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3章 不能互相猜忌
    曾泉的车子,距离红墙越来越远。

    他的心绪,非常不平静。

    闭上眼,坐在车里。

    希悠,怎么会这样?

    他是理解她的心情,针对杨思龄那部分的心情,可是,为什么——

    是因为他对杨家的处理办法让她不满意,还是他调换岗位给了她压力?

    她怎么会这样?

    他想不通,可是,他也无能为力了。

    车子,开到了他的那个梅园,他下了车,老板赶紧迎了他进去。

    “人到了吗?”曾泉问。

    “都在等着您!”老板答道。

    曾泉和秘书一道,走进了后院。

    “曾市长——”一个中年男人迎了出来,问候道。

    曾泉和对方握了下手,道:“进去吧!”

    于是,一行人进去,老板赶紧关了门。

    此时,霍漱清刚刚开完会,在喝茶的间隙,给苏凡打了个电话。

    苏凡坐在沙发上,久久坐着不动。

    手机响了,她愣愣地看过去,拿了起来,是霍漱清!

    想了好一会儿,她才接了电话。

    “怎么这么久才接?”霍漱清问。

    “哦,我,我去上厕所了,没听见。”苏凡撒谎道,“你不是在开会吗?忙完了?”

    “嗯,会开完了,等会儿还有个座谈会。”霍漱清道,“你在干嘛?孩子们都在家吗?”

    “都在玩。你中午不回来的吧?”苏凡问道。

    “不回来了,还有几个专家,中午想和他们一起吃个饭聊一会儿。”霍漱清道。

    苏凡“哦”了一声。

    “你怎么了?听着没什么精神,是出什么事了吗?”霍漱清问。

    “没事,没事,就是,有点累。”她撒谎道。

    “累了就多休息一会儿,也没什么要紧事要你做的,好好休息吧!”霍漱清道。

    没什么要紧事要她做——

    苏凡的脑子里,这句话重复着。

    “你怎么不说话了?”霍漱清听不到她的回音,问道。

    “哦,没什么,可能是信号不好吧!”苏凡道。

    霍漱清没有怀疑她的说辞,打电话过来本来也只是问一下她的情况的。现在她说没事,那就准备挂了,正好也有人来找他。

    “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他说。

    苏凡刚要叫他的名字,却听见手机听筒里已经传来手机挂断的声音。

    想要和他说方希悠说的事,可是——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老天爷都让她不要说出来。

    是啊,她该怎么跟他说呢?说曾泉主动把前途让给他是为了她?这样的话,她怎么说得出口?这是在挑拨大家的关系,还是在让霍漱清质疑他自己?

    她不能这么做,不能让霍漱清觉得他没有能力去得到这样的待遇和安排,不能,不能这样。霍漱清那么努力,那么拼命,怎么能让他怀疑自己的能力?不行的,那样做,不就跟杀了他一样的吗?

    他一直在努力,不计个人得失,为了事业拼搏着,怎么能让他认为他的前途是别人让给他的?怎么——

    苏凡捂着脸,泪水,从她的指缝间流了下来。

    她什么都不能做,她真没用,真的太没用了。

    她怎么面对霍漱清?怎么面对曾泉?她怎么能——

    不行,不能这样,她得想办法搞清楚这件事。必须搞清楚!

    现在的情况是,曾泉放弃了继承人的位置,而方希悠认为他这么做是为了她苏凡。曾泉没有因为这个新的安排而怨恨,没有怪怨霍漱清,可是,方希悠这么说,是有怨言的。方希悠在怨她,或者说,也许也在怨霍漱清。如果她不能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不能让方希悠知道真相的话,方希悠对她和霍漱清的误会就会越来越深,时间长了,势必会影响到大家的团结。就像父亲说的,越是到了这个时候,大家就越是要一条心走下去。

    那么,现在,她要搞清楚这件事,搞清楚到底是不是曾泉在让。

    可是,她该怎么去搞清楚?

    不能问曾泉,不能问霍漱清,不能问父亲,更加不能去问首长和夫人,那么,谁是她可以去询问的人?谁可以解答这个疑问?跟她说实话?

    苏凡擦去眼泪,想来想去,猛然间,眼前一亮!

    苏以珩?

    不是还有苏以珩吗?

    苏以珩一定了解这里面的事,他和曾泉两口子关系都那么好,他一定知道这里面的真相。而且,最关键的是,问苏以珩的话,这件事也不会传出去,不会让家里人互相猜忌。

    苏凡呼出一口气,赶紧打电话给苏以珩。

    而这时,苏以珩正在火葬场等着杨思龄父亲。

    苏凡的电话打来,苏以珩愣了下,接听了。

    “迦因,怎么了?”苏以珩问。

    “以珩哥,你好,额,你现在方便吗?我有件事想——”苏凡道。

    “没事,你说吧!”苏以珩道。

    “额,是——”苏凡刚要说,可是,话到了嘴边,还是出不来。

    “怎么了?”苏以珩不解,问。

    “以珩哥,你知道我哥为什么要——”苏凡道。

    后面怎么说?

