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2章 料理后事
    曾泉愣住了,看着眼前给自己开门的人。

    “你?你怎么——”他问道。

    “你入职的时候我过来了的,现在你要调走了,我要是不过来,别人还以为你是被贬职的。”方希悠说道。

    曾泉没说话,走了进来,他的秘书也跟着进来,给曾泉拿着东西。

    “夫人晚上好!”秘书道。

    方希悠淡淡笑了下,道:“你先别走,等会儿我还有话问你。”

    秘书小岑心里愣了下,却忙陪笑道:“是,夫人。”

    “你晚饭吃了吗?”方希悠问曾泉道。

    “嗯,吃过了。”曾泉脱下外套,秘书刚准备去接,就看方希悠去接了,便站在一旁从方希悠手里接过曾泉的外套。

    “你呢?”曾泉问方希悠道,“这么晚过来——”

    “我晚上在爷爷家吃的饭,我妈和大姑,还有云期都过去了。”方希悠道,“哦,对了,爷爷让我把这个带过来,送给覃书记。”

    曾泉没明白,就看方希悠走到餐厅,从桌子上拎了一盒茶叶过来。

    “这是前些日子别人送给爷爷的一盒冻顶乌龙,他让咱们送给覃书记。”方希悠道。

    曾泉一看到东西就明白了方爷爷的意思,覃春明喜欢茶,徐梦华老家就是有茶园的。

    “明晚咱们请覃书记和徐阿姨一起吃个饭,把这个送给他。”方希悠道。

    “嗯,我跟他联系。”曾泉道。

    “现在就联系吧!免得人家明天有了安排。”方希悠道。

    曾泉便拿起手机,给覃春明拨了过去。

    覃春明还没有回家,接到曾泉的电话,便笑着说:“还是我来请你吧!你要走了,我总得送你一下。”

    “谢谢您,覃叔叔。”曾泉道。

    “别客气。”覃春明含笑道。

    “那明晚我和希悠一起过去拜望您和徐阿姨。”曾泉看了方希悠一眼,道。

    “希悠也回来了?”覃春明道。

    “嗯,她过来帮我收拾一下东西。”曾泉道。

    “好好好,那就和希悠一来过来吧!也有好一阵子没见希悠了。”覃春明笑着道。

    聊了两句,两个人便挂了电话。

    “他让咱们过去?”方希悠问。

    曾泉点头。

    “那也好。明晚咱们去覃书记家里,其他人就别约了,免得这个时候让人看见了有不好的传闻。”方希悠道。

    “嗯,我已经安排好了。”曾泉道。

    “覃书记家里就只有他们夫妻吗?还是逸秋姐也在?”方希悠问曾泉的秘书小岑。

    “据说是覃书记和夫人,还有外孙女。”小岑道。

    方希悠“哦”了声,微微点头,道:“我明天出去给娇娇也买一份小礼物,到时候一起带上。”

    曾泉没说话,保姆便给他端来一杯热茶。

    “市里有什么传闻吗?关于曾市长的调动。”方希悠问小岑道。

    曾泉没想到方希悠会问这个,看了方希悠一眼,又看向秘书,小岑也看了他一眼,忙对方希悠道:“也没太多,主要就是说曾市长待的时间太短——”

    “除了这个呢?”方希悠问。

    “除了这个,就是一些猜测,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小岑吞吐道。

    “今天晚上,你让你的人开始在各个机关里传一个消息——”方希悠对小岑道。

    曾泉看着方希悠,小岑也是在心里愣住了的。

    没想到曾夫人真的是这样事无巨细的人,曾市长已经听到了那些非议和传闻,可是没有在乎,他身为秘书也想替领导解决这个麻烦,可领导没发话,甚至领导都表示了“无所谓,就这样吧”的意思,他一个秘书能画蛇添足吗?现在曾夫人这么说,算是在保全曾市长的名声了,免得那些好事者瞎传,影响了曾市长的官声。

    “是,夫人,我这就去安排。”小岑听完方希悠说的话,忙应声道。

    “现在去吧!越快越好!”方希悠道。

    小岑看向领导,见曾泉没说话,只是摆摆手,就赶紧告别离开了。

    “明天我会和沪城商界的女眷们聚一下,已经安排好了。”方希悠对曾泉道。

    “你决定就好。”曾泉说着,站起身,就准备上楼了。

    方希悠看着他的背影,站起身,道:“你不满意?”

