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5章 他一直都是这样
    曾泉刚洗完澡,推门走进卧室,方希悠就冲了过来。

    “怎么了?”他问。

    “以珩刚刚打电话过来,出事了。”方希悠道。

    “什么事?”曾泉忙问。

    “顾希,顾希在法国——”方希悠赶紧冲进更衣间去换衣服,把事情告诉了曾泉。

    曾泉一听,惊呆了,赶紧也跟着开始换衣服。

    “他怎么没给我打?”曾泉问道。

    “你的手机打了,没人接啊!”方希悠说着,盯着他,道,“顾希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以前她遇上过比这还危险的事,不是都平安过来了吗?现在就怕绑架他们的人另有目的,把那个孩子带回来,那就——”

    曾泉却突然停下手里的动作,转身走向卧室,拿起方希悠的手机。

    “你干嘛?”方希悠追上去问。

    “我给以珩打电话。”他说着,把手机递给她,方希悠便接过手机,帮他解锁。

    曾泉拿起来就直接给苏以珩回拨了过去,很快的,苏以珩就接通了。

    “希——”苏以珩的话还没出来,就被曾泉打断了。

    “是我,具体怎么样?确定是难民干的吗?”曾泉问道。

    “看起来是有组织的难民行为。我已经在飞机上了,法国分公司已经联系了大使馆和当地警方,我马上就赶过去处理——”苏以珩道。

    “以珩——”曾泉叫了声。

    “我在听。”苏以珩道。

    “一定要把顾希救出来,不管付出多大代价,都要保证顾希的安全!”曾泉道。

    方希悠,愣住了,盯着他。

    而电话那边的苏以珩,也是,呆住了。

    一定要把顾希救出来?那bobo呢?

    “阿泉——”苏以珩刚要问,曾泉就说:“顾希是最重要的,一定要保护好她,把她救出来,明白吗?其他的,不用考虑!”

    方希悠,完全,惊呆了。

    “阿泉,我知道,我一定会尽全力把顾希救出来,可是,可是,那个孩子,孩子——”

    曾泉闭上眼,沉默了片刻,道:“那些人的目标很明显就是那个孩子,既然他们想要,就给他们!”

    “阿泉——”电话里的苏以珩和电话外的方希悠同时叫了他一声。

    “不用管那个孩子,保住顾希。这是我的命令,听清楚没有?”曾泉道。

    方希悠,怔住了。

    “以珩,听明白了吗?”曾泉又重复了一遍。

    “我,明白了,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顾希,我一定会救出来,但是那个孩子,阿泉,我也会尽力的。”苏以珩道。

    “嗯,你一路当心,需要我这边做什么,就随时电话。”曾泉道。

    “我知道了,你等我消息。”苏以珩说完,就挂了电话。

    曾泉放下手机,坐在床边,良久不语。

    “阿泉——”方希悠叫了他一声。

    他看了她一眼,把手机递给她,就起身走向了门口。

    “阿泉——”方希悠追上他,“如果那个孩子落到他们手里——”

    “难道要为了那个孩子,牺牲顾希吗?”曾泉打断她的话,回头盯着她,道。

    “没有,只是,”方希悠顿了下,道,“你很清楚那些人抓到那个孩子会怎么做,我们将永无宁日!”

    “那你就更加清楚他们会为了留住那个孩子,可能会对顾希和以珩做什么!”曾泉道,

    方希悠盯着他。

    “他们要的是那个孩子,却把顾希一起抓了,要的就是把顾希当挡箭牌。因为他们很清楚以珩会去救,很清楚以珩会为了得到那个孩子不惜付出一切。”曾泉说着,顿了下,转过身,道,“那个孩子,他们抓就抓了,我们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他们能利用的空间也就变得很有限。可是,绝对不能牺牲顾希!她是以珩唯一的爱人,是我的,妹妹!”

    说完,曾泉就出去了。

    方希悠站在原地。

    她紧紧闭上双眼。

    曾泉,曾泉,妇人之仁!

    可是,他说的没错,顾希是叶家的人,是以珩的妻子,要是顾希有了意外,以珩——

    顾希重要,可那个孩子怎么能落到那些人手上?绝对不可以!

    方希悠拿起手机,给苏以珩重新拨了过去。

    “以珩,你别担心,顾希会没事的。”方希悠安慰道。

    “嗯,我一定会救她,一定!”苏以珩说着,手里的枪却是一遍遍上膛。

    “还有,那个孩子,”方希悠顿了下,“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就尽快给处理掉!”

    苏以珩的手,顿住了。

    “如果要保护顾希,就只有把那个孩子解决了。他们想要,就让他们带个死人回去交差!”方希悠道。

    苏以珩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是为了他才把那孩子送出去的,我这次不会怪你。可是,以珩,这样的事,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方希悠道。

    苏以珩沉默片刻,说了句:“希悠,阿泉他,变了。”

    变了?

    方希悠还没明白,苏以珩那边就挂了电话。

    变了?什么意思?

    他变了吗?对于他来说,顾希不就是比那个孩子重要吗?他的亲人不就是比他的前途重要吗?他一直不都是这样吗?

    别说是顾希的生命这么大的事,就是敏慧的婚姻,他都不愿意让她拿来做筹码。

    他,一直不都是这样的人吗?

    哪里,变了?

    方希悠放下手机,没有再多想,走出了卧室。

    推开书房门,曾泉在里面打电话,她走了过去。

    他是在和霍漱清通话,把刚才苏以珩说的事告诉了霍漱清。

    霍漱清也是没想到对方居然到了这个地步还不收手,追到法国去——

    “你别担心,交给以珩处理会没事的。”霍漱清对曾泉道。

    “嗯,我知道,希望顾希可以平安回来吧!这件事牵连的人太多了。”曾泉道。

    “你,有什么想法没有?我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不能把主动权交在他们手上。”霍漱清道。

    “我想了下,既然他们的注意力到了法国,法国那边交给以珩处理,咱们在这边,就给他们找点事情,牵制一下。”曾泉道。

    “嗯,我也这么想的,你说,怎么办?”霍漱清道。

    方希悠在一旁坐着,听着曾泉和霍漱清商谈。

    曾泉,信任霍漱清,难道真的不仅仅是苏凡的原因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