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1章 没有谁会一帆风顺
    离开方希悠的茶社,霍漱清接到回疆那边的电话,去某部委特意了解了一下回疆项目的批复情况。而方希悠,则回去了爷爷家里。

    到了爷爷家,母亲和大姑,以及姬云期都到了。爷爷今天精神很好,几个人在茶室里坐着聊天。

    “忙完了?”等方希悠进门,母亲便问。

    “嗯。”方希悠应声。

    “你带着云期去玩玩儿吧,她在这里跟我们坐着,以及无聊死了。”大姑笑着道。

    “您知道无聊,还非拉着云期在这儿啊?”方希悠道。

    大姑笑着,爷爷便说:“要是云期不在更无聊,云期还能给我讲几个笑话听听。”

    方希悠笑了,道:“那我也坐在这里听几个好了。”

    “你可饶了我吧!要知道来外公这里,我已经把彻夜背下来的笑话都讲完了。你再让我讲,我脑袋可就要喊救命了。”姬云期对方希悠道。

    屋里的人都笑了。

    姬云期年纪小,性格又活泼,在方家这个有些沉闷的家庭里,姬云期是一道亮丽的光,走到哪里都能让人开心起来。

    “泉儿走了?”爷爷问方希悠。

    “嗯,去沪城办交接了。”方希悠道。

    方爷爷微微点头,对方希悠道:“你推我出去透透气吧!让你妈她们先聊。”

    方希悠便放下手包,赶紧站起身。

    大家也都知道爷爷这么叫方希悠出去,肯定是有事情谈的。

    方希悠推着爷爷的轮椅走出了茶室,爷孙二人在长长的走廊里。

    “关于泉儿的事,你就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爷爷问。

    “这是组织的决定,我能说什么?”方希悠道。

    爷爷看了她一眼,道:“有什么话就说出来。”

    “他犯了错,是应该被惩戒一下,要不然其他人不会放过他,也不会放过首长。”方希悠道。

    “你知道就好。”爷爷道。

    “可是——”方希悠道。

    “你担心这么一来,他就没机会了,是吗?”爷爷问。

    “嗯。”方希悠道,“资源毕竟是有限的,给了漱清,阿泉能分到的——”

    “有爷爷在,还怕亏了他吗?”爷爷打断方希悠的话,道。

    方希悠的脚步,停住了。

    爷爷看了她一眼,道:“你心里想的什么,爷爷很清楚。泉儿年纪太轻,经历的波折不够多,想要坐上那个位置,没有一颗钢铁一样的心,是没办法承担重责的,我们不能对不起全国人民。”

    “我明白,只是——”方希悠道。

    “迦因现在风评很好,我建议你还是离开京里,跟着泉儿一起去荆楚任职。”爷爷并没有继续方希悠的话题,说道。

    “他未必想要我去。”方希悠说着,推着轮椅继续往前走。

    “你这个倔孩子!难道真想让他在外面给你弄个孩子带到你面前?”爷爷道。

    方希悠噘着嘴。

    “别再拖了,如果你连个孩子都没有,将来的事业怎么继承?”爷爷说道,“这件事,不是你们的私事,是政治任务,你必须完成。至于你们两个的关系,有个孩子,说不定也就缓和了。”

    “我不是那种用孩子去绑住男人的蠢女人!”方希悠推着轮椅,慢慢走着,道。

    “愚蠢,还是聪明,难道只有一种界定吗?”爷爷说道。

    方希悠不语。

    “现在看来,不仅是泉儿需要历练,你也需要。”爷爷道,

    “爷爷——”方希悠停住脚步。

    “我会给夫人打电话说的,让她暂停你的职务,你还是和泉儿一起去吧!”爷爷道。

    方希悠顿了片刻,道:“您也觉得迦因做的比我好吗?”

    爷爷叹了口气,道:“你觉得她是你的对手?”

    “难道不是吗?”方希悠道。

    爷爷转过头,看着她。

    方希悠便走到爷爷面前,坐在廊下的美人抱上,道:“您要批评我,就批评吧!”

    “我不想批评你,我一直都认为你是这个世上最聪明剔透的一个女孩子,我认为你会有能力掌控你的生活和前途,可是这些年,”爷爷顿了下,“希悠,一个人,不管是谁,她真正的对手,只有自己。没有人可以打倒你,只有你自己可以。这个简单的道理,你会不明白吗?”

