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7章 年轻的生命不是拿来抱怨的
    方希悠走过来,看见了苏凡,愣住了。

    一身墨绿色的齐膝羊绒连衣裙,外面罩着一件同样长度的纯白大衣,乌黑的秀发在脑后扎成了马尾,脖间戴着一串白色的珍珠项链,让苏凡看起来端庄典雅。

    方希悠淡淡笑了下。

    “方小姐——”第三秘书礼貌地问候方希悠。

    “嫂子——”苏凡接着问候了一声,孙敏珺也叫了声“方小姐”!

    “你来了?”方希悠公式化地笑了下,对苏凡道,对第三秘书和孙敏珺点点头以示问候。

    “嗯。”苏凡道。

    “夫人还在见客人,可能要等一会儿。”方希悠道。

    “没事。”苏凡道。

    “带霍夫人去揽月厅休息。”方希悠对第三秘书道。

    “好的,方小姐。”第三秘书应声。

    说完,方希悠就离开了。

    苏凡三人便站在在一旁,给方希悠让路。

    揽月厅算是级别比较高的人前来才会休息等候的地方,这一点,孙敏珺很清楚,只不过苏凡一直都没在意过这些。

    事实上,孙夫人跟第三秘书说的也是让苏凡去揽月厅等着的,第三秘书还没来得及说,就被方希悠给说了出来。

    跟着第三秘书来到揽月厅,苏凡就坐在了沙发上,勤务人员给苏凡和孙敏珺倒了茶端过来。

    “霍夫人,您还有什么需要吗?”第三秘书礼貌问道。

    “没有了,麻烦您了。”苏凡道。

    “您别客气。”第三秘书道,“那我去夫人那边看看,等会儿过来通知您。”

    “谢谢。”苏凡道。

    揽月厅里,便只有苏凡和孙敏珺两个人。

    脚下厚实的地毯上,绣着牡丹花丛,苏凡起身,走到窗边,看向外面。

    孙敏珺也站起身,跟着苏凡过去。

    “那个,就是光绪皇帝住的那座岛吧!”孙敏珺指着远处湖面上的一座小岛,道。

    “可能是吧!”苏凡道。

    “以前孙小姐,还有曾市长、方小姐还有珩少他们经常去那里玩,我听说。”孙敏珺道。

    “那是方爷爷在这里住的时候吧!”苏凡道。

    “嗯,方家的孩子里,希悠小姐住在这里的时间最久。”孙敏珺道。

    “她天生就是属于这个地方的。”苏凡道。

    孙敏珺看了苏凡一眼,道:“很多人都这么说。”

    “不知道那个岛上是什么样子,以前只在历史课本里看过。”苏凡道。

    “还有电视剧。”孙敏珺说着,不禁笑了。

    “那都是假的。”苏凡看了孙敏珺一眼,也笑了。

    她和方希悠,从来都是两个世界的人,对于方希悠来说稀松平常的事,对于她来说,就是神话。

    苏凡叹了口气。

    方希悠的这种优越感,没有几个人可以比拟吧!

    这时,苏凡的手机猛地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孙颖之?

    “颖之姐?”苏凡忙问,走到沙发边坐下。

    “你过来了?”孙颖之问。

    “嗯,和夫人报告一点事。”苏凡道。

    “你那边完了能到我这里来一趟吗?我有点事和你说。”孙颖之道。

    “好啊,那我和夫人聊完了就给你打电话?”苏凡问。

    “嗯,我等你。”孙颖之说完,就挂了电话。

    孙颖之的消息,真是灵通。

    苏凡心想。

    “霍夫人——”第三秘书敲了下门,进来了,道。

    苏凡忙站起身。

    “夫人叫我吗?”苏凡问。

    “是的,请您跟我来。”第三秘书道。

    苏凡和孙敏珺一起跟着第三秘书去了,到了一间会客室的门口,秘书就请苏凡进去了,孙敏珺在门口被另外的工作人员带到了隔壁等候。

    “夫人——”苏凡问候道。

    “迦因来了?坐吧!”夫人对苏凡说完,又对身边的方希悠道,“这件事就按你的意见办,尽快落实吧!”

