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0章 这才是绝杀
    霍漱清,是个很现实的人。

    诚然,他很爱苏凡,可是,身为一个男人,特别是像他这样有野心又现实的男人,他总是会做出对他最有利的选择。如果说他至今为止都在纵容包容苏凡,那是他面临的诱惑和他要付出的代价相比,并不值得他为了诱惑而放弃苏凡。可是,一旦他可以得到的东西,比这段婚姻能带给他的多,那他绝对会放弃苏凡。就算不离婚,也不会再爱苏凡了。

    离婚,对于霍漱清来说并不是明智的,毕竟他已经离过一次了。而且,苏凡有个强势的娘家,这也是霍漱清需要的,即便是霍漱清成功上位,他也还是需要曾家的支持。曾家,不是一个单纯的曾家,绝不是曾元进兄弟姐妹那么几个人,那是一个庞大的关系网。霍漱清想要稳住自己的地位,就需要曾家。因此,他不会离婚。可是,不离婚,也可以选择不和苏凡亲近。对于曾家来说,要的就是这个女婿带给他们的荣耀和权利,以及在政坛的影响力,至于苏凡——如果苏凡真的被很多人唾弃,那么,可以预见曾家也是会放弃苏凡的。如果曾家没有放弃苏凡这个想法的话,怎么会把那么一个年轻又能干的孙敏珺派到霍漱清身边?罗文因,和曾元进是有预备方案的,即便苏凡失去了在霍漱清这里的地位,他们还有孙敏珺!

    方希悠,这么想着,重新添水倒茶。

    孙夫人,静静陷入了沉思。

    而苏凡,依旧一动不动。

    “迦因,你,怎么说?”孙夫人问苏凡道。

    苏凡望向孙夫人,又看了方希悠一眼。

    方希悠的眼神,很平静,也许,方希悠是胜券在握吧!

    她原以为今天早上就已经够了,可是,现在看起来,方希悠这才开始绝杀!

    方希悠,是不会放过她的。以前还在掩饰,起码除了她们两个人,没人知道这些事,而现在——

    在夫人面前,方希悠也这样毫不顾忌,想来是有十足的把握要毁了她吧!方希悠这么聪明的人,是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的。

    苏凡的心,抽痛着,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沉默片刻,她望着孙夫人。

    “夫人,对于,对于我嫂子说的事,我,”苏凡顿了下,“我,没什么可解释的。”

    方希悠的嘴角,微微漾起一个细小的弧度,瞬间就消失了。

    孙夫人突然叹了口气。

    “可是——”苏凡接着说。

    孙夫人和方希悠都看着她。

    “关于,关于我哥,曾泉和我之间,我们从云城开始就是很好的朋友,他帮过我救过我,他对我的恩情,我一辈子都还不完。所以,我也想帮他。”苏凡说着,看着方希悠,“嫂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恨我,你觉得你和曾泉的婚姻不幸福,都是因为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事实不是这样,我也不想在这里纠结当初你为什么要和他结婚。你觉得他牺牲了他的幸福救了我,他是我的恩人,你也是。”

    方希悠,愣住了。

    “所以,我不想和你辩驳,不想开脱。曾泉,是我这辈子最好的一个朋友,不管你信不信。他待人真诚,他平易近人,他,是个重感情的人。你责怪他辜负了你们的婚姻,是的,你们婚姻的失败,走到今天这样子,他有责任,可是,你,难道就没有责任吗?”苏凡道。

    方希悠,不语。

    孙夫人看着苏凡。

    “你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在感情方面尤为如此。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对他那么冷漠?为什么在他需要你的时候,你躲的远远的?他从小失去母亲,他想要的,只是一个家,一个可以让他感到放松的家,一个可以陪伴在他身边的人,一个可以听他说话,分享快乐和忧伤的人。请问,你做到了吗?”苏凡道。

    方希悠的嘴巴,微微张开,却又闭上。

    “你口口声声说爱他,可是,你给他的爱,又在哪里?是的,你尽到你做妻子的职责,你是这么认为的,很多人也都这么认为,你的确做了。你帮助他稳定他的事业,你帮助他拉拢盟友对抗敌人,你是个好妻子,不管哪个男人娶到你,都会很高兴,因为你给了男人很想要的名誉和地位。可是,曾泉,他想要的,不是这些。或者说,他最想要的,始终都只是一个家,一个可以懂得他的人。”苏凡顿了下,道,“他今天和我说,他想要有个人在他身边,不用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这个人觉得是个白痴,不用担心自己的行为会不会被这个人嘲笑,他,只想要有个人在身边。那么,请问你,有没有做到?如果,你没有做到,你又何谈爱他?我是没有你的才能,我承认你是非常优秀的女人,我就算努力一百年,也比不上你。这一点,我们都清楚。可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孙夫人,一言不发,静静喝茶。

