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3章 低级的错误
    书房里,曾泉拉上窗帘,和方爷爷交谈着。

    “这次让希悠过去,帮你料理一下余下的事,不管将来你再去不去沪城任职,沪城方面的关系,你的保留着。别说你一走,就什么都没了,跟没待过一样。”爷爷说道。

    “是,爷爷。”曾泉应声。

    “还有件事,就是你和希悠的问题。之前你们两个闹成那个样子,我也没说过你们。你们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两个人都有错,我也不偏袒希悠,她有些事是做的是不对。不过,好歹你们也从小一起长大,再怎么不好,大事情上她也没给你捣过乱。你是个男人,能包容就包容她一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希悠的心里,还是为你着想的,只是她的性格就那个样子,你也清楚,指望她改变,也没多少的可能。可你不一样,既然走上了这一条路,什么东西该舍弃,什么东西该留着,你应该很清楚。一个男人,如果总是纠结于情情爱爱不能自拔,还怎么做大事?”爷爷说道。

    曾泉坐在沙发上,闭着眼,听爷爷说完,道:“我明白,爷爷。我知道希悠她为我好。”

    “你知道这一点就够了。你们两个的关系该怎么调和,他们都已经做了太多的工作,我也不想说什么了,你们两个自己看着办。我也批评过希悠了,让她收敛着点。你们还有时间,这辈子还长着呢,慢慢走下去,也不是说完全不能过了,不是吗?”爷爷道。

    “是,爷爷,对不起,我们给您添麻烦了。”曾泉道。

    “我麻烦不麻烦都是小事,你们的事才是大事,别在小事情上栽了跟头。”爷爷道,“这次的事,我会让他们好好善后。只要你们两个能好好走下去,别的,我们都好解决。我相信你,我也不希望你跟你岳父一样犯那种低级错误,你明白吗?”

    岳父的低级错误?

    顾小楠妈妈?

    曾泉的脑海里,立刻就掠过岳父那张脸,记忆,一下子就扎到了顾小楠母亲去世后的时候——

    他以前是并不知道方慕白和顾小楠母亲夏雪的事的,毕竟他是个小孩子,而且岳父的性格是很沉稳的,希悠一直说岳父很刻板,实际上还真的是刻板,也许是因为岳父有个太过强势的父亲吧!一个强势的父亲,一个并没什么深厚感情的妻子,一个沉闷的家庭,这就是曾泉所了解的岳父的私生活。直到有一天,有一天他去岳父家里找希悠的时候,不小心踏进岳父的书房,被看到的那一幕惊呆了。

    岳父是个刻板的人,生活中规中矩,就连情绪也都很古板,极少会有什么波澜,好像从来都没有什么大喜大悲。这就是他所了解的方慕白,当年的白叔,以后的岳父。

    而那一天,岳父一个人坐在书房里,背着光,静静坐着。

    他走进去,还没有来得及问岳父“白叔,希悠去哪儿了”,结果就看见那个高大的背影在慢慢晃动,肩膀在抽动。

    年少的他惊呆了,他赶紧跑到白叔面前,呆呆地盯着白叔。

    那一幕,他永远都不会忘记,他眼里那个坚强的白叔,居然拿着一张照片流泪。

    那张照片,他不知道是谁的,他只知道他从没见过白叔那么难过、那么痛苦。那个高大的男人,在他的眼里,那一刻变得脆弱无力——

    “白叔,您,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他担忧地问。

    方慕白愣愣地看着他,良久之后,才微微摇摇头,把照片装进了衬衣的口袋里,是靠近心脏的那个口袋,装照片的时候,方慕白顺手擦了下湿润的眼角。

    “我没事,泉儿你来了?”方慕白说。

    “嗯,我来找希悠,我们约好了去找颖之的。”曾泉回答着,却还是很担心地望着方慕白,“白叔,您身体不舒服的话,找医生看看吧!”

    “我没事,没事。你去看看吧,她可能在后院。”方慕白和他说。

    等他走到门口,转身再看去,方慕白那高大的背影,依旧坐在那里,却是一动不动。

    直到很久之后,他才知道那一天是夏雪去世的日子,而那张照片上的人,就是顾小楠的母亲夏雪。而自那一天之后,每一年的那一天,方慕白都会沉默无比,夜晚到来之后,便会一个人在书房里静静坐着,独自一个人,一坐就是一整夜。

    也许,人这一辈子,或迟或早,都会遇到一个让自己心动的人吧!

    如果可以牵手一生,这辈子也就没有白活了。可是,如果不能呢?如果没有这样的幸运呢?

    就不要再犯错了吗?就像岳父一样,不要犯那种低级的错误吗?

    可是,生而为人,又岂是一句两句是非对错可以简单说的清楚的?人生,哪有那么多的理智去解决所有的问题?人,又不是机器啊!

    曾泉的面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一天岳父颤抖着的背影,似乎又看到了岳父脸上那难以言说的悲苦和无奈。可是,瞬间之后,岳父的那张脸就变成了他的。

    他静静坐着,看着那个自己,良久不语。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也不多说了,你好自为之。”电话里传来爷爷的声音,虽然苍老却依旧中气十足的声音。

    “是,我知道了,爷爷,您早点休息。”曾泉答道。

    “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说完,爷爷就挂了电话,曾泉也按掉了手机。

    书房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曾泉看着墙角的黑暗,许久不动。

    方爷爷的话很清楚,现在他只有眼前的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和方希悠做夫妻,然后好好工作。至于婚姻里的温度,至于两个人的理解和关怀,那都是次要的,可以抛弃,不用考虑的了。早该这样了,不是吗?自从他选择了这条道路的那一天起,就该灭了所有的幻想,就该活着大家希望的样子——

    我也不希望你跟你岳父一样犯那种低级错误!

    方爷爷的话,猛地又窜出了他的脑子。

    他是了解方爷爷的,那样的城府和手段,为了让儿子回家,可以对一个无辜的女人——

    曾泉的脊柱,瞬间就冰凉了。

    希悠是方家的掌上明珠,方爷爷一直没有过问他和希悠的事,几乎很少说他们两个,即便是上次闹到离婚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而现在,方爷爷说出那样的警告,警告他不要像岳父一样犯错。那是,什么意思?

    他的错?

    是苏凡吗?

    方爷爷会为了希悠对苏凡——

    曾泉的手,那只抓着手机的手,不禁,颤抖了。

    方希悠并不知道爷爷和曾泉具体谈了什么,可能就是叮嘱一些工作上的事吧!其他的,还能说什么呢?爷爷是从来都不喜欢管细枝末节的琐事的,她上次和曾泉都闹到离婚了,爷爷也没说过什么,现在更加不会说曾泉了,唯一也就把她批一通,仅此而已。爷爷是心疼曾泉喜欢曾泉的,这一点她很清楚。

    所以,还是别瞎猜了。

    起身,走进更衣间去换衣服,还是早点洗漱睡觉吧!

    睡觉?和他一起睡?

    方希悠回头看着那张宽大的双人床,心里,却顿了下。

    大老远来了,难道又要分房睡?

    等方希悠洗漱完毕出来,曾泉早就洗漱完躺在床上看书了。

    见他没有说什么分开不分开的话,方希悠也就走过去,坐在了床上,拉开被子。

    “和爷爷谈什么了?”方希悠问道。

    “没什么,就是让我好好工作之类的。”曾泉翻着书,也没看她,说道。

    方希悠“哦”了声,道:“我明天跟夫人发邮件辞职。”

    曾泉放下书,看向她。

    “辞职?”他问了句。

    “嗯,我在那边工作的时间也挺长了,想换个环境。”方希悠道,“爷爷说,我现在应该和你一起去荆楚,让我多走走基层,了解一下老百姓的现状。”

    曾泉看着她,良久,才“哦”了声,后面就没再说话了。

    “你不希望我跟你去吗?”她问道。

    “没有,只是,没想到。”曾泉道。

    他从未想过她会跟着自己一起走,自从结婚以来,他一直在外地工作,可她极少和他在一起生活,更别说去他的任地了。不过,当初他刚结婚的时候去了云南那阵子,她也跟着他去待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回京了,一直到他离开,她也没有再去过。后来到了河北,虽然距离京城很近,可家里也一直都是他自己一个人。现在她突然辞职跟着他——

    意外,可是,也没必要拒绝。

    他们,说到底都是夫妻。何况她帮了他那么多,他不能不领情。

    虽然想和她说苏凡的事,可曾泉还是没说出口。

    现在,还有以后,他不会在她面前说苏凡了,不会再提了,再也不会。

    放下书,曾泉起身,静静注视着方希悠。

    方希悠愣住了,道:“你,怎么了?”

    “希悠,有件事,我们是不是该好好计划一下了?”他说。

    “计划?什么事?”她问。

    “我们,应该生个孩子了。”他说着,轻轻拉住她的手。

    方希悠,怔住了,愣愣地看着他。

    在她意外的视线里,他的五官越来越近,直到他吻上她的双唇,直到他剥去她身上的衣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