    “好的,我知道了。”方希悠道。

    说完,方希悠准备离开,却被夫人叫住了。

    “你先去交待一下,然后就过来,我们等你。”夫人对方希悠道。

    方希悠愣了下,看了苏凡一眼,便对夫人微笑点头应声,然后就出去了。

    苏凡不知道夫人要叫自己和方希悠在一起干什么,她和方希悠的矛盾,夫人应该不知道吧?毕竟只是今天发生的事——

    “坐吧!”夫人摘下眼镜,对苏凡微笑着。

    “夫人,我有件事——”苏凡道。

    “是想说我给你交代的那件事吗?”夫人问。

    “嗯。”苏凡道,“我想先回去回疆处理一些事,然后再回来这边——”

    “没关系,你想回去就先回去。说到底,你在回疆干的好了,在这边才会有信服力。”夫人道,“我不会拦着你干你的本职工作。至于这边我交代你的事,你可以过段时间再过来办。”

    “谢谢您,夫人。”苏凡道,“真是不好意思让您这么为我操心。”

    夫人笑了,道:“说这些见外的话做什么?我现在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好好培养你。”

    “只是我,我怕要让您失望,我——”苏凡道。

    “你怕你做不好?”夫人问。

    苏凡点头,道:“我很多事都做不好,您这样指导我,我万一——”

    “迦因啊,你知道你这个人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吗?”夫人打断她的话,道。

    苏凡不解,望着夫人。

    “你啊,最大的毛病就是缺乏自信。”夫人道,“可是自信这东西呢,别人给不了你,或者说,别人给你的自信,终究不是你的,你要自己去给自己找自信。”

    “对不起!”苏凡道。

    夫人微微摇头,道:“坐在我们这个位置,就不能总是和人说对不起啊,说我做不好啊,或者说我不知道怎么办啊,之类的话,这样的话说多了,就会让别人没办法信任你,没办法把重要的事交给你去做。而坐在这个位置上,总是有重要的事要去做的,对不对?这一点,你母亲应该和你说过吧?”

    苏凡点头。

    “一个唯唯诺诺的女人,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得到的,只有鄙夷。”夫人看着苏凡,道。

    苏凡,望着夫人,一言不发。

    “你很美,迦因,也,很有气质,可是,身为女人,特别是我们这个位置的女人,一张好看的面孔,并不是最重要的。人们看我们不是看明星的,比我们漂亮的女人多得是,我一直都知道比我漂亮的女人一抓一大把,年轻的年老的,都有。人们看我们的,更多是我们展现给他们的东西,我们的风范。如果你不够自信,你的眼中就不会有力量,你觉得人们会信任你吗?”夫人道,“你还年轻,还有时间来寻找你的自信。”

    “是,我明白了,夫人。”苏凡应声道。

    “你在回疆,干的不错,我们都很,说实在的,意外。对你的想法和表现,很意外。你是不是自己也觉得有一些自信了?”夫人道。

    “自信什么的,我,也说不清。就是,就是想着能帮到回疆的老百姓,能让他们的生活更幸福一些,我就很开心了。”苏凡道。

    “这也就是我们工作的尊旨啊!”夫人微笑道。

    苏凡望着夫人。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迦因,你,和我,还有希悠,我们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做事的风格不一样,可是,我们的目的都是一个。只要最终达到这个目的,殊途同归又没什么不好。所以你没必要说自己什么做的不好,或者说,你不如希悠什么的——”夫人这么说着,苏凡惊呆了。

    夫人微微笑了下,道:“你想的什么,我不是不知道。”

    苏凡挤出一丝笑,没有说话。

    “你想去回疆,那就先过去。漱清在那边,需要你的协助。也许,你们两个的配合,会做出更有效的事也未可知。夫妻两个人,如果可以共同进步,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了。”夫人道。

    “是,夫人,回去以后我会努力工作,尽快实现工作目标。”苏凡道。

    夫人微微点头,道:“这就对了,别想太多。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做呢,何必把自己困在小圈子里不能自拔,对不对?”

    苏凡,怔住了,盯着夫人,半晌说不出一个字。

    “夫人,您——”

    “我这是给你煲了一大碗鸡汤呢!”夫人微笑道,“总之呢,你要记住,年轻的生命不是拿来自怨自艾的,我们女人,也绝对不要把自己困在家庭琐事当中,忘记了寻找更美的世界。”

    苏凡,微微笑了,点头。

    “这就对了,回去之后呢,好好干,争取早一点听到你和漱清的喜报。”夫人笑着说,“这边的事呢,你隔段时间过来出席一下活动什么就好,日常事务,你们在网络上交流也是可以的。”

    “是,夫人,我明白了。”苏凡应声道。

    夫人微笑着,端起茶杯喝了口。

    这时,方希悠敲门进来了。

    午饭的时候,夫人叫她和颖之一起陪同她会见了出席世界妇女大会的代表,并做了官方讲话,还一起宴请了那些代表。原以为夫人让她们两个一起出席会和她们谈最近的事,没想到夫人一个字都没提,只是让她们两个在身边陪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