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7章 不会就这么罢手的
    苏凡笑了下,推开曾雨的胳膊,道:“你坐着说吧。”

    曾泉看着苏凡坐在另外一面的沙发上,在自己对面,。

    苏凡一坐下,曾雨就黏了过去。

    曾雨这样的亲近,让苏凡很是不适应。自从她来到曾家见到这个妹妹,姐妹两个就没有这样亲近过,拥抱、牵手,挨着坐在一起说女孩子之间的话题,这些普通姐妹经常会做的事,她和这个妹妹,就从来都没有过。倒是和邵瑞雪,直到现在也还会挤在一起吃东西、聊天、刷剧什么的。

    血缘,很多时候,并不代表感情的亲疏。

    曾雨这样靠近,苏凡的心里,却是有种说不出的不自在。可是,父母在这里,而且,她也很清楚曾雨的目的,为了不让父母难堪,还是,忍着。

    “姐姐,对不起,上次的事,是我错了,我没过脑子,是我错了,说了那些伤你的话,请你原谅我,好吗?”曾雨望着苏凡,态度极为认真诚恳。

    如果不知道曾雨以前做过的那些事,如果是初次见到曾雨的人,绝对会被她这教养极佳的模样还有得体的举止和装扮给折服,甚至会感叹,不愧是曾家的女儿啊!部长的女儿,就是这个样子的吧!都说三代才养出贵族,这曾雨就是曾家的第三代,真是——

    肯定会有很多的赞誉。

    可是,苏凡太了解曾雨了,现在曾雨这么做,到底有几分是真心?这不是苏凡关心的,她只知道,父母很希望她原谅曾雨,母亲希望曾雨回来,这个家,不能再吵吵闹闹的了。而且,不能是因为她而吵闹。

    于是,苏凡对曾雨笑了,道:“都是一家人,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

    曾雨愣住了,她盯着苏凡的眼睛。

    “你,这是——”曾雨不明白,问道。

    “我们是亲姐妹,不是吗?以后别再说那件事了,我不会怪你的。”苏凡道。

    要怪,也只是怪她自己而已。错,都是她一个人的,是她害了曾泉,是她——

    苏凡的心,一下下抽痛着。

    她不敢看向曾泉的那边,她不想再有任何的误会。过去的事,她没有办法改变,唯一能做的,就是以后,对待曾泉,也像对待逸飞那样,就是父亲说的那样,能不见面就不要见面,能不联系就不要联系。就这样,就这样好了!

    曾雨完全愣住了!

    不是吧,苏凡就这么原谅她了?就这么一句话,就这么,过去了?

    她以为苏凡肯定要想尽办法折磨她,或者让她出丑什么的,怎么会这样就,就这样,完了?

    早知道这么简单,她还费这功夫讨好苏凡干嘛?反正她就算不讨好,苏凡也不敢把她怎么样的!

    就是嘛,苏凡哪有胆子对付她?

    曾雨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却还是那副纯真可爱的笑容,抱着苏凡的脖子亲了下苏凡的脸,道:“姐姐,谢谢你,谢谢你,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你看你姐姐对你多好,以后啊,要多为姐姐想着点,知道吗?”罗文因对小女儿道。

    “我知道啦!”曾雨笑着应声,转过头看见坐在对面的曾泉,便赶紧松开苏凡,跳到曾泉面前,端起那杯茶,道,“哥哥,你刚才说的,要是姐姐原谅我的话,你就喝这杯茶——算了,我给你重新倒一杯,这杯凉了。”

    曾雨说着,就赶紧重新给曾泉倒了一杯,再度恭恭敬敬端在曾泉面前,道:“哥哥,请你喝了这杯茶,原谅你这无知愚蠢的妹妹吧!”

    说着,曾雨露出那可爱无辜的表情。

    曾泉看着她,不禁笑了下,接过了茶杯,余光掠到苏凡的脸上,却看不清她的表情。

    “我喝了。”曾泉喝了茶,道。

    曾雨兴奋地抱住哥哥的脖子,差一点就要亲曾泉的脸,却赶紧松开了,哈哈笑着。

    “好了好了,我们吃饭吧!”曾元进道。

    “我去叫孩子们。”苏凡说完就起身了。

    曾雨拉着曾泉的胳膊,往餐厅而去,苏凡在他们前面已经走出了前厅。

    曾泉感觉到苏凡有点异常,今天一直很异常,曾雨回来后——苏凡的心里,是不会真的当那件事没有发生的,他也是一样,可是,当着父亲和继母的面,苏凡是不能不原谅曾雨,他,也是一样。

    其实,也没必要再去追究了,不是吗?过去的事,就过去好了。只要,只要不去提——

    可是,曾泉隐隐感觉曾雨回来做的这一系列动作,只是给父母看的,根本没有说认识到错误,或者说真心向苏凡道歉。按照曾雨的个性,将来迟早还是会出事的。

    是的,曾雨,她对苏凡还是过去的态度,她不会真正把苏凡当做一家人看待的。

    曾泉被曾雨拉着出去,却推开曾雨的手,对父亲和继母道:“你们先过去,我去帮迦因把孩子们带过来。”

    说完,曾泉就转身离开了。

    曾元进的眉头,不禁蹙动了下。

    曾雨看着哥哥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

    “娇娇——”母亲叫了一声,曾雨赶紧跟上父母。

    “迦因——”后院的回廊里,曾泉追上了苏凡。

    苏凡没有停下脚步,她听见了曾泉的声音,却,没有停下脚步。

    “你怎么了?”曾泉追上她,一把抓住她的肩,拦住了她。

    “迦因——”他叫了她一声。

    苏凡看着他,挤出一丝笑,道:“抱歉,我没听见,你怎么,有事儿吗?”

    她努力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不可能真的若无其事啊!

    曾泉松开手,看着她,良久,才低声说:“娇娇回来了,以后,你要多注意一点,小心点她,她不会就这么罢手的。”

    “你别这么说,她,她是我们的妹妹。”苏凡道。

    谢谢你,曾泉,谢谢你提醒我!可是,她不能跟他说谢谢了,要和他保持距离。

    “你,难道真的相信她会改过自新?”曾泉看着苏凡,道。

    苏凡淡淡笑了下,道:“她还小,会变的。”

    “我不信她,苏凡。”他说着,看向后院的入口,压低了声音。

    苏凡抬头看着他,沉默了片刻,道:“曾泉,以后,我们,不要再这样私下见面说话了吧!”

    曾泉愣住了,看着她。

    “你怎么了?你说什么?”曾泉不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