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5章 是个幼稚的孩子
    “你,不会觉得很别扭吗?”苏凡问。

    “佛经里不是有句话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苏以珩道,“世上的很多事,都是庸人自扰。你自己坦然去面对,又有什么畏惧的?如果你真的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才是应该畏惧的。所以,迦因,你觉得,你做了什么错事吗?”

    苏凡淡淡笑了下,道:“没想到以珩哥你还懂佛经。不过,我,的确,做过错事,在我哥和我嫂子的事情上。”

    “这个错误很大吗?”苏以珩问。

    “我不知道,我说的不是这次杨思龄的事,是,过去的事。”苏凡道。

    见苏以珩看着自己,苏凡便说:“我哥以前和我说,他喜欢的一个女孩子,有着比梅花还美的笑容。因为他看到了那一天的梅花,所以他喜欢上了那个女孩子。有一天,我就和他说,让他去找那个女孩子,也许,会找到他的真爱。”

    苏以珩,呆住了,看着苏凡。

    “我不该那么和他说,毕竟,毕竟他和嫂子还是夫妻,我那么说,不对。可是,当时,我看他和我嫂子一直都,都没办法缓和,两个人那样背道而驰,我就觉得,可能是不是让他去见见当初他爱上的那个女孩子,可能会有所改变什么的。”苏凡顿了下,道,“这件事,我错了,以珩哥。我,我错了。”

    苏以珩看着苏凡,良久不语。

    此时的苏以珩,惊讶于苏凡如此的坦诚,却也更加惊讶于曾泉和苏凡说的事。

    “我嫂子说,她永远都不会原谅我。其实,我想,她这么说,也没什么错,毕竟,毕竟我做了错事。她不原谅我,也没错。”苏凡说着,叹了口气。

    苏以珩,依旧一言不发。

    “以珩哥,其实,我今天找你,是想请你帮我出出主意,我该怎么做,才能修补和我嫂子的关系。”苏凡望着苏以珩,道,“我们都是一家人,不能这样互相猜忌互相伤害,可是我——我想,你是最了解她的人,你一定会——”

    “迦因,这件事,我,”苏以珩放下茶碗,“我很想帮你,但是,我现在,没有办法。”

    苏凡看着他。

    “希悠她,她,”苏以珩道,“也许是她对阿泉期待太多了吧,对他们的未来期待了太多,她以为那些东西,是他们可以得到的,而现在——”

    “你说的是继承人这件事吗?”苏凡问。

    苏以珩点头。

    “迦因,希悠她其实并没有什么坏心,她只是最近发生的事让她无所适从,从杨思龄的事,到首长的决定,她都没有办法——”苏以珩道,“所以她可能情绪有些波动,等过阵子,过阵子可能就好了。我也会找机会劝劝她的。你放心,迦因,希悠她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这阵子她对你做的事说的话,就请你,原谅她,好吗?”

    苏凡望着苏以珩,沉默了。

    她没想到苏以珩会代替方希悠道歉,虽说她也没指望方希悠道歉什么的,可是,苏以珩这么做——

    苏以珩,说到底还是很维护方希悠的啊!

    苏凡这么想着,却还是没有说出来。

    “以珩哥,其实,没那么严重。只是,我不想看着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么继续恶化,这样下去,对大家都不好。所以,我是想问你,我怎么做才可以化解我们之间的误会。”苏凡道。

    “这件事,你别急,我慢慢想办法。”苏以珩道。

    “谢谢你,以珩哥。”苏凡道。

    “希悠她,不会伤害你的,迦因。她只是,她的性格有点太,不容易和人相处,她,”苏以珩顿了下,才说,“希悠她是个很矛盾的人,她一直都爱阿泉,可是她没有做出真正爱他的行为,我说的是,身为一个女人的爱,而不是,不是盟友的那种。她父母感情不好,所以她想要有一个温馨的家,一个爱他的丈夫,可是,结果是,你也很清楚,就是这个样子。”

    苏凡叹了口气,道:“我嫂子她,其实,挺可怜的。”

    “是啊!很多人都觉得希悠她很完美,做事无可挑剔,处理人际关系也是如鱼得水,你找不到她的一点缺点。可是,可是,她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她,她很,孤独。”苏以珩叹道。

    苏凡,看着他。

    “她在感情的事上,还是个很幼稚的,孩子。”苏以珩说着,看着她。

    苏凡,沉默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去爱自己想爱的人,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他们的矛盾,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真实的内心。”苏以珩道。

    苏凡给苏以珩倒了杯茶,端起自己的茶碗,慢慢抿了一口。

    “她,很爱阿泉,只是,她的方式错了。阿泉出了事,她会不顾自己的安危去为他解难,阿泉——”苏以珩道。

    “如果她真的爱我哥,怎么会不知道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苏凡打断苏以珩的话,道。

    苏以珩看着她。

    “对不起,以珩哥。我——”苏凡道。

    苏以珩无奈地笑了下,道:“我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真的。”

    苏凡叹了口气。

    房间里,一片安静。

    “迦因,今天,很抱歉,我,没有帮到你。”苏以珩道。

    苏凡微微摇头,道:“没事,谢谢你和我说这些。”

    苏以珩看着她,点点头,放下茶杯,就准备走。

    “以珩哥,你,等一下。”苏凡忙说。

    “还有什么事吗?”苏以珩问。

    “敏慧,现在怎么样?”苏凡问。

    “还好,有个表姐在那边照顾她。”苏以珩道。

    苏凡沉默了一会儿,道:“以珩哥,敏慧的事,很对不起。如果能让她回来的话,还是回来吧!”

    “你不怕敏慧——”苏以珩问。

    苏凡摇头,道:“敏慧她是太爱逸飞了,没什么错。现在逸飞这个样子,她都不离不弃,如果,如果你让敏慧去美国照顾逸飞的话,也许,对他们两个都是好事,你说呢?”

    苏以珩看着苏凡,道:“她是很爱逸飞,可是,逸飞的心里没有她,这样强迫下去,就算是结婚了,又有什么意思?根本就不会幸福的。”

    “不管将来怎么样,给他们多一次机会,不要逼迫他们,让他们自己去感受,自己去选择,怎么样?如果他们愿意在一起,真心愿意在一起,那就在一起生活,如果实在没有办法——”苏凡道,“总不会再有遗憾了。”

    是啊,试一次,就当是最后一次机会也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