的局,都要病几天,闭门谢客的。他怎么——

    “你——”苏凡想问他,可是,她怎么说出口?

    曾泉不知道她怎么了,看着她这样,肯定也不是没事啊!

    “迦因,你怎么了?”曾泉问。

    苏凡摇头,道:“我没事,没事。”

    “你这样子,哪里像是没事儿的?”曾泉道。

    苏凡抬头,望着他,道:“你,你不难过吗?”

    “难过?你指的是什么?”曾泉没明白,问道。

    苏凡朝着后院走去,曾泉跟上她。

    “怎么了,迦因?你今天怪怪的。”曾泉道,“你是觉得我被调职了,就心情不好?”

    苏凡停住脚步,看着他。

    面前的,是她最好的一个异性朋友,也是她最好的哥哥,可是——

    她的嘴巴张开两次,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真是奇怪,有话就好好说,你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像你啊!”曾泉背靠着月洞门的墙,看着她。

    苏凡,说不出口。

    “你啊,别为我担心,不就调职吗?没关系的。”曾泉说着,站直身体,走近她,俯首在她耳畔低声道,“有咱爸在,就算我现在被打发去当镇长,也没关系。”

    说着,他笑了,看着她。

    苏凡看着他,嘴唇颤抖着。

    “生在这样的家里,也就这点好处了。”曾泉笑着道,“所以你不用为我担心,我没事。”

    苏凡转过头,不看他。

    “哎,你真的很奇怪啊,到底怎么了?”曾泉看着她,道。

    苏凡闭上眼,她不能把方希悠说的那些话告诉曾泉。

    “你们去杨家,情况怎么样?”苏凡深呼吸一下,睁开眼望着他,道。

    “杨部长在任内也算是做了一些事的,而且,他在那个部门算是比较有专业性的一个人。”曾泉道,“很多部门都是不懂专业的人在管理,这样往往就会造成政策制定的失误,以及对行业发展的错误判断。杨部长也算是可以继续用下去的。”

    苏凡愣住了,盯着他,道:“你是原谅他了吗?”

    曾泉叹了口气,道:“往大了说,国家培养一个像他那种级别的干部,得要多少年多少的精力和金钱?他没有才能也就罢了,有些才能的话,还是尽量留下来。”

    苏凡看着他。

    他笑了下,道:“我这说的是大道理,其实呢,我啊,不想让这件事再继续下去了。”

    “你,什么意思?”苏凡问。

    “冤冤相报何时了,这件事,杨思龄有错,可是,杨家不是幕后主使,真正策划这件事的人,就等着杨家站出来指证我们。而且,现在杨思龄死了,要是逼迫他父亲太厉害,真的可能会把他逼到绝境。人啊,不管是再懦弱的人,都会有被逼急的时候。就算我们解决了麻烦,可毕竟是个麻烦,要花费精力。有那些精力,不如去做点真正有用的事,何必互相争斗?”曾泉道。

    苏凡,不语。

    “我们已经有很多的敌人了,就不要再去人为的制造敌人,给我们自己增加麻烦了。你说呢?”曾泉道。

    “你这样做,”苏凡顿了下,望着他,“很对!”

    曾泉笑了下,叹了口气,道:“谁知道呢?”

    “那杨部长,怎么说?他愿意答应你吗?”苏凡问。

    “给他一点时间考虑吧!毕竟这种事,要做决定还是应该慎重一些的。至于杨思龄的尸体,以珩下午会送去火葬场,杨思龄父亲会过去参与火化,然后就埋了。”曾泉道。

    “会不会有问题?那些人会不会去抢尸体?”苏凡问。

    “肯定会的!所以这件事必须秘密进行。以珩已经来接杨部长了,先过去看看遗体,然后他们一起送去火化。”曾泉道。

    苏凡微微点头,叹了口气。

    “怎么了?”曾泉问。

    “在这样的大事件面前,一个人的生死和命运,就真的,真的不是什么了。”苏凡叹道。

    “是啊,我们每个人不都是这样吗?”曾泉说着,仰起头,望向天空。

    风,从耳畔吹过。

    苏凡看着他。

    “曾泉——”她叫了他一声。

    曾泉看着她。

    风,吹乱了她的发丝。

    “有件事,你,能跟我说实话吗?”苏凡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