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0章 是你们的心魔
    “你说,是我的臆想?”方希悠问道。

    霍漱清点头,道:“就像我刚才和你说的留白一样,不懂的人一眼看过去,看到的是肉眼可见的笔墨勾勒的山石,可是,只有真正懂得的人,评价你这幅画到底是上乘之作,还是可弃之物,看的,是留白,只有你的留白,才是你画作真正的高明之处,才是真正见作画者水平的地方。人和人之间的交往也是一样。你看着他们在那里说话,你看到的是表情,是动作,表情也许是很愉悦很开心的,你就会生气。可是,如果你想想你看到的情形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曾泉和苏凡说话会很愉悦,和你,就不会?这背后,希悠,并不仅仅是过去他对苏凡的那份感情。说实在的,要论感情,我并不认为曾泉对苏凡的感情,或者说爱情有多深——”

    “难道还不够深?他为了苏凡这样对我,难道还不够?”方希悠打断霍漱清的话。

    霍漱清点头。

    “你,我真不知道该说你傻,还是你——”方希悠道。

    “就你对曾泉的了解,你告诉我,当初在云城,在他救出苏凡后,他不会把苏凡藏到哪里,然后等他和你结婚了,等风声不那么紧了,就和苏凡在一起生活吗?”霍漱清道。

    方希悠,怔住了。

    “这种事,我相信他是可以做到的。绝对可以!如果他想要做,他绝对会做到。同样的,他也会把和苏凡有关系的话,利用他父亲的权利,彻底打垮,让我没有机会升迁。因为他很清楚,只要我升迁,只要我继续往上走,我就有能力保护苏凡,不会让他把苏凡夺走。”霍漱清道,“你说,是不是这样?”

    方希悠,沉默了,一言不发。

    “希悠,我今天找你,不是为曾泉辩驳什么,也不是为苏凡开脱。即便他们之间是清白的,可是,他们的行为,的确是让你受到了伤害。我和你说这些,只是想劝你,冷静一点。”霍漱清说着,定定看着方希悠。

    而后面的四个字,他特别加重了语气。

    “你劝我冷静?难道这些年,我还不够冷静吗?我非要——”方希悠道。

    她想说“我非要捉奸在床才算吗”,可是,她没说出来,毕竟这话,让霍漱清也会很难堪。

    “我很感谢你这么多年对我们一家人的关照,希悠。”霍漱清道,“特别是苏凡受伤昏迷之后,你帮了我们很多。这一点,我霍漱清是不会忘的。”

    “都过去的事了,说那些做什么?”方希悠喝了口茶,道。

    方希悠端着茶杯,看着他。

    “希悠,我知道你恨苏凡——”霍漱清道。

    “她和你说的?她就是喜欢告状!”方希悠冷笑了下,道,“在男人面前可怜兮兮的流眼泪告状,说别人欺负她,说自己有多委屈,然后你们就觉得她很可怜,觉得她需要保护,觉得——”

    “你错了,她,没有跟我说什么。”霍漱清道。

    “那就是我在污蔑她咯?”方希悠道。

    “苏凡她有缺点,同样她也做了错事。这些,我不否认。曾泉也是一样,我同样不否认。”霍漱清说着,顿了下,“我,很欣赏你,希悠。”

    方希悠,愣了下。

    “你是个很有才华的女人,有才华,有能力,有勇气。有些时候,我也会觉得自己没办法比得上你。”霍漱清道。

    “你客气了,漱清。我比你,差远了。如果我比你优秀的话,他们就会选择我,而不是你。”方希悠说着,苦笑了下。

    霍漱清微微摇头,道:“我说的是事实,这一点,苏凡,还有曾泉,大家都很清楚。你帮了曾泉很多,我知道,曾泉,他也很清楚。”

    “他知道吗?”方希悠苦笑了下,道,“他的心里眼里,只有苏凡,怎么会知道我做了什么?”

    霍漱清,沉默了。

    “漱清,我,有时候很恨他,你知道吗?我,恨阿泉,我恨他为什么永远都看不到我难过,永远都看不到我,我为他做的事,只是,只是记着我没有做好的,我没有——”说着,方希悠眼里的泪水,不可控制地涌了出来。

    霍漱清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哭。

    也许,哭出来会好一点。

    “我知道他们的事,并不全怪迦因,真的,我都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可是,我就是没办法咽下这口气,我——”方希悠说着,望着霍漱清,“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方希悠捂着脸,哭了起来。

    霍漱清递给她一张纸。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要我不要多想,看见他们做什么,不要多想,可是,我怎么能不多想?他是为了救苏凡才和我结婚的啊!他不是因为爱我才结婚,是为了,为了苏凡!”

