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7章 你就这么讨厌我?
    “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对谁都好,开朗,他——”苏凡道,“为什么非要——”

    “从他出生就注定了今天的命运吧!他一直都活在命运转盘的中心,不管他是否愿意选择这样的命运,他都只能接受。”霍漱清说着,叹了口气,道,“没有办法。”

    “那么,你呢?”苏凡望着他,问。

    “我?”霍漱清问。

    “你也会变成那个样子吗?”她问他。

    霍漱清,没有回答。

    “我哥,也会变成那个样子吗?”她继续问。

    他,依旧没有回答。

    “我知道你们都有难处,你们都有身不由己,敌人打过来了,我们必须要还击,如果不还击,就是坐以待毙。只是,只是这样子,这样——”她说着,望着他,“霍漱清,我真的很恨杨思龄,我恨她讨厌她,恨她这样对我哥,可是她死了,颖之姐,颖之姐也是很好的人,可她对杨思龄那么做——我也知道她是为了我哥,只是,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要用这样的方法来做事?为什么要这样呢?难道只有这么做,才能解决问题吗?只有这样——”

    霍漱清拥住她,她的身体颤抖着。

    “很多时候,我都想不明白,都不懂应该怎么去看待这些问题。我不想你们都变成可怕的人,可是——”她说着,却被霍漱清打断了她的话。

    “你啊,就是想太多了。别想了,好吗?”霍漱清道。

    苏凡望着他。

    “丫头,就算我变成一个恶魔,我也只希望你可以永远不要改变,不要变成和我们一样的人。也许这就是我的自私吧!”霍漱清道。

    苏凡,不语。

    良久之后,她才叹了口气,道:“没事,你别想太多了,我只是,只是有时候真的就你说的那样,想的太多了,我总是会胡思乱想。像这次的事,杨思龄他们这么对曾泉,我的确是不该同情他们的。同情他们这些坏人,就是对曾泉的伤害。我不能那么做。只是现在顾希——”

    “你放心,顾希一定会没事的。顾希她啊,很厉害的,你忘了吗?”霍漱清道。

    “我知道,她当初从恐怖分子的营地里逃脱过,她,很厉害的。”苏凡道。

    “是啊,所以就别为她担心了,以珩一定会把她带回家的。你就想着到时候请她吃什么好了,不会有事的。”霍漱清安慰她道。

    苏凡点头。

    “好了,你就睡觉吧,别等我了。”霍漱清道,“我可能会回来的晚点。”

    苏凡便帮他穿好大衣,系上围巾,就送他到了门口。

    夜晚的风,冷冽。

    苏凡望着他的背影,静静站着。

    抬头,天空里什么都没有,看不到星星,看不到月亮,什么都没有。

    苏凡闭上眼,双手合十,暗暗祈祷。

    老天爷,各路神仙菩萨,请你们保佑顾希和bobo都可以平安回来,保佑曾泉不要再遇上这样的倒霉事了,保佑他平安吧!

    在心里默默祈祷了好几遍,苏凡才睁开眼。

    小时候看着奶奶去庙里烧香拜菩萨,她一直都不懂,不懂为什么非要对这那些泥塑木雕的雕像磕头许愿。直到现在,直到此刻,当她至亲的人一次次遇上磨难,她才真的明白了奶奶那种迷信活动的意义。祈求神佛保佑自己的亲人,并不是什么愚蠢的事,哪怕明知道这个世上没有什么神佛。因为在乎自己的亲人,因为那些亲人对自己太重要,才希望他们都平平安安啊!

    苏凡长长地叹了口气。

    她并不知道,霍漱清刚走到前院,就碰见了刚下车的曾雨。

    曾雨一身酒气,被门口的警卫扶着进来了,可是,一看见霍漱清,她就踩着高跟鞋跑了过去。

    “姐夫——”曾雨甜甜地叫了声。

    对于曾雨,霍漱清一直都是不怎么喜欢的,因为曾雨对苏凡向来都是很排斥的态度,又排斥又瞧不起,还经常找茬。要不是曾家的勤务人员们都听了罗文因和曾元进的嘱咐,没有跟着曾雨对付苏凡,否则苏凡在这里的日子就更难过了。但是,自从那次曾雨戳穿苏凡和曾泉的事之后,就连这一点不怎么喜欢都没了。再到后来曾雨在他面前做出那种出格的举动,他真是,有可能的话,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这个小姨子了。

    “霍书记——”警卫赶紧问候了一声。

    “姐夫——”曾雨又叫了声,推开扶着自己的警卫,对霍漱清道。

    “赶紧回去休息吧!”霍漱清没说别的,就对曾雨这么一句,然后要走了。

    曾雨却拉住霍漱清的胳膊,道:“姐夫,你干嘛不理我?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抱歉,我有事要出门。”霍漱清说着,就示意让警卫赶紧把曾雨扶到里面去。

