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6章 非得要这样吗
    与此同时,电话那边,霍漱清和曾泉商量完,就一直坐在书房里一动不动。

    首长想要让那件事马上过去,所以才做出了给曾泉降职的动作,以达到平息风波的目的。可是现在看来,首长这么处理曾泉,并不能把这件事给压下去。对方,还要继续纠缠。纠缠的目的,就是彻底抹黑这边的继承人形象。

    刚才曾泉的建议,倒是不无不可,只是,能达到怎样的效果?霍漱清觉得还不够,曾泉的想法,还不够。

    想了想,霍漱清便把电话给曾泉又打了过去。

    “我想了想,这件事,我们要好好计划一下。打蛇打七寸,必须要让他们知道痛才行。”霍漱清道。

    “那你的意见是什么?”曾泉问。

    “你和爸说一下,我马上去找一下方书记,问问方书记的意见。叶部长那边,你也赶紧联系,如果以珩能在法国抓到那些人受命于国内的证据就最好。”霍漱清道。

    “好,我马上就去做。”曾泉说完,挂了电话。

    “出什么事了吗?”苏凡推门进来,问霍漱清道。

    霍漱清起身,道:“出了点事,我要先出去一趟。”

    说着,他赶紧给方慕白打电话了。

    方慕白晚上还在部里加班,秘书接了电话,听霍漱清有事要见,方慕白便说“我十分钟后回家,让漱清先在家里等一下”。

    霍漱清挂了电话,苏凡便说:“你要去见方部长?”

    “嗯,有点急事,要和他商量。”霍漱清道。

    苏凡“哦”了声,道:“那你赶紧换一下衣服,准备出门吧!天晚了,别着凉。”

    霍漱清便拉着她的手,一起走出书房。

    “念卿好像对咱们要走没感觉。”苏凡说道。

    霍漱清不禁笑了下,道:“是不是感觉很失败。”

    苏凡点头,道:“是啊,真是好失败。这小家伙,太让人伤心了。”

    “小孩子嘛,就是喜欢新奇,老在一个地方待着就烦了。桐桐小时候也一样,我记得有一年我姐夫带着她回姐夫老家,姐姐有事没去,就很担心桐桐在那边能不能适应,天天几个电话问着,结果你猜怎么着,桐桐压根儿就没想她,跟亲戚家的小孩子们玩疯了,完全不想家。”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

    “小孩子就这样,你放开手,他们会长的很快的。”霍漱清道。

    “我就是感觉他们和咱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一不留神就长大了。我到现在还记得念卿刚生下来的样子,还有她刚学会走路的时候的样子。”苏凡道。

    霍漱清停下脚步,看着她。

    “时间过的好快,不经意间,她就长大了。”苏凡道。

    “你是舍不得他们吗?”霍漱清问。

    “也不是说舍不得,就是,额,有时候会感慨一下。”苏凡道。

    他轻轻拥住她,道:“就算孩子们将来会离开我们,我也不会离开你,你呢?”

    苏凡抬头,注视着他。

    他的头发,被风吹动着。

    是吗,不会离开吗?

    “好了啦,别这么肉麻了,赶紧进屋换衣服,别让方部长等久了。”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下,却也没多想,跟着她一起进了屋。

    苏凡便赶紧去更衣间给他找衣服换,因为他现在已经是准备睡觉了的架势,身上穿着睡衣。

    霍漱清看着她,想了想,道:“丫头,出了点事。”

    苏凡愣住了,看着他。

    “什么事?怎么了?”苏凡忙问,“是我哥吗?”

    霍漱清摇头,走到她身边,道:“是顾希,还有那个孩子!”

    苏凡,怔住了,盯着他。

    “顾希?顾希怎么了?她,她怎么了?”苏凡问。

    “你别紧张,以珩已经去想办法了。叶部长也联络了法国方面的人员,搜集情报,解救顾希。”霍漱清道。

    “怎么会这样?到底什么人这么干的?为什么要——”苏凡道。

    “应该还是要把那个孩子抓到手,抓到了那个孩子,就可以制衡和威胁曾泉了。”霍漱清道。

    “是什么人干的,知道吗?”苏凡问。

    霍漱清摇头,道:“大概有眉目,但是没有证据,所以不能确定。以珩已经过去了,希望可以尽快找到顾希他们,把人救出来。”

    “顾希,她不会有危险的吧?”苏凡问。

    “应该不会,那些人的目标是那个孩子,应该不会把顾希怎么样的。”霍漱清道。

    “那,bobo呢?怎么办?”苏凡望着他,问。

    霍漱清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觉得她可怜,可是,现在看来,她要是活着,对曾泉的危害更大。”

    苏凡的身体震了下,盯着霍漱清。

    “看以珩那边情况怎么样再说吧!”霍漱清道。

    说着,霍漱清就接过苏凡手里的衣服,赶紧开始换了。

    “非得要这样吗?”他突然听见苏凡这么说,就看了她一眼。

    “为什么有话不能好好说,非得要这样把人的生命当做游戏一样来玩?为什么——”苏凡道。

    霍漱清起身,走到她身边,拉住她的手,注视着她,道:“这就是政治,残酷冷血,一踏进这个圈子,就变得人不是人鬼不是鬼,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有太多的——”

    “那些人,视生命如草芥,那样的人,怎么可以掌握民众的生死福祉?”苏凡说着,望着他。

    霍漱清,却是说不出话来。

    “我哥从来都没做过伤害别人的事,为什么那些人要这样对他?为什么要这样一步步设计他,这样——”苏凡道。

    “因为,曾泉是首长的继承人,他的肩上担着曾家、方家、叶家,以及孙家的利益,这一点,足以让他成为靶子。这和他有没有伤害别人没关系,只要他在,只要他清清白白在那个地方被人瞩目,只要他还在一步步向前走,那些对手就不会放弃对付他。”霍漱清道。

    苏凡摇头。

    “丫头,我们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手头的事,保护自己的家人,帮助曾泉,明白吗?我们,要一起支撑着他走下去。”霍漱清的双手,抓着她的双肩,道。

    苏凡抬头,泪眼蒙蒙地望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