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9章 凌迟之刑
    方希悠的心,滞了下。

    夫人这是,意有所指?

    难道说,苏凡在夫人面前告状了?

    方希悠这么想着,余光瞥了苏凡一眼。而苏凡,看起来很镇定!

    还,真是!

    “是的,夫人,我们,明白。”方希悠道,说着,她露出一丝优雅的笑容。

    苏凡看向她的时候,甚至能感觉到冬日暖阳。

    只是,苏凡什么都没说。

    “您说的对,夫人。漱清和阿泉可以互相协作,这也是我们整个家庭的使命。您不用担心,我们会好好扶持他们的。”方希悠接着说。

    “那你们两个呢?”夫人道。

    “我们?”方希悠看了眼苏凡,然后微笑望向孙夫人。

    孙夫人淡淡一笑,道:“我刚开始就说了,你们两个当着我的面,有什么就说什么,不用不好意思。你们两个的事,我,还是知道一些的。”

    方希悠的心里,已经是恨死苏凡了。她是不是上学的时候就喜欢给老师打小报告啊!什么都跟夫人说,摆明了就是在背后捅刀子,还说没有?

    苏凡,我们稍后再好好算账!

    “夫人,我们两个,没事。”方希悠道,说着,她看向苏凡,“迦因,你说呢?”

    苏凡看着方希悠,又望向孙夫人。

    如果她对孙夫人说她和方希悠之间的矛盾,那就是在夫人面前出卖方希悠,毕竟方希悠一直在说她们没事。而她要是不说,又是在欺骗孙夫人,毕竟,孙夫人能这么说,肯定是知道了什么的。

    苏凡,没有说话。

    不管是谁,她都不能欺骗。

    方希悠看着苏凡,苏凡的沉默,让她很生气。

    这种沉默,也就是间接反驳了她。

    “没有事就最好。俗话说,家和万事兴。你们是一家人,要是你们两个人互相猜忌,互相敌视,漱清和泉儿那边,怎么可能会好?”夫人道。

    猜忌,敌视,这还真是现实。

    “既然你们两个不愿意和我说,那我也不勉强你们,不说就不说。只要你们两个别忘记你们的身份,别忘记你们要做什么就够了。我唯一的要求,也就这一点。如果你们两个不能互相协助,再出什么岔子,可别怪我今天没有提醒你们。”孙夫人说着,视线落在眼前的两个后辈身上。

    孙夫人的眼神是两个人所不熟悉的凌厉,说明事情并不轻松。

    “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们两个谈这件事,你们,应该明白。”孙夫人道。

    “是。”苏凡和方希悠应声。

    孙夫人看着她们两个,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道:“咱们这边儿,总是不平静。文因和梦华那边,我去说和也没个结果。要是你们两个也离心离德——”孙夫人顿了下,道,“女人,是一个家里的压舱石,要是两个家里的女人开始斗了,这两个家,就算是想要和好,也很难。”

    苏凡和方希悠都默不作声。

    “同样的,要是两个家庭里,女人都相处的好,那这两家,走偏的可能性也不大。”孙夫人说着,端起茶碗,喝了口茶,余光掠过茶碗边沿,看向苏凡和方希悠。

    方希悠看了苏凡一眼,望向夫人,道:“夫人,对不起,我,撒谎了。”

    孙夫人放下茶碗,看着方希悠。

    “刚才,我,撒谎了。”方希悠道,“我知道您担心我们,可是,我不想让您知道这些事,让我们之间的矛盾来烦您。您已经那么忙——对不起,是我们做的不好。”

    苏凡看着方希悠,不知道方希悠要干什么。

    “你说吧!”孙夫人道。

    方希悠抿抿唇,道:“我,恨苏凡!”

    苏凡?

    苏凡看向身边的方希悠,这个称呼,只有方希悠在讨厌她的时候才会说出来,而平时,都是叫她“迦因”的。只有很讨厌她,讨厌到不想假装的时候,才会这样。

    孙夫人的面色平静,道:“你说吧,我听着。”

    “按说,我们家的丑事,我不该在您面前说,可是,事到如今,我要是再隐瞒,就是对您和首长的欺骗,我,不能那么做。”方希悠说着,看向苏凡,“阿泉他一直以来爱的只有苏凡,他为了苏凡和我结婚,婚后他对苏凡念念不忘。当初,苏凡和漱清分开的时候,那三年里,阿泉到处找她,没想到最后,最后——”

    苏凡转过头,望向窗外。

    方希悠的每一个字,如同一把把刀一样,割在她的身上,削掉了她的皮,刮掉了她的肉,让她渐渐的,只剩下一副枯骸立在风中。

    她闭上眼,心,一下下抽痛着。

    这是她的报应吧!迟早会有这一天的吧!方希悠是不会放过她的,不会,放过她的!