    他停住脚步,站在楼梯口,片刻之后,他折身回来,站在她面前,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才说:“对不起,只是,我有点累了,想早点休息。”

    方希悠看着他,没说话。

    “谢谢你过来。”他说。

    她低头,一言不发。

    曾泉静静注视着她,轻轻拥住了她。

    方希悠的心里,猛地震动了下。

    “你一路辛苦了,早点休息吧!”他在她耳边说了句。

    方希悠点点头,他便松开了她。

    “上楼吧!”他说。

    “嗯,我倒杯水就上来。”方希悠道。

    曾泉便先上楼了。

    方希悠静静坐在餐厅的椅子上,良久不动。

    保姆给她端来一杯水,小心地放在她手边。

    “你去休息吧!”方希悠对保姆道。

    “您也早点休息,夫人。”保姆道。

    一楼,只有餐厅里亮着灯。

    方希悠静静坐在椅子上,良久不动。

    二楼的更衣间里,曾泉坐在椅子上,也是一动不动。

    他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就过来,可能真的是来“料理后事”了吧!毕竟他来沪城快,走的也快,的确是有很多的非议和传言。他的智囊团也跟他建议过,要快点解决掉这些对他不利的传闻,否则会影响将来。可是他是无所谓这种事的,人们都是喜欢谣言的,而且很多事又不是他可以说的,过于解释反倒会对他不利。因此他制止了智囊团的行动,却没想到方希悠赶来了。也许是智囊团里的谁跟方希悠通风报信了,要不然方希悠也不会这么着急赶过来。

    一个官员,上任和离任,都是有一定的方式,要有前后的铺垫。特别是到了他这个级别,不能跟风一样来了去了。

    也许,就像霍漱清跟他说的那样,方希悠是最适合做他妻子的人。不管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不管两个人怎么样的冷战,这个事实,好像是改变不了的。

    再加上方希悠带来的方爷爷的那个小礼物,礼物并不怎么值钱——也不是说完全不值钱,方爷爷那里的茶叶,都是贡品级别的,有钱也买不到——背后的意义却是很深远的。这一盒茶叶,看起来是送给覃春明的,实际上,也是敲打他曾泉的。

    方希悠站在他身后,久久没有动。

    看着他的背影,方希悠心里也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那看不见的遥远的距离。

    很多时候,现实的距离,和心灵的距离,并不一致,要不然也不会有什么“同床异梦”这种词出现了。

    “你别担心,爷爷说你很快就会调回来的。”方希悠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嗯,我知道。”曾泉道。

    两个人都沉默了,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真的是,很尴尬。

    过了一会儿,曾泉站起身,对妻子道:“爷爷现在还没睡吧?”

    “没了,他最近一直都睡得晚。怎么了?”方希悠走过来,问道。

    “我要给爷爷打个电话。”曾泉道。

    方希悠愣住了,忙问:“你打电话?干什么?”

    难道是要和爷爷说她做事太多余了?

    曾泉转过身,定定看着她,道:“爷爷的苦心,我怎么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方希悠看着他。

    说完,曾泉便从方希悠身边走过,从床上拿起手机,坐在床边给方希悠爷爷打了过去,方希悠走过来,坐在他身边。

    他是方家最受喜爱的孙女婿,方爷爷从小就喜欢他。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是方爷爷的生活秘书接的。

    “曾市长,晚上好!”秘书道。

    “您好,爷爷休息了吗?”曾泉问。

    “刚躺下,您等等。”秘书赶紧拿着手机,来到老首长面前,“首长,是曾市长的电话。”

    “泉儿吗?”方爷爷问道。

    “是的。”秘书道。

    方爷爷示意秘书扶他起来,从秘书手里接过电话。

    “泉儿?”爷爷问。

    “爷爷,晚上好,是不是吵到您休息了?”曾泉礼貌地说。

    “没有,这会儿还清醒着呢!”爷爷道。

    爷爷的睡前习惯是读书,然后就是听秘书再给他读一遍今天的政情咨要以及一周的简报。而今晚,书已经看完了,躺在床上就是要听简报的时间了。

    “见着希悠了?”爷爷问。

    “嗯,希悠在我身边。”曾泉说着,看了方希悠一眼。

    “有些话,我要单独和你说,让希悠先走开一下。”爷爷道。

    “没事,我去书房。”曾泉说着,就起身了。

    方希悠也没有多想,爷爷肯定是要叮嘱曾泉什么事的。

    而且,也许和他们两个都有关系。

    可是,难道说她只有靠工作才能把自己和曾泉维系在一起吗?

    方希悠坐在床上,长长地叹了口气。

    虽然很讨厌苏凡,可是,她还是很佩服苏凡的,不管做错了什么事,不管怎么愚蠢,都能把霍漱清的心牢牢地握在手里。而她——

    在说话之前,先学着去做一个聆听者。你需要这样的一个聆听者,曾泉也想要!

    霍漱清的话,突然窜上她的脑海。

    他,需要她聆听吗?他想要的,是她,还是,苏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