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4章 怕什么呢?
    苏凡并不知道苏以珩已经来了。

    这个点,嘉漱已经睡着,还远远没有到起床的时候。小家伙现在白天只睡一次,也就是午觉,可是这个午觉睡的相当扎实。

    苏凡坐在儿子的床边,拿着平板上网看些文章。

    手机,开始在旁边“嗡嗡”响了起来。

    苏凡赶紧拿起来一看,是苏以珩的电话,便赶紧下床,走出孩子的卧室,接了电话。

    “以珩哥——”苏凡道。

    “你这会儿方便吗?我过来?”苏以珩道。

    “好啊,那我,你到我这边来吧!我在书房等你。”苏凡说完,就挂了电话。

    然后和嘉漱的小保姆说了下,苏凡就赶紧去了自己的书房。

    刚出门,苏凡就看见曾雨也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了,又换了一身衣服。

    曾雨也注意到了苏凡,见苏凡看向自己这边,也回头看了苏凡一眼,笑了下,就直接踩着高跟鞋走了。

    苏凡也没想什么,就直接进了书房,赶紧给苏以珩泡茶。

    就在她泡好茶的功夫,苏以珩就敲门来了。

    “以珩哥,请进请进。”苏凡忙笑着迎上前。

    苏以珩笑了下,就走了进来。

    “你见我哥了吗?”苏凡问。

    “哦,见了,我没吃午饭,等会儿去他那边一起吃点儿。所以现在来找你。”苏以珩坐在沙发上,看着苏凡,“什么事,迦因?”

    苏凡给苏以珩倒了杯茶,苏以珩端起来。

    “以珩哥,其实,是有件事——”苏凡坐在苏以珩对面,望着苏以珩。

    见苏凡有些吞吞吐吐的,苏以珩心里已经怀疑可能是那件事了。

    “没事,你说吧!”苏以珩安慰似地笑了下,道。

    “这件事,你能答应我保密吗?”苏凡道。

    “可以,我会答应你——”苏以珩道。

    “任何人都不能说,包括我哥和我嫂子,谁都不能说,霍漱清也不能说,好吗?”苏凡道。

    苏以珩点点头。

    看来,事情并不简单。

    苏凡顿了下,道:“早上我嫂子和我说,我哥为了我,把他的继承人的位置让给了霍漱清——”

    听苏凡这么说,苏以珩,心里的确是呆住了的。

    “我知道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继承人的位置,不是他们两个人可以私相授受的,我哥也和我说了这一点。可是,以珩哥,我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该和谁说这件事,除了你,我不知道该——”苏凡道。

    “你,和阿泉说过吗?霍书记知道吗?”苏以珩问。

    苏凡摇头,道:“我只和我哥说过,我问他是不是他有意让的,他说他没办法让,这是首长的决定。霍漱清,并不知道。”

    “阿泉说的,并没错。”苏以珩道,“这种事,这样的大事,不是谁说让就可以让的。”

    “那我嫂子——”苏凡问,“她只是因为恨我,才这么说的,对吧?我哥他不会因为我——”

    苏凡认真地注视着苏以珩,期待着从苏以珩那里得到答案。

    苏以珩叹了口气,端起茶碗,可是茶碗里已经空了。

    苏凡便给苏以珩添了茶,苏以珩端着茶碗,久久不动。

    “迦因,阿泉对你,难道你不知道吗?”苏以珩说着,看着苏凡。

    苏凡,愣住了,看着苏以珩。

    “这件事,不该怪你,人的感情,本来就是很难控制的。阿泉他过去喜欢你,而且,而且,当初,当初他为了让进叔救你,才答应了和希悠结婚。这,也是事实,从头到尾我都在参与,我很清楚。”苏以珩道。

    苏凡,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上次曾雨也是这么说的,说曾泉和方希悠结婚,就是为了救她。

    现在,苏以珩这么一说——苏以珩,是不会骗人的。

    “我不会指责你们什么,毕竟,感情的事是我们没办法控制的,你没办法控制别人爱上你,也同样没办法控制别人不要爱上你,这些,都没有办法。”苏以珩道,“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在你失踪的那几年里,阿泉也的确到处找你,我帮过他的忙,他把你的信息都告诉了我,你的照片,我很早就看过。所以,你们的事,我,比较,清楚。”

    苏凡苦笑了,长长地叹了口气。

    “迦因,我说这些,并不是说指责你什么。这是过去的事,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了。阿泉他是个重情义的人,所以他对你,是和别人不一样。这一点,其实,也没什么,真的,我是觉得没什么。”苏以珩道。

    苏凡不解,看着苏以珩,道:“你,不觉得这样不对吗?”

    “有什么不对的?难道逼着你们不要再见面,这样就正常了吗?”苏以珩道。

    苏凡,呆住了。

    “就算你们不见面,阿泉也不会爱上希悠的。”苏以珩道。

    “以珩哥——”苏凡惊道。

    “我了解他们,阿泉,他,他以前是对希悠有过感情,那是小的时候。可是,如果一个男人足够爱一个女人的话,他会移情别恋吗?就是说,如果阿泉足够爱希悠的话,他会主动和希悠结婚,而不是作为条件去结婚。当然,他也就不会看上你,对你的生死,他也不会那么关注。”苏以珩道,“我是男人,我清楚这一点。就像我和顾希,我爱她,所以我才会和她结婚。除了她,我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

    “你,你和我嫂子——”苏凡道,“对不起,以珩哥,我这么说——”

    “希悠她——”苏以珩顿了下,“她是我的承诺,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必须遵守我的诺言,服从她的意愿,做她想要我做的事。可是,这和爱,无关。”

    苏凡,点点头。

    “所以说,迦因,不要逼迫你和阿泉不见面不联系什么的,这样做,根本不会解决问题。反而,会让原本就不存在的事,变得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一样。”苏以珩注视着苏凡,“坦然面对一切,只要你心底没有私欲,又怕什么呢?”

    苏凡笑了,微微摇头。

    “而且,”苏以珩道,“我这么说,是,很对不起希悠。只是,迦因,如果你能让阿泉不要迷失本心的话,还是,继续和他做朋友吧!你们,是朋友,对不对?”

    苏凡点头。

    “朋友之间,互相帮忙。”苏以珩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