    “我不了解自己?”方希悠反问道。

    “你爱谁?是曾泉吗?还是,你自己!”苏凡道。

    方希悠,怔住了。

    就连孙夫人,也都愣了下。

    “你用你以为的爱去对待他,你认为那就是爱,你认为你做的很好,你认为你完美无瑕,可是,你有问过他想要什么吗?或许,我不该在这里说这些都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曾泉他自己也有错。我也没有资格在这里指责你什么,我只是,只是想说,如果你还爱他,如果你们还要继续走下去,作为夫妻一起生活,而不是政治盟友,那就作为妻子去体谅他一下,试着站在他的立场去理解他一下。”苏凡看着方希悠,“当然,正如你所说,我苏凡不是什么好女人,我不光和自己的哥哥暧昧不清,还,还和小叔子绯闻满天飞,我没有资格说你的不是。我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自己身处在你们的世界让你们看起来有多么可笑。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戏,我从小就看了,我知道自己的角色。所以,你可以不用理睬我,可是,你不能这样贬低曾泉,不能贬低那个你以为你爱了一辈子的男人!如果你觉得他这样不堪,你在他身上浪费的这么多年,又怎么算?你又怎么说你自己?”

    方希悠,一言不发。

    “对不起,夫人,让您,让您看笑话了。对不起,我,我也辜负了您的希望!”苏凡站起身,向着孙夫人深深鞠了一躬。

    “你,坐着。”孙夫人道。

    苏凡并没有坐下,站起身,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夫人,我知道您的苦心,您是为了我们好,为了霍漱清好,对于,对于我这样一个朽木,耗费了您的心力和时间,对不起!”苏凡道。

    “你这个傻丫头,说这些,干什么?”孙夫人道。

    苏凡微微摇头,道:“关于曾泉,还有霍漱清,我请您不要把我的错误牵扯到他们的身上,不要因为我的错影响了他们。我的错,我会承担,不管您怎么处罚我,我都会接受。可是,曾泉和霍漱清,他们,都没有——”

    “你别说这些了,迦因。”孙夫人打断苏凡的话,“关于你们的事,我会和首长如实报告。至于你——”

    方希悠望着孙夫人。

    孙夫人看着苏凡,道:“什么都别想了,继续你的工作吧!”

    “夫人——”方希悠道。

    “希悠,你也给我听好了。”孙夫人道。

    方希悠望着孙夫人。

    “今天在这个屋子里说的话,不许再传出去。你们两个,谁都不许说。我会跟首长谈的,除了他,我也不会再跟第二个人说。今天的话,说完了,就完了,以后,你们两个,谁都不许提起,听明白了吗?”孙夫人道。

    “是!”方希悠和苏凡应声。

    “迦因先坐下。”孙夫人道,苏凡便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不管将来如何,你们两个的恩怨,到今天为止!如果你们还当我是你们的夫人,当我是长辈,就必须听我的,到此为止!出了这个门儿,过去的一切,全都过去了。你们两个是爱也好恨也罢,到此为止。今后,你们两个,只能是泉儿和漱清的妻子,是曾家的儿媳和女儿,你们的职责只有一个,就是辅佐你们的丈夫走到他们能够到达的最高点。如果你们还是继续在你们的小恩怨里面继续纠缠,互相猜忌互相拆台,”孙夫人说着,顿了下,“我不会手软的!我要的,就是我们整个集体团结一致,个人恩怨,必须服从组织意愿。你们两个,听明白没有?”

    孙夫人的声音很严厉,方希悠看了苏凡一眼,应声道:“听,明白了!”

    “迦因呢?”孙夫人道。

    “我,明白了。”苏凡道。

    “好,今后要是让我再听到你们两个不和的消息,到时候,可就不是今天这么喝茶聊天了!”孙夫人道。

    “是!”两人应声。

    “好了,你们两个都回去吧!”孙夫人道。

    两个人站起身,跟孙夫人道别,依次走了出去。

    屋里,孙夫人长长地叹了口气,叫了声“来人——”

    第三秘书赶紧推门进来。

    “跟首长那边打个电话问一下什么时候有时间,就说我有重要的事和他说。”孙夫人道。

    “是,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