    方希悠一边擦着泪,一边又是泪流满面。

    霍漱清一言不发,给茶壶里添了水,重新给两个人倒进杯子里。

    “你说我应该庆幸苏凡是他妹妹,因为是他妹妹,他无法做越轨的事。这些话,我懂,我爸也和我讲过,以珩也说过,可是,身体没有行动,你知道他心里没有想过吗?他难道就没有想过和苏凡私奔,或者做点别的什么事吗?”方希悠道。

    霍漱清,依旧不说一个字,静静喝茶。

    “我没有办法原谅他们,我不能原谅阿泉他总是把迦因排在我前面,我不能原谅他——”方希悠道。

    “你恨苏凡多一点,还是杨思龄?”霍漱清打断方希悠的话,问道。

    方希悠眼里的泪,突然止住了,盯着霍漱清。

    “是苏凡吧!我猜应该是苏凡,对不对?”霍漱清道。

    “是!”方希悠答道。

    “杨思龄虽然生了个他的孩子,可是用了非正常手段,而且你很清楚曾泉对她没有感情,所以,杨思龄的存在对你没有威胁,不会影响到你和曾泉的感情,就算是杨思龄活着。可是,苏凡,就是一个定时炸弹,是吗?”霍漱清道。

    方希悠点头。

    “那我们回到之前我说的那一点,就是为什么曾泉会喜欢和苏凡在一起聊天。他们在一起,就是聊天,是不是?”霍漱清道。

    方希悠擦去脸上的泪,点点头。

    “因为曾泉觉得苏凡会听他说话,苏凡不会让他感到压力,他和苏凡在一起会很放松,他可以不用去考虑所有的争斗,不用去考虑他是谁。”霍漱清说着,方希悠盯着他。

    “曾泉他从小背负了太多的期望,再加上他父母感情不好,母亲早逝,让他很缺乏安全感,内心没有安全感,没有依靠。你们从小一起长大,这一点,你很清楚,是不是?”霍漱清道。

    方希悠慢慢点头。

    “这些年,他的压力增大,首长把他正式列为继承人虽然只是最近的事,可在这之前,从曾泉步入政坛开始,这件事几乎就出现了。这一点,你知道的吧?”霍漱清道。

    “是,我爸以前和我说过,首长就是这么打算的。”方希悠道,“所以,他们才支持我和阿泉结婚,首长和阿泉爸爸,他们才是真正推动我们婚姻的人。”

    “曾泉他还年轻,我不知道他过去是不是有考虑过这件事,可是,当这件事,这个任务压到他的肩上的时候,他就会很,很辛苦。他需要一个人让他放松,让他忘记这一切,哪怕只是暂时。”霍漱清道。

    “他这是逃避!”方希悠道。

    “是逃避,没错。我们每个人都有想逃离的时刻,从现实的琐碎和压力之中逃离,哪怕只是片刻的逃离,我们也想要逃离一下,让自己的大脑放松,让自己,可以说,变成白痴。”霍漱清道,“要不然怎么会有桃花源的传说呢?人,自古以来就是如此。”

    方希悠不说话了,端起茶杯,慢慢喝着。

    “我当初和苏凡在一起的时候,是因为苏凡给了我一个家的感觉,让我,很安心,很放松,我不用去想工作,不用去想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只有和苏凡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这样。曾泉,也是如此。”霍漱清道。

    方希悠看着他。

    “这,也许就是她的能力吧!她可能天生就是一个让人感到温暖的人。我想要这样的温暖,曾泉,也是一样。”霍漱清道。

    方希悠,一言不发。

    “因为我这样想了,所以我就和苏凡在一起了,和她结婚,一辈子都在一起。曾泉,他内心里也一直在寻找这样的一份温暖,他也需要把这样的温暖带到他的家里,让他可以时刻感受到。”霍漱清说着,顿了下,“希悠,我不会指责你,我也不会评判你什么。我和你说这些,是作为,我们是朋友的立场,我希望你成为这样的一个人,成为让他只要觉得累就会想到的人。这样,你们的这个家庭,才会永远幸福下去,他的心,才会永远都在你的身上。”

    方希悠,愣住了。

    “你需要一个倾听你心声的人,他也需要。那你们两个人,为什么不能为对方成为这样的存在呢?”霍漱清道,“婚姻,每个人的婚姻都会有问题,都会遇到问题,可是,我还是坚持那句话,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你要想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就要让他的心永远都在你的身上。这很容易做到,只要两个人,坦诚相待,两个人为彼此思考。当然,我这话,是针对于曾泉这样自律的男人,他,还是很自律的,是不是?在外面没有半个红颜知己。”

    方希悠叹了口气。

    “希悠,苏凡,不是你们的问题,你们两个的问题,是你们自己,是你们的心魔。当然,苏凡也做了不合时宜的事,造成了你的误会。可是,正因为造成误会的人是苏凡,你和曾泉,还有机会重来。”霍漱清道,“不要让你再重复你母亲一样的悲剧,希悠!”

    方希悠望着霍漱清,良久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