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2章 也算是缘分
    “没什么,就,随便聊几句。”曾泉道。

    父亲“哦”了声,苏凡便说:“爸,对不起,我们没能过来吃午饭。”

    “没关系,小事。”父亲道,“泉儿,我下午要去一趟广东,你就先去沪城吧,文件也快下来了。”

    “嗯,我吃完午饭就准备走。”曾泉道。

    “杨家的事——”父亲对曾泉道。

    曾泉和苏凡都望着父亲。

    “你决定原谅杨部长,我,支持你这一次。”父亲道。

    曾泉不禁欣喜,刚要说话,却被父亲给拦住了。

    “可是,我希望你以后做决定的时候,多听取一下别人的意见。不管你身边的人说的是对还是错,多听一点,多考虑一点,少犯点错。”父亲道。

    “是,爸。”曾泉道。

    “这次的事,就这么过去了。下午我走之前会和杨部长谈一次,广东那边,你们是不是还在调查他?”父亲问。

    “是希悠派人在查。要停下吗?”曾泉问。

    “不用,查的,就继续查。就算你放过他这次,可是,像这种曾经对你拔过刀的人,总是要多留个心眼。手上必须要抓着他,小心被他反咬一口。”曾元进道。

    “我知道了,爸!”曾泉道。

    “你们,吃饭吧!”曾元进说着,苏凡和曾泉便继续拿起筷子吃饭了。

    看着眼前的儿女,曾元进的心绪,也是复杂难平。

    “迦因,你妈说你和漱清要回去了?”父亲问。

    “嗯,夫人那边,我约了下午去见她,我想先回去回疆一趟。”苏凡道。

    父亲顿了下,道:“迦因,我建议你呢,还是多跟着夫人学习比较好。一旦漱清回京,你的时间就不多了。早一点开始,你的压力也不会很大。”

    “爸,我明白,只是,回疆那边也有很多事。我们做的那个调查,就是关于全省妇女生存状况的,现在还在进行,我必须要盯着查,要是进度太慢,以后的工作也会受到影响。所以——”苏凡道。

    “我觉得迦因说的有道理,爸。”曾泉道。

    苏凡看向哥哥。

    “迦因在回疆做的这件事,如果可以做下去,能够有实际效果的话,对于我们其他的省份也是一个很好的借鉴。现在扶贫任务那么紧,迦因这么做,也许是个很好的突破。”曾泉道。

    “迦因,爸爸理解你的心情,只是,夫人这边安排的事,你也不能放松。”父亲道。

    “是,爸,我知道了。”苏凡道。

    苏凡看着父亲和哥哥,心想,父亲可能是和曾泉有要事商量,她还是早点离开吧,别耽误了他们的时间。

    于是,苏凡快快吃了几口菜,就起身了。

    “爸,我吃饱了,先去看看孩子们了。您和我哥聊吧!”苏凡道。

    “这么快?”曾泉看着她。

    她淡淡笑了下。

    父亲点点头,苏凡便走了。

    餐厅里,只有父子两个人。

    曾元进便说:“刚才,你和迦因,在干什么?”

    曾泉也知道父亲肯定会问,便说:“我们,聊了会儿。”

    “聊这么久吗?”父亲道。

    “爸,您,想说什么?”曾泉放下筷子,道。

    “我想说什么,你很清楚。”父亲道,“现在到了这样的地步,我希望你不要再犯错。”

    “爸,我,知道。”曾泉道,“我只是有些话,想,想和迦因说。”

    “是想和迦因说,还是想和苏凡说?”父亲反问道。

    曾泉,愣住了。

    父亲看了曾泉一眼,道:“你的处境,我很清楚。希悠对你有意见,是吗?你们两个一直就说不到一起,都想要坚持自己的想法,所以,你需要有个人能倾听你的心声,你需要发泄。我理解,这些,我都很理解,毕竟,我也是过来人。你相信迦因,你们两个很聊得来,我不管你是把她当成迦因在聊,还是当成苏凡在聊,你觉得你的心事只有她才懂,是吗?”

    曾泉,不语。

    “我明白你的想法,这些日子的变故,对你来说影响很大,让你心平气和去接受这一切,并不容易。你还年轻,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大事还是小事,你都需要一颗能够忍耐包容的心去接受去面对,而现在的你,很明显缺乏这种耐力。所以,这次让你去荆楚,倒也是一件好事。你和迦因说这些事,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男人嘛,像我们做这种事的男人,心里承受的压力,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这些压力如果不能发泄释放出来,迟早是要出问题的。所以,你找个女人来诉说,很正常,并没什么错。”曾元进说着,顿了下,“但是,你错就错在,你找的这个女人,是你的妹妹。”

    曾泉,喝着水,一言不发。

    “希悠不理解你的想法,如果你能和她沟通得了,还是尽量沟通,毕竟你们是夫妻,这条路,需要你们两个人一起走。如果你实在没办法和她沟通,找个别人,也,也可以理解。”父亲道,“但是,不要让你的妹妹,做你的红颜知己,明白吗?时间长了,你以为霍漱清不会介意吗?一旦他开始介意,你们之间的心结,就没办法再打开了。不管你们两个将来谁坐在那个位置上,我们都不希望看着你们两个人心生嫌隙。你们两个啊,合是因为迦因,分,也可能会因为迦因。我,不想看到那一天到来,泉儿。”

    曾泉,沉默着。

    “漱清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有能力,有手段,也有野心。这三点,你比不了他。可是,你也有驾驭他的办法。迦因,可以帮你做到这一点。所以,不要让迦因,成为你和霍漱清之间的矛盾。你们两个人,因为迦因而惺惺相惜,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可是,很多的好事,往往会变成坏事。不要让任何人利用这一点,你,更加不能把这一点送到别人手上。记住没有?”父亲道。

    “我,记住了。”曾泉道。

    “关于你和迦因的事,我希望今天是最后一次和你谈,你自己应该心里有数。如果,如果你爱她,就好好放在心里吧!不要让她也为难了!这个世界,对她这样的女人,并不宽容!”父亲道。

    曾泉,静静坐着。

    “好了,要说的,我就说这么多,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以后,该怎么做,自己心里有个数儿。不要再感情用事了!”说完,曾元进就起身离开了。

    曾泉坐在原地,良久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