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6章 还是需要一点浪漫的
    苏以珩叹了口气,看着苏凡,道:“迦因,你知道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吗?敏慧的这件事上?”

    “这件事,我很感激你,以珩哥。”苏凡道。

    苏以珩摇摇头,道:“敏慧和逸飞他们不会幸福,这一点,我很清楚,你,也很清楚,是不是?”

    苏凡,不语。

    “感情的事,是相互的,爱情没办法强迫。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这是两个人的事,和其他人无关。敏慧和逸飞的事是这样,阿泉和希悠的事,也是一样。”苏以珩说着,看着苏凡,“外因需要通过内因才能起效果,如果他们都是真心的,你是根本不会影响到他们。”

    苏凡,看着苏以珩。

    “不过,迦因,我说句话,你别生气。”苏以珩道。

    “你说,以珩哥。”苏凡道。

    “这个世上,有个词叫‘人言可畏’,很多人看事情都只是看表面,不会想很多。而且,人们喜欢阴谋论,喜欢用最坏的心去揣测别人,这是人之常情。所以,如果你不能做到对周围的一切流言蜚语无所畏惧,就,稍微,注意一点。要不然你的好心,会被别人误解。”苏以珩道。

    苏凡,点头,道:“谢谢你,以珩哥。其实我,我,我可能已经没有机会消除这样的误会了。”

    苏以珩看着她。

    “没事,你别担心,总会有办法解决的。如果,如果实在没办法,那就,额,就像你说的,用一颗强大无比的心去面对这些流言蜚语吧!债多了不愁,是不是?”苏凡说着,不禁苦笑了。

    苏以珩叹了口气。

    “敏慧和逸飞的事,对不起,我刚刚和你说的那个,我不该干涉了,他们想要怎么做,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也许,他们两个在一起会好,也许,让他们分开去寻找真爱,他们会更幸福。我能做的,就是希望逸飞可以早点康复,希望他早点回来。”苏凡道。

    苏以珩看着她,顿了下,道:“迦因,你,想照顾逸飞,是吗?”

    苏凡抬头,看着苏以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苦笑着说:“这样做,不合乎情理,是吗?毕竟,毕竟他是我的小叔子,我们的身份太尴尬——”

    苏以珩没有说话,苏凡便说:“他出事,有我的原因,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遇上这样的事,变成这个样子。我——”

    苏以珩微微摇头,道:“你为他做的,已经很多了,迦因。如果你再做,真的对你的名声——”

    苏凡看着他,苏以珩顿了下,道:“霍书记他是相信你,可是,迦因,你要知道,霍书记,是个男人,而且是要角逐最高权力的男人,他,未必不会不在意这些。等到他到了那样的位置,身边各式各样的人围着,就不再只是你的丈夫了。三人成虎,这样的教训,你得记着。”

    听苏以珩这么说,苏凡,沉默了。

    是啊,霍漱清,在不久的将来后,就不再只是她的丈夫了。而他身边的人——

    苏凡叹了口气,道:“如果真是那样,我也,我也没有办法。他怎么想,我能怎么办呢?”

    有得必有失,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现在她和霍漱清相处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等将来——

    也许,这就是她要付出的代价吧!

    苏以珩去了曾泉那边吃午饭,然后谈些事情,苏凡一个人守在儿子的房间,回想着苏以珩和她说的事。

    很多事,不是她可以左右的。

    她和霍漱清的关系,和曾泉,和覃逸飞,和方希悠,和叶敏慧——

    苏以珩不同意让叶敏慧再去见覃逸飞了,也许,这是他作为哥哥对妹妹的保护吧!强扭的瓜不甜,感情的事,历来如此。

    而她——

    也许,避嫌,是她最好的选择吧!尽管她就算是避嫌,也不可能改变什么了吧!

    很快的秘书孙敏珺就来敲门了。

    “时间差不多了,该去夫人那里了。”孙敏珺走到苏凡身边,低声说。

    “哦,我收拾一下。来得及吗?我没注意到几点了。”苏凡赶紧下床,道。

    “来得及,您别着急。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四十分钟。”孙敏珺道。

    于是,苏凡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换一件衣服。

    “这一件好点。您觉得呢?”孙敏珺拿起一条墨绿色的裙子,对苏凡道。

    苏凡看着这条裙子,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买的了。

    “夫人喜欢白色蓝色这些,这种绿色她很少穿,您别跟她撞了。”孙敏珺道。

    苏凡笑了下,道:“还是你心细,我都没有注意到。”

    孙敏珺微微摇摇头,微笑道:“这是我的职责嘛!”

