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8章 这是最后一次
    霍漱清知道曾雨肯定不会说什么好事,他也没兴趣听曾雨在这里说三道四,可是,曾雨一回来就这样针对苏凡,如果不好好敲打她一下,将来肯定会有更大的麻烦。

    于是,霍漱清便停下脚步,转身走到曾雨面前。

    “我要跟你说几句话,曾雨,希望你能记住。”霍漱清道。

    曾雨看着他。

    “你,要说什么?”曾雨道。

    “第一,既然回来了,就好好孝顺父母,你父母那么疼你,你要是再做什么让他们伤心的事,你可以扪心自问一下自己还有没有良心。”霍漱清道。

    曾雨愣住了,霍漱清怎么——

    “第二,上次你说的关于你哥哥姐姐的那件事,不用你说,我很早就知道。那件事早都过去了,如果你想让曾家被外人嘲笑,你可以尽情地继续去宣讲。不过,到时候我就不敢保证你会发生什么事。毕竟,你哥哥是被首长选中的人,为了保护他,可是有很多人会出手的,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你的父母。你要是想把自己和曾家的命运比较一下孰轻孰重,尽可一试。所以,以后,我不希望你在任何场合提及相关的信息,明白吗?”霍漱清道。

    “姐夫——”曾雨叫了声。

    “第三,苏凡是我的妻子,她是我霍漱清这辈子最爱的人。不管是谁想针对她伤害她,做这件事之前先来问问我答应不答应。”霍漱清道,说着,他逼视着曾雨,“曾雨,你是苏凡的妹妹,看在你父母的面子上,我先给你提个醒,希望你记住。要是再让我听到你诋毁她的名声,我可不会好好跟你说话的,明白没有?”

    曾雨注视着他的双眼,身体震了下,血液里的究竟,似乎在瞬间挥散殆尽了。

    “时间不早了,快去睡觉。你也是个大人了,不要再让你父母为你操心,好好做点正经事。”霍漱清说完,转身就朝着自己的卧室方向走去。

    “姐夫——”曾雨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霍漱清,再度停住脚步。

    曾雨跑到他面前,盯着他。

    “你真的,真的要这样维护她吗?她做了那么多伤害你名声和你感情的事,难道你就要这样袒护她?”曾雨道。

    “这是我们夫妻的事,不需要外人来插嘴,明白吗,曾雨?”霍漱清道。

    “我就是不明白,姐夫,我不明白,她那样的人,值得你这么对她吗?她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就是成天在外面勾搭别的男人,不是你的兄弟,就是她的亲哥哥,她这样的人,你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这样维护她?难道你不知道外面的人怎么嘲笑你吗,姐夫?”曾雨抓着霍漱清的胳膊,盯着他,道。

    霍漱清的眉毛,微微动了下,道:“这是最后一次,曾雨!”

    曾雨,怔住了,手不自觉地松开了他。

    “为,为什么,为什么这样,为什么——”曾雨一步步后退,愣愣地说,“为什么她做出那样的事,你们都要原谅她维护她,为什么这样,为什么——”

    霍漱清明白,曾雨是根本没有反思,也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曾雨会给曾家惹出大乱子。

    可是,这三更半夜的,他一个姐夫,能和小姨子说什么?

    “你叫我姐夫,是吗?”霍漱清道。

    “怎,怎么了?”曾雨不明白,问道。

    “那么,在我之前,你应该先面对的是你的姐姐。如果没有她,你也没有机会叫我姐夫。哪怕你认为她再怎么不配做你的姐姐,可现实是,她是比你先出生的,也是除了你的孩子之外,这个世上和你血缘最近的人。你和她没有一起长大,没有感情,这谁都可以理解。你可以不喜欢她,可是请你尊重她。”霍漱清道。

    曾雨盯着他,不停地摇头,道:“我不听你说,她根本就不配,她配不上我们曾家,配不上我爸妈,配不上做我姐姐,也配不上你。你怎么可以这样?难道你不知道,她和我哥都在干什么吗?”

    霍漱清的眉头耸动着,看着曾雨。

    “我告诉你,今天,今天她和我哥在我哥的书房里,抱在一起,你知道吗?他们——”曾雨冲到霍漱清面前,扯着霍漱清的袖子,情绪激动,“我亲眼看见的,你相信我。不信,你可以去问她,问她自己,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抱着我哥?”

    霍漱清轻轻拂开曾雨的双手,什么都没说,走向了自家的门口。

    曾雨回头,泪水从眼里涌了出来,看着他的背影。

    他怎么可以这样庇护苏凡?怎么可以袒护苏凡那个贱女人?

    为什么所有人都要维护苏凡?爸爸,妈妈,还有姐夫,还有哥哥!为什么?

    苏凡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是,为什么——

    曾雨闭着眼,在原地落泪。

    “娇娇——”一个声音传来,是李阿姨。

    曾雨抬手擦去眼里的泪。

    “你怎么还不睡?这么冷的天——”李阿姨说着,拥着曾雨往曾雨的屋子走去。

    “您怎么来了?”曾雨问。

    “刚刚霍书记打电话到我那边,说看见你在院子里吹风,怕你感冒了,就让我过来看看。迦因已经睡了,霍书记不方便。”李阿姨道。

    曾雨苦笑一下,眼眶模糊了。

    霍漱清从窗户看着李阿姨把曾雨带走了,便走进洗手间,洗了把脸,静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曾雨是不会消停的,可是,怎么样让她明白呢?

    还是明天和岳母再谈一谈吧,这件事只能找岳母来解决。

    毕竟是家里的事,和外人说,找外人插手,不合适。

    只能希望曾雨能够明白道理,不要再做糊涂事了。要不然,万一被坏人利用——

    霍漱清拿起毛巾,擦去脸上的水珠,换了衣服,走进里间的卧室,钻进了被窝。

    苏凡早就睡着了,他轻轻地躺在她的身边,拥住了她。

    被他这么一抱,苏凡就醒了。

    “你回来了?”她问。

    “嗯,吵到你了吗?”他问。

    苏凡摇头,朦胧着双眼望着他,道:“以珩哥那边有消息吗?顾希情况怎么样?”

    “还没有,我们等着吧,会没事的。”霍漱清说着,轻轻亲了下她的额头。

    苏凡点点头,依偎到他的怀里,道:“我明天去静姨那边看看孩子们——静姨知道吗?”

    她说的苏以珩的母亲苏静。

    “应该是知道了,叶部长和她说了。”霍漱清道。

    苏凡叹了口气,道:“我记得我哥说,之前顾希和以珩哥出事的时候,静姨就大病了一场。这次——”

    “别担心了,一切都会好的,会好的。”霍漱清紧紧拥着她,“明天你去看看叶夫人和孩子们,咱们下午就准备走。”

    “我知道了。”苏凡道,“你睡吧,太晚了。”

    说着,苏凡从他怀里出来,关掉了床头的灯。

    等她躺下去,霍漱清又过来抱住了她。

    “你,怎么了?”她不解地问。

    “没什么,就是想,抱抱你。”他说。

    苏凡不禁笑了,道:“你啊,怎么跟小孩子一样的?”

    “我记得以前在云城的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夜里回到家抱着你