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7章 值得欣慰的事
    就这样,霍漱清拥着她在更衣间里站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们先去沙发上坐着聊会儿,你跟我说说发生什么事了。”

    苏凡盯着他。

    “看你这么难过的,我要是再不问,还算是男人吗?走吧。”他说。

    苏凡没办法和他说,她不知道要是让他知道了方希悠说的那些话,他会怎么想。可是,如果不让他知道方希悠对她的怨恨,万一方希悠迁怒于他呢?毕竟方希悠说过是曾泉让位给霍漱清的。

    夫妻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霍漱清又起身给两个人倒了两杯水端了过来,递给苏凡。

    “去夫人那边说了要去回疆的事了吗?”霍漱清问。

    苏凡点头。

    “夫人怎么说?”霍漱清问。

    “她说没关系,在回疆好好干,这边的事,过段时间还是要过来看看的。”苏凡道。

    霍漱清“哦”了声。

    “我觉得有点对不起夫人,她特意给了我机会,我却——”苏凡道。

    “夫人说的也有道理,你得先在回疆做出成绩,别人才会信服你,而且,这个过程中好好锻炼一下你自己,将来处理其他的问题的时候,你也不至于会手足无措。”霍漱清道。

    苏凡不语,端着水杯子喝了口水。

    “还,有什么?”他问。

    “哦,我妈说要不咱们把孩子们留在这里,她来照看。”苏凡道。

    “你,怎么想?”他问。

    “我,”苏凡顿了下,“我妈说咱们两个忙,没有足够的精力照看孩子,这也是实情。可是,我哥跟我说,他觉得孩子们还是跟着咱们更好一点,让他们脱离京城的这个圈子,对性格的培养和世界观的培养更好一些。”

    “别人怎么说,都只是建议,关键是,你怎么想。”霍漱清道。

    苏凡看着他,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妈一个人在家,孩子们在的话,她也不会孤单。可是,要是把孩子们留下来,她也就没什么自由了。”

    “是啊,照顾孩子是很耗心力的事。现在你妹妹回来了,你妈也就不会孤独了。咱们还是把孩子们带走吧!不过,等过完年再说。你说呢?”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

    “还有呢?”他问。

    苏凡不语。

    “丫头——”他拉着她的手,苏凡注视着他。

    “我们是夫妻,夫妻就是一体的——”他说。

    是啊,他们是一体的。

    方希悠恨她,方希悠对霍漱清的上位不满,这些事,如果霍漱清不知道,万一,万一方希悠做了什么对霍漱清不利的事怎么办?

    害人之心不可有,可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方希悠针对她就算了,不能让方希悠针对霍漱清!

    “其实,有件事,我和你说了,你——”苏凡道。

    “你说吧,我知道该怎么处理。”霍漱清道。

    苏凡想了想,开口道:“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和我哥这次的排位变化,是我哥,让给你的吗?”

    霍漱清看着她,道:“你,听谁说的?”

    “你先回答我!”苏凡道。

    霍漱清沉默了片刻,开口道:“这件事,是组织的决定,不是我和曾泉两个人互相谦让就可以的。”

    苏凡呼出了一口气,果然是这样。

    “可是——”霍漱清的这两个字说出口,苏凡,愣住了,看着他。

    “在首长做出这个改变的时候,曾泉,他,很配合。”霍漱清道。

    “你,你的意思是——”苏凡问。

    “虽说这是组织的决定,可是,曾泉在接受这个决定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坚持和争辩,他,他很爽快的接受了。如果说他,他抗拒了,或者说不支持这决定,事情不会这么顺利。”霍漱清道。

    “为什么?”苏凡问。

    “首先,你们家和方家,特别是方家的情绪会有波动,曾泉是心甘情愿接受的,那方家的情绪也会平稳一些。到现在为止,我没有听说方书记和首长表达过任何的不满。其次,在我们组织内部,有不少人是曾泉的支持者,毕竟曾泉的身份在那里摆着,他接班的可能性是很大的。”霍漱清道,“如果曾泉对他的支持者泄露一点点的不满的情绪,我们这个组织也会出现裂痕。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个组织一直以来都没有说因为我和曾泉的共同存在而发生混乱吗?”