    警卫便赶紧过去扶曾雨,却被曾雨甩开。

    “姐夫——”曾雨抱着霍漱清的胳膊,道。

    大晚上的,毕竟这样做很不雅,而且霍漱清也是对曾泉很厌烦,推开曾雨的手,大步就走向了大门,秘书李聪赶紧跟上了他。

    “讨厌死了!”曾雨很不乐意,气呼呼地甩着胳膊朝里院走去,正好李阿姨赶过来了,和警卫员一起扶着曾雨就走进了里院。

    “小祖宗,你怎么又喝成这样儿回来了?”李阿姨对曾雨道,“这要让你妈看见了,不得狠狠批你啊!”

    “好不容易回来,我和朋友出去喝两杯就怎么了嘛!”曾雨很不乐意,噘着嘴,道。

    李阿姨和警卫员搀着曾雨,快步就往曾雨的屋子里去。

    到了门口,警卫员就停住了脚步,李阿姨便扶着曾雨进去,帮曾雨脱衣服倒水什么的。

    曾雨倒在沙发上,说着酒话,道:“为什么老是要向着她?明明错的是她,为什么总是——”

    李阿姨也不知道曾雨到底在说什么,便安慰说:“你啊,就别说话了,赶紧睡了,要是把你妈吵醒,不好好批你一顿才怪。”

    可是,曾雨完全没有听见李阿姨在说什么,脑子里一亮,一下子就坐起来。

    “怎么了你?”李阿姨愣住了,问。

    “哎呀,没事啦!您去睡吧,不用管我了。”曾雨道。

    “娇娇你——”李阿姨道。

    “没事没事啦,回去吧,回去吧!”曾雨起身,把李阿姨推到了门口,就赶紧关上了门。

    转过身,从窗玻璃里看见对面的灯还亮着,苏凡一定还在等霍漱清回来。

    既然苏凡等,那她也等。

    离开了曾家的霍漱清,被曾雨这么一纠缠,心里也有些不舒服。

    曾雨回来,一看就是没打算和苏凡好好相处,要不是苏凡明天和他一起去回疆,他还真的很担心苏凡留在曾家出事。上次的事,曾雨被曾元进夫妇给送到外地看管了起来,然而并没有什么效果,曾雨非但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可能是怀恨在心,计划报复苏凡的。这些也未尝没有可能。

    绝对不能让苏凡在曾家待下去了,必须尽快走。

    霍漱清心里这么想着。

    没几步就到了方家,方家的警卫连长赶紧领着霍漱清到了里院的会客室,说“方书记很快就到,您稍等一会儿”。

    夜深了,方希悠不在家,方慕白的妻子早就睡了,不管什么客人来,这个点上,江静都是不管的。霍漱清刚端起茶杯,方慕白就来了。

    “赶紧坐,漱清。”方慕白进屋,脱去外面的风衣,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便坐在了沙发上,方慕白走过来,坐在霍漱清旁边,霍漱清给他倒了杯茶。

    “出什么事了吗?”方慕白问。

    霍漱清便把曾泉电话里说的事告诉了方慕白,方慕白怔住了,良久不语。

    “现在以珩去救了,应该不会有危险。”霍漱清道。

    方慕白叹了口气,道:“那孩子一旦落到他们的手里,可就——”

    “所以我想,咱们这边的行动,是不是要继续加快进行了?”霍漱清道。

    “你说的是——”方慕白道。

    霍漱清点头。

    就是那边的那个女婿的事。

    “整顿金融市场,看来要尽快开始了。”霍漱清道。

    “可是现在准备工作还没做好——”方慕白说着,思虑道,“不过,我可以先派督察组去证券那边查一下上次问题的整改情况。”

    “您的意思是——”霍漱清道。

    两个人谈着,夜色,越来越深。

    等霍漱清回到曾家,已经是凌晨之后了。

    从国内牵制对方的力量,这是目前可以做的最好的选择了。

    霍漱清走进了里院,苏凡那边还亮着灯。

    他停下了脚步,站了片刻,就准备往卧室放心走去,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姐夫——”

    甜甜的声音,是曾雨。

    霍漱清没有回答,站在原地。

    “姐夫,你回来的这么晚,好辛苦啊!”曾雨走到霍漱清面前,靠着走廊的柱子,对霍漱清道。

    “小雨,你不去睡觉,在这里干什么?”霍漱清道。

    曾雨露出乖巧的笑,对霍漱清道:“姐夫,你就这么讨厌我啊?我知道,我和我姐之间处的不好,可是你也没必要——”

    “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霍漱清打断曾雨的话,就从曾雨的身边走了过去。

    “姐夫,你就不想知道她在你不在家的时候,都做了什么事吗?”曾雨依旧站在原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