    孙夫人没有想到方希悠会说这件事。

    事实上,这件事,她早就知道了的,首长也知道。当然,依照希悠的聪明,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的。只是,当着她的面,这样戳破这个泡沫,还真是,很意外。而且,算是希悠的精明之举呢?还是,不稳重?

    也许,对于希悠来说,这件事让她忍了这么多年,也是不容易。毕竟,一个人的忍耐力是有限的。自己的丈夫不爱自己,爱着妹妹——没有几个女人可以忍受。

    不能忍受,可是,事情也可以有其他的渠道来改变,而希悠——

    孙夫人的表情很平静,只是听着方希悠说着。她的余光,落在苏凡的脸上,她看得出来苏凡此刻内心的痛苦。

    能被希悠这样说,却还一直没有爆发,一直这样平静,苏凡,也是,不一般。

    “这件事,我本来不想和您说。我公公和文姨,也是为了这件事焦头烂额,他们已经想办法处理了,可结果——事到如今,阿泉为了苏凡,连最基本的判断都没有了,他的脑子里,只有苏凡,您和首长对他的期望,一切,都比不上苏凡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漱清怎么想?他们两个现在的关系是很不错,可是,这都是表面,因为阿泉他做决定的出发点就是苏凡,这样的话,他们两个可以达成一致。可漱清是个男人,时间长了,他会怎么看待?他的尊严何在?逸飞的事,已经让他饱受非议了,阿泉和苏凡的事,谁能保证不会在将来的某一天变的和逸飞的一样?谁能保证阿泉不会重蹈逸飞的覆辙?到时候,我们所有人的努力,都会化为泡影,所有人都会被嘲笑——”方希悠的情绪,有点激动。

    而苏凡,依旧,静静坐在原处,一动不动,依旧,闭着眼睛。

    所谓的凌迟之刑,也就是如此吧!

    刀刀入骨!

    孙夫人看着方希悠和苏凡,良久,不语。

    方希悠对苏凡的恨,她没想到有这么深。

    话到这里,方希悠也停下了。

    她顿了片刻,道:“夫人,这件事,阿泉有错,他错在做事没有分寸,错在让儿女情长影响了大事。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感情的事尤其如此。苏凡明知道阿泉是她的哥哥,明知道阿泉对她有非同寻常的感情,却还不知道避讳,时常和阿泉做出不合情理的举动,根本不记着自己是霍漱清的妻子,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正是苏凡的纵容,和对阿泉的暧昧,才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孙夫人看着方希悠,道:“你和我说这些,是想要我怎么做?”

    是啊,怎么做?

    方希悠看着苏凡,对孙夫人道:“我对苏凡即将承担的责任表示担忧,我对苏凡的能力表示质疑。苏凡,没有能力承担重任!她不止影响了我和阿泉的家庭,也影响了文姨和徐阿姨的关系,让曾家和覃家处于敌对状态。苏凡,没有做出任何有益于组织的举动!”

    是的,苏凡不配做夫人您的继承者,她不配做霍漱清的妻子,她,更不配活着!

    可是,方希悠并没有说出这些话。

    她相信,孙夫人会有所判断。孙夫人是个聪明的人,是顾全大局的人。孙夫人做的,都是为了这个组织,为了国家,为了首长。而这样的孙夫人,是不会容下苏凡的。

    是的,孙夫人是个聪明人,她很清楚方希悠的话外音,她很清楚方希悠那些没有说出的话。

    方希悠的野心,方希悠的能力,方希悠的目的,孙夫人怎么会不知道?而苏凡——

    “你,说完了?”孙夫人问方希悠。

    “是的。”方希悠道。

    对于方希悠来说,和孙夫人说这些话,也是一次赌博。如果孙夫人不能听从她的建议,那么,她和曾元进、罗文因的关系也就会恶化——毕竟跟孙夫人说曾家的丑闻,是很不好的——更严重的是,孙夫人会觉得她在故意破坏苏凡的形象,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嫉妒。

    可是,方希悠相信,孙夫人对首长的忠诚和爱,超越了一切。对于首长来说,选择一位有能力的继承者当然是很重要的,可是,这位继承者的妻子,也是不可忽视的。这个妻子,可以没有很好的家世,可是,不能让组织分崩离析。而苏凡做的,和已经做了的,就是让这个组织分崩离析的事。首长是不会看着这样的局面出现,当然,孙夫人也不会坐视不理!

    是的,她就赌孙夫人不再信任苏凡,不再培养苏凡,甚至——如果首长真的属意霍漱清接班的话,也许,会让苏凡和霍漱清解除夫妻关系。至于阿泉这边,她是不会担心的。首长需要曾家和方家的力量,只要她和曾泉不离婚,曾泉的地位就不会动摇。麻烦的就是霍漱清,如果霍漱清想要安稳接班,那就要做一个决定,和苏凡!即便不离婚,苏凡,也不会再被霍漱清宠爱了,永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