    苏凡摇头。

    “因为我支持曾泉,曾泉也支持我,我们两个人之间没有嫌隙。只要我们两个人没有互相猜忌,对手想要挑拨我们制造矛盾,那根本就是徒劳。首长和你父亲,还有方书记,甚至包括希悠爷爷,都是赞赏我们两个的关系的。自古以来,长城都是从内部攻破的,在我们如今这样大敌当前的时候,自己人绝对不能乱。这是最基本的。而这方面,首长他们是不担心的。我和曾泉不会内斗!”霍漱清道。

    苏凡微微点头。

    可是,听霍漱清这么说,她有点欣慰,却又同时担忧起来。

    他和曾泉是没有矛盾,可她和方希悠——

    夫人说,两个家庭,如果女人不能和平相处,这两个家庭也很难会和平下去。何况现在他们是大敌当前,就像霍漱清说的那样,现在是他们的关键时刻,一旦她和方希悠之间的问题持续下去不能解决,那么——

    首长是不担心霍漱清和曾泉的,可夫人是担心她和方希悠的。

    “那现在这样改变之后,是不是意味着我哥不能做首长的继承人,而变成了你?”苏凡问。

    霍漱清摇头。

    “不是吗?”苏凡问。

    “你,想要那个位置吗?”他问。

    苏凡摇头,道:“我无所谓,不管什么位置都无所谓,你只要做你自己的事就好了。那些东西,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

    霍漱清看着她。

    “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你,只要你实现你的梦想,做你想做的事,我就很开心了。”苏凡道。

    霍漱清轻轻拥住她,亲了下她的额头。

    “可是我不明白。”她说。

    “不明白什么?”霍漱清问。

    “不明白这次改变是为了什么,改变的结果又是什么。”苏凡问。

    “实际上,这次改变,只是把整个集团的优先考虑放在了我的身上,要先让我上,保证我顺利,然后再是曾泉。而不是说,我就是首长的继承人,曾泉不是。将来,到底谁来坐那个位置,很难说。”霍漱清道。

    苏凡“哦”了一声。

    “实际上,这个调整,只是为了保护曾泉,最根本的就是为了保护曾泉。曾泉自从正式走出来以来,这些日子,短短的这些日子里,他就遇上了那么多的意外。如果不把他保护起来,将来很难保证他会顺利走到最后。”霍漱清道,“要想走到最后,能力重要,可是,最重要的是,得活着,你说是不是?如果命都没了,这个安排那个安排,还有什么意义?”

    原来如此!

    首长的内心里,更偏心的还是曾泉,就像颖之姐说的那样。

    “可是,这么一来,这么一来,你不就危险了吗?”苏凡紧张地抓住霍漱清的手,道,“我哥经历的那些事,不就——”

    “这也是我要和你认真强调的一点,丫头。”霍漱清道。

    “什么?”苏凡问。

    “从现在开始,安全部门会有一个专业的团队负责保护我们一家人的安全,包括我,也包括你和孩子们在内。你的活动可能会受到限制——”霍漱清道。

    “我哥之前也是这样吗?”苏凡问。

    霍漱清摇头,道:“之前是有人在保护曾泉,可是,因为发生的事太多了,首长对安全这方面很担心,就加强了对咱们一家,还有曾泉和希悠的全方位保护。所以,以后,你的行动需要提前报告,还有你的电话和电子邮件,以及手机上所有的网络通讯都会被监控——”

    苏凡,惊呆了。

    “这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霍漱清道。

    苏凡,沉默了。

    “刚才我和安全部门的人开了个会,他们已经挑选好了所有的人员,有些人已经出发去了回疆,替换咱们家里的警卫。”霍漱清道。

    苏凡“哦”了声。

    霍漱清说着,握住她的手。

    “丫头,我知道让你一下子适应现在的情况很难,实际上,我的心里,也,有些不安。”他说着,叹了口气。

    “不安?”苏凡问。

    他点头,松开她的手,背靠着沙发,道:“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我,说实在的,我从没想过我会走到今天的这一步,从没想过。”

    苏凡看着他,握住他的手,道:“你以前不是说你也有梦想吗?你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可以去实现自己的梦想,难道,不好吗?”

    “好啊,怎么会不好呢?男人都喜欢权利,我要说我不喜欢,那是假的。可是,对于我来说,现在的压力和责任,比其他一切都要重,我已经没有心思和精力去想别的事了。”霍漱清道。

    苏凡靠着他的肩,道:“这是无可避免的。”

    “是啊,我知道。”他说,“就是偶尔想起来会,会,没有自信。”

    苏凡愣住了,坐起身,望着他。

    他也看着身边的妻子。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资格和能力去承担那样的责任,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达到首长和大家的期待,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霍漱清道。

    苏凡抬手,手指轻轻贴在他的嘴唇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