    苏凡说了声“谢谢”,就赶紧换了衣服,孙敏珺给她找了一串白色珍珠项链还有一对珍珠的耳钉。等苏凡把头发梳好,对着镜子里一看,这样的打扮真的是很庄重。

    “幸好有你,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苏凡对孙敏珺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夫人。”孙敏珺道。

    两个人赶紧出门,到了前院,车子就已经在等着了。

    “迦因?你们要出去啊?”苏以珩的声音传了过来。

    苏凡回头,看见苏以珩和曾泉两个人也要出门了,朝着她们走来了。

    “哥,以珩哥,你们要出去吗?”苏凡问。

    孙敏珺忙问候了一声“曾市长、珩少”。

    “嗯,我要去公司,阿泉,要准备走了。”苏以珩道。

    “现在就走吗?”苏凡看向曾泉,问,“去沪城?”

    “嗯,早点过去,那边还有些事要处理。”曾泉道。

    苏凡没有再问别的,比如说“嫂子不去吗”这种话,问多了,只会是增加矛盾的事。

    “那你,东西都准备好了吗?”苏凡问。

    “没什么可准备的。过去就行了。”曾泉道。

    苏凡“哦”了声,问:“那你那边家里呢?你是不是要准备打包行李搬走?”

    “不了,我那边也没买什么,要收拾什么,回头我整理一下,放到咱们家里就行了。”曾泉道,“你们是要去见夫人吧?赶紧去吧,别迟到了。”

    “曾市长,祝您一路平安!”孙敏珺道。

    “谢谢你,敏珺。”曾泉道。

    “一路平安!”苏凡望着哥哥,道。

    曾泉对她笑了下,点点头。

    “我送阿泉去机场。”苏以珩对苏凡道。

    说完,苏凡就和他们说了再见,上了车。

    看着苏凡的车子离开,曾泉叹了口气。

    “别担心,她会处理好的。”苏以珩安慰道。

    “但愿吧!”曾泉说完,就和苏以珩一起上了车离开。

    苏凡坐在车上,车子朝着红墙的方向前去。

    警卫车辆在前面开道,车子一路畅行着。

    她一言不发,让孙敏珺有些不安。

    “夫人?”孙敏珺叫了声。

    “嗯,怎么了?”苏凡看向孙敏珺。

    “没事,就是,您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孙敏珺问。

    苏凡叹了口气,看着孙敏珺,良久,才说:“你说,我是不是个很差劲的人?”

    “您,为什么这么问?”孙敏珺不解,问道。

    苏凡没办法和孙敏珺说方希悠的事,便摇摇头,道:“没事,没什么。”

    孙敏珺望着苏凡,沉默一会儿,才说:“不必太介意别人的看法——”

    苏凡愣住了,看着孙敏珺。

    “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是让所有人都说好的,总有人喜欢有人讨厌,这是事实。只要,只要大方向没错,就可以了。您没有必要去讨好其他人。”孙敏珺道。

    苏凡淡淡笑了,道:“我以前总是在讨好别人,到了现在,现在,好像也是。”

    “您这样,太累了。”孙敏珺道。

    是啊,讨好型的人格,一点都不好。只是为了让自己可以活的轻松一点,或者,少受点伤害,结果未必会如愿。

    “也许吧,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苏凡道,“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以前我这么做会没事,现在,现在总是——”

    孙敏珺跟了苏凡这些日子,也是明白苏凡的个性的。

    也不知道今天是发生了什么事,让苏凡心情这样的低落。

    孙敏珺不好瞎猜,也不好问,毕竟苏凡和罗文因不一样,如果是罗文因,她就直接问了,罗文因也会和她说。可苏凡的性格,太内向——

    “要不,您和霍书记商量一下,过年的时候去哪里度几天假?”孙敏珺道,“我给你们提前安排?”

    “算了吧,他那么忙的,哪有时间?还有两个孩子呢,我们两个走了,孩子们怎么办呢?”苏凡道。

    孙敏珺微微笑了,道:“据说有了孩子以后的夫妻,也要经常二人世界,这样才会一直浪漫下去的。”

    苏凡笑了下,没说话。

    她和霍漱清——

    车子,开进了红墙,一直开到了夫人的办公室那边,苏凡才和孙敏珺下了车。

    夫人的第三秘书在停车处站着,等苏凡下车。

    “霍夫人,您好!”第三秘书道。

    “您好。”苏凡道,“夫人还在忙,是吗?”

    “是的,她让您去办公室稍微等一下。”第三秘书领着苏凡和孙敏珺往办公室走。

    正在走廊里走着,苏凡远远就看见了迎面而来的方希悠,只不过方希悠正在和下属说什么,没有看见苏凡。

    第三秘书便停住了脚步,站在一旁等着方希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