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9章 难得的好机会
    等不到儿子女儿还有外孙们的曾元进夫妇,让李阿姨过去把孩子们带了过来。

    可是,来到餐厅的,只有张阿姨和保姆带着的两个小外孙,不见曾泉和苏凡。

    曾元进心里愣住了,罗文因不解,低声问张阿姨“迦因和泉儿呢,没见到吗?”

    张阿姨摇头。

    罗文因的心里,突然有点说不出的滋味儿,她有些担心,看向曾元进,却见曾元进看了眼门口,罗文因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于是,罗文因便借口去洗手间,离开了餐厅。曾元进在一边逗着两个小外孙,而曾雨,坐在椅子上玩手机,心里却也在同样的纳闷。不过,曾泉和苏凡一起不见了,而且是这么长的时间,肯定没什么好事儿。

    曾雨想了想,赶紧离开了餐厅。

    见母亲的方向是去姐姐那边,曾雨便赶去了曾泉的院子。

    他们,肯定有问题。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让她抓到了把柄!

    苏凡啊苏凡,你还真是,急不可捺啊!

    曾雨一想到这里,就高兴的不行,小心地来到曾泉的院子,直奔卧室而去。

    可是,卧室门是锁着的,好像没人。

    那么,去哪里了?难道她找错了?

    不对,书房的门——

    曾雨小心地来到书房外面,门不敢推开,只是小心翼翼地推开一个小缝儿,让她可以看到或者听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对不起。”是曾泉的声音。

    对不起?

    难道他们——

    曾雨的内心里,一阵激动。脑子里,已经上演了兄姐**的场面,差点就要笑出来了。

    苏凡摇头。

    曾泉递给她一张纸巾,苏凡轻轻擦着脸上的泪。

    “以后,不要这样动不动就哭了,知道吗?”他的声音很温柔。

    苏凡望着他,道:“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你说,什么事?”他说。

    “以后,我们,不要再单独见面了,好吗?我不想再让大家为难——”她说。

    “你,不想再理我了吗,苏凡?”他打断她的话,道。

    苏凡摇头,道:“可是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不是吗?对于你来说,那件事,才是最重要的。而且——”她顿了下,注视着曾泉,“你不要再怀疑自己,你不是没有能力,你要正视自己,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

    他,没有说话。

    “你说的那些,我明白。我理解你的心情,理解你的压力。可是,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期待放在你的身上吗?”苏凡道。

    “因为我是距离他们最近的选择——”曾泉道。

    “你错了!”苏凡道。

    “我,错了?”曾泉不解,看着她。

    “应该说,你说的不是完全正确。”苏凡道,“你的确是距离他们最近的人,他们对你也最了解,而且,他们从小都在培养你,你是他们几个人的作品。而且,你要知道,他们都不是普通人,对不对?国家社稷,这么重大的责任,他们会随随便便决定吗?如果你不够资格,他们会愿意把那么重要的事交给你,而不用担心你搞砸吗?”

    曾泉,沉默了,陷入了深思。

    “我知道,你一直觉得他们选择你,是因为你的出身,你觉得你拥有的,也只是这个出身。可是,情况应该远不止这样。当然,出身很关键,你比这个国家绝大多数,应该说你是站在金字塔的顶端去看这个世界,去伸手碰触天空,你很容易碰到天。别人努力一辈子、几辈子都未必到达你的这一步,可是,因为你生在这个家庭,你拥有那么几位器重你的长辈,你就可以轻而易举得到这一切。”苏凡道。

    “难道,不是这样吗?”曾泉看着她,问道。

    苏凡摇头,道:“你觉得他们会这么肤浅吗?如果你是刘阿斗,就算身边有诸葛亮那样聪明的人辅佐,你也一样会把国家毁灭了。你以为他们不会担心吗?”

    曾泉看着她。

    “就算你不相信自己,你也是相信他们的,对吧?”苏凡注视着他,问道。

    曾泉点头。

    “那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苏凡道。

    曾泉不语。

    “这条路很难走,即便是只到现在,你已经经历了几次生死之劫,将来还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你,应该不是怕死的吧?”苏凡问道。

    “我这样的人,死了,又有何足惜?”他说。

    “连死都不怕,又有什么怕的?”苏凡道。

    曾泉看着她。

    “很多人都说,活着,比死了更难,活着要面临很多的压力,很多的痛苦。可是很多人,在艰难的活着,为了他们的家人,怀着希望,希望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希望国家会变好,他们自己也会变好,孩子们会生活在更加美好的国家。很多人,这个国家的很多老百姓都是这么想着的,对吗?”苏凡道。

    曾泉,点头。

    “你曾经说,爱国,就是爱这块土地上的每个人,每个老百姓。那么,你现在不想爱他们吗?你不是还有梦想没有实现吗?如果你不坚持下去,不走到那个位置,你怎么去实现你的梦想?怎么去实现对爷爷的承诺?”苏凡望着他,认真地说。

    曾泉,一言不发,看着她。

    “以前,额,我上大学的时候,看过一个动画片。里面就演到一个女主角对自己身为国王能力的质疑,她和另外一个国王谈起来,请教那位贤明的国王怎么可以坚持正道治理国家。那位国王就告诉女主角说,做国王治理天下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每次他苦的不得了的时候,就去跟选择他做国王的人抱怨,抱怨完了,还是继续回去该干嘛干嘛。所以,如果你觉得苦了,就去找他们抱怨,抱怨完了,还是继续做你该做的事。”苏凡说着,看着曾泉。

    曾泉笑了,仰起头,看着房顶,又低下头,端起茶杯,摇头叹气,无奈地笑了,看向苏凡,道:“你居然用动画片来教育我?你当我是念卿吗?”

    “我哪有当你是小孩子?只是,很多事,我也不懂,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所以只能从我看到的其他的材料里——”苏凡道。

    曾泉微微摇头,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