    方希悠不语。

    “如果把你和迦因放在一起比,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会有一个肯定的答案,谁都看得清楚迦因无法和你相比。可是,你从小过的太顺利,你的生活从来都没有波折,除了你在泉儿这里碰了钉子,你想想你这辈子有什么东西是你想要而没有得到的?”爷爷道。

    方希悠,沉默着。

    “没有人的一生可以一帆风顺,既然你遇到了唯一一件为难的事,就想办法去克服,解决这个问题。一味把过错推到别人身上,有用吗?”爷爷的语气很严厉。

    方希悠,一言不发。

    “做大事的人,要有大的胸怀。特别是要想坐上那个位置,需要包容的实在太多。你不止是要别人服从你顺从你,很多时候,你还要包容那些不同意你不支持你的人,甚至是反对你的人。”爷爷道。

    “我已经容忍了她太多了。难道您要我跟个小媳妇一样,受了委屈也要赔笑脸?”方希悠道。

    “什么叫忍辱负重,什么叫韬光养晦,你不懂?”爷爷反问道。

    方希悠,闭上了嘴巴。

    “从现在开始,你和泉儿一起去荆楚,深入基层,好好去磨炼性子。你不用和迦因比什么,只管做你自己的事。如果你的眼光只是在迦因身上,那么你也就不用考虑和泉儿一起干什么了。”爷爷说着,按下轮椅的按键,轮椅从方希悠脚边走了过去。

    “我明白,爷爷。”方希悠道。

    爷爷停下轮椅。

    “我明白了。”方希悠站起身,望着爷爷的背影,“我不会输给任何人,我方希悠,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

    “先学会做人,再去学做事!”爷爷说完,轮椅就继续往前了。

    他的一位秘书在前面的拐角处站着等待方首长,等轮椅过去,便主动推着轮椅,根据领导的指示离开了。

    方希悠坐在原地,久久不动。

    风,吹动着她的长发,夜晚,越来越冷了。

    “干嘛呢?”一个声音从身边传来。

    是姬云期。

    “吹会儿风,清醒一下。”方希悠道。

    姬云期坐在她身边,看着她。

    “荆楚是个好地方呢!战国七雄,出过霸王,近代又有武昌起义——”姬云期道。

    “还有樱花最美的武大,你忘了?”方希悠道。

    姬云期笑了下,道:“我还想着明年靠你的面子去那校园里赏樱呢!怎么样,给不给我机会?”

    “你一个人?”方希悠问。

    “我怎么会一个人?”姬云期说着,指着自己的小腹。

    方希悠笑了。

    “我其实很害怕怀孕做妈妈的。”姬云期道。

    “因为你妈妈的缘故?”方希悠问。

    姬云期点头,道:“我家那个样子,我就很怕自己将来是不是也不能给孩子一个很有爱的家庭,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个好妈妈,所以,我一直都很害怕。不是说原生家庭对一个人成年后的家庭都会有很大的影响吗?你看看我那个家,我哪儿还有胆子生孩子?”

    方希悠看着自己这个小嫂子。

    “从我知道自己怀孕那一天起,我就一直在这么担心,有时候做梦都还会梦见我家里的人,每次都是被吓醒,真的,一身汗。”姬云期说着,苦笑着看着方希悠。

    方希悠揽住姬云期的肩。

    姬云期握住方希悠的手。

    “你和我哥说过吗?”方希悠问。

    姬云期点头,方希悠便问:“他说什么了吗?”

    “他说让我不要把原生家庭看的那么重,我们的生活,我们的人生,还是要我们自己来把握的。”姬云期道。

    “是啊,要自己把握。”方希悠叹道。

    姬云期看着方希悠若有所思的样子,道:“过去对我们的人生肯定会有影响,只是,我们好像一直都太放大这些影响了。”

    方希悠愣住了,看着姬云期。

    姬云期笑了下,道:“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和我一样经历那样的童年和少年,和我一样拥有那种家庭,所以,我会把我想要的家的模样带给我的孩子。我是可以做到的,你说呢?”

    方希悠点头。

    “你,也可以的!”姬云期却对方希悠道。

    方希悠呆呆地看着姬云期。

    “我们还年轻,我们都有时间和机会的。”姬云期看着方希悠,道。

    方希悠看着姬云期,良久,不语。

    夜色,降临了这个世界。

    方希悠和自己的家人团圆着,苏凡和霍漱清也同自己的儿女团圆了,只有曾泉一个人在浓烈的夜色下,乘车返回了这个临时的家。

    家里并不是漆黑一片,保姆还给他亮着一盏灯。

    他下了车,站在院子里,看着从玻璃窗里透出来的灯光,久久不动。

    很快,他就离开这里了。

    原以为会在这个地方多住两年的,可是没想到这么快就离开了。

    其实这也很正常,他本来就是这样的工作,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来来去去,一个个住处,也只能是一片可以挡风雨的屋檐而已。他需要的,或许也就只是这么一个屋檐。至于别的,至于那万家灯火里的温暖,或许,只是他眼里看过无数遍的风景。

    推开门,他深深叹了口气。

    “你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