    “要什么?”苏以珩问。

    “他为什么会,会——”苏凡说着,可是,这样的事,在电话里说——

    苏以珩听着,一头雾水。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见一面吧,以珩哥,我们见面再说,好吗?”苏凡道。

    “哦,可以。我下午有时间,你呢?”苏以珩道,“下午,额,三点左右。”

    “好,那我去你公司找你吗?”苏凡问。

    “可以,我下午让雷默去接你。”苏以珩道。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苏凡道。

    她不想让家里人知道她去见苏以珩。

    去见苏以珩,肯定是有事去的,绝对不会是说没事就见面。如果是顾希在也就罢了,现在顾希又不在,她去找苏以珩,绝对是有要紧事的。

    这个时候,还是尽量保密。

    等她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以后再去找方希悠解释,让方希悠不要怪怨曾泉,也不要,怪怨她和霍漱清。

    但愿吧!但愿可以做到。

    跟苏以珩约定好了,苏凡的心,这才算是放了下来。

    还要去厨房看看午饭的情况,不能在这里闲坐着。

    于是,苏凡便拉开门,走出了房间。

    正好看见念卿和嘉漱两个在院子里追着玩。

    嘉漱跑的慢,念卿在前面跑,嘉漱就在后面追,可是追两步就摔倒了,在那里“哇哇”哭两声,又爬起来继续追。

    生活,总还是有值得期待的啊!

    苏凡看着看着,嘉漱又摔倒了,她赶紧跑过去,把儿子抱了起来,可嘉漱在她的怀里扑腾着,就是不想让她抱着。

    张阿姨跑的慢,保姆阿姨赶紧过来,从苏凡的手里接过嘉漱。

    谁知刚接过来,嘉漱一下子就从阿姨的怀里滑下去了,继续去追姐姐。

    “这两个孩子啊,每天都这样。”张阿姨气喘吁吁过来,对苏凡道。

    苏凡微微笑了,道:“没办法,他们喜欢追就追吧!反正冬天穿的多,摔倒了也不会磕破的。没关系,您别追他们了。”

    “没事,我也跟着他们锻炼一下。”张阿姨笑着说。

    看着苏凡的时候,张阿姨注意到苏凡眼角还没擦掉的泪珠。

    难道,又出了什么事吗?

    张阿姨在心里叹了口气。

    当初苏凡和霍书记在云城的时候,虽然没有结婚,不是合法夫妻,可是那个时候的苏凡,总是很开心,很少会这样难过,哭是更少了,怎么现在结婚了,苏凡也成了曾部长的女儿,霍书记的官也越做越大了,苏凡的难过反倒是更多了呢?

    这人生啊,还真的是没有完美一说啊!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跑了,洗洗手,等会儿姥爷回来就要吃午饭了。”苏凡对两个孩子说道。

    念卿跑着满头是汗,扑到妈妈怀里,嘉漱在后面也踉跄着追了过来,和姐姐一样抱住苏凡的腿。

    两个孩子紧紧抱着苏凡,笑着。

    苏凡的眼眶润湿了,蹲下身,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着孩子们脸上的汗,道:“你们这样子很容易感冒的,知不知道?”

    “我是在教弟弟跑步,他太慢了。”念卿道。

    嘉漱听不懂姐姐的话,只是笑着。

    “弟弟还小,你就不能让着一点吗?你看他摔了那么多跤。”苏凡对念卿道,“你要是再这样欺负弟弟,我就要收拾你了,知道吗?”

    念卿噘着嘴,道:“姥爷说男子汉要多摔跤,嘉漱他不是男生吗?”

    “姥爷跟你说了那么多话,你怎么就只记住这一句?”苏凡道。

    念卿很不高兴。

    苏凡抱起嘉漱,对念卿道:“你是姐姐,姐姐要多照顾弟弟,将来弟弟长大了,也会照顾你。”

    “那就让他当哥哥好了,哥哥不是要照顾妹妹吗?”念卿开始不讲理了。

    “好,那我们就让嘉漱当哥哥,你可不要后悔哦,念卿。”苏凡道。

    “我才不后悔!”念卿说完,就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张阿姨赶紧追过去了,苏凡看着女儿的背影,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个念卿,性格怎么越来越倔强了?

    苏凡抱着嘉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给嘉漱洗手换衣服。

    孩子里面贴身的衣服都被汗湿了,苏凡赶紧让保姆去嘉漱的房间拿衣服。

    就在这时,曾元进也乘车回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