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8章 不如敞开了说
    那么,现在,才是开始说和的时候吗?

    方希悠深深呼了口气,敲门走了进来。

    “坐吧,希悠。”夫人对方希悠道。

    方希悠便坐在苏凡侧面的沙发上,面对着夫人。

    “我想喝茶了,希悠,你给咱们泡茶吧!”夫人道。

    “好的,您想喝哪种茶叶?”方希悠起身,问道。

    就在方希悠开始泡茶的时候,夫人突然说了句:“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了。”

    方希悠抬头,就看夫人的头靠着沙发椅背,再看过去,一旁的苏凡已经起身走到了夫人身后。

    “我给您按摩一下肩膀吧!您是不是肩膀不舒服?”苏凡柔声问道。

    “有点,感觉脖子有点硬。你还会按摩?”夫人问。

    “嗯,学了一点儿。”苏凡说着,便伸出手,开始为夫人按摩肩膀。

    那还是当初为了霍漱清才去学的,霍漱清工作忙,身体也总是难免会劳累,她便在云城的时候开始学习一点按摩术,帮霍漱清缓解疲劳。

    “你这手法不错,真像是学过的。”夫人闭着眼睛,微笑道。

    “您要是不舒服就跟我说。”苏凡道。

    “嗯。”夫人答道。

    方希悠坐在原处,静静泡茶。

    “今天我叫你们两个一起来,就是陪我坐着聊聊天,喝喝茶。”夫人道。

    苏凡心想,颖之姐不是在吗?怎么不叫她一起来呢?可是,她没说出来,夫人叫她和方希悠单独在这里,那绝对不是陪着喝茶聊天这么简单的事。

    “杨家的事,已经解决了,是吗?”夫人问。

    方希悠便说:“是的,差不多了。”

    “泉儿呢?走了吗?”夫人又问。

    “嗯,他打电话说去沪城交接,然后就去荆楚。”方希悠答道。

    方希悠以为夫人会说“那你怎么打算的?跟他走,还是留在这里”,可是,夫人没有问。

    “你怎么看这件事,希悠?”夫人问道。

    我怎么看?方希悠愣了下,望着夫人。

    “这是组织安排,他得服从组织——”方希悠道。

    “荆楚毕竟不如沪城那么瞩目,不过,他年轻,多锻炼锻炼,总是有好处的。”夫人道。

    “是。”方希悠道。

    说着,方希悠给夫人端过来一杯茶。

    “人活着,必须谋个长远,一时之间的得失,不能计较。你说呢,希悠?”夫人道。

    “嗯,是这样的。”方希悠答道。

    夫人叹了口气,道:“你们两个,在我跟前,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要藏着掖着了。”

    说着,夫人抬手,示意苏凡停下,苏凡便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在沙发上。

    “这次首长调整了漱清和泉儿的次序,这件事,对于他们两个来说,不是小事,对于你们两个来说,也不是小事。你们,明白吗?”夫人道。

    方希悠和苏凡点头。

    “我说,人活着要谋长远,人生是一场马拉松,不是百米赛跑。一开始就跑在前面的人,未必就是最后的冠军。你们两个都是聪明人,这一点,不用我再说吧?”夫人道。

    “是。”两个人应声。

    “他们两个的次序,这是组织决定的,毫无疑问。为什么突然这么改变?你们未必知道。”夫人道。

    “因为阿泉这次的失误,才——”方希悠道。

    夫人微微摇头,道:“并非如此。”

    “首长和他们两个也谈过了,今天,是我和你们两个谈。”夫人说着,看着眼前的两个后辈。

    苏凡望着夫人。

    “他们谈的很顺利,对于这样的安排,漱清和泉儿也都接受了。这个结果,我并不意外,他们两个都是懂道理的人,组织的利益,在他们的心里超过了个人得失,这一点,咱们都清楚。他们两个人可以和谐共处、互相扶持,这是我们这个组织的幸运,是首长的幸运。如果他们两个人互相猜忌、互相争斗,会是个什么结果,不用我说,你们也都清楚。所以,我们很幸运挑选了他们两个。”夫人说着,端起眼前的茶杯,喝了口。

    苏凡低头,茶汁在纯白的茶碗里,一动不动。

    “以前呢,我和你们两个都说过,这一条路,不仅是他们两个自己要走,我们都得帮助他们,而你们两个身为妻子,才是真正和他们扶持走下去的人。这条路,不止是他们两个人自己的路,更是你们两个家庭的路,这一点,你们,还记得吗?”夫人道。

    苏凡和方希悠点头。

    “如果让外人看着,这样的事,是光鲜的不得了的,可是,我想,经过了这么多事,你们两个应该明白这是一条什么样的道路。首长也说,之前让泉儿出来,也是有些考虑不周,可是,首长他的时间并不是很多,要培养一个合格的继承人,需要很长的时间。再加上泉儿太年轻,操之过急也是没办法的事。只是,我们都没想到外面的反击那么强。现在,让漱清顶着这些压力和危险站在前面——”夫人说着,顿了下,看着苏凡,“迦因,你要知道漱清他现在面临的是什么处境,他要带领着下面的人往前走,要历练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领导者,这些事,任何一件都不是轻松的。”

    “是,夫人,我,明白。”苏凡道。

    “你说你要回去回疆,我是支持的。漱清他现在需要你在身边,也许你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到,那些都无所谓,你在他的身边,他就不会感到孤独。人,毕竟都是有弱点的,走上这样的道路,他承受的压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你陪着他一起走这条路,这是为了他,也是为了你。”夫人道,“所以,迦因,我希望你可以陪着他扛过去,这,是我的希望,也,是我的请求!”

    苏凡,愣住了。

    “这些年,我和首长一路走过来,有些事就算是到了现在回想起来,也是会后怕。可是我们没有办法回头,一旦停下来,我们面临的——”夫人道,“这一点,你们两个,都明白。这一场比赛,只能有一个胜者,失败者的下场——”

    夫人没有往下说,停住了。

    方希悠看着苏凡。

    “可是,漱清,和泉儿,他们不是竞争者!”夫人的话说出来,方希悠猛地看向夫人,却也发现夫人的视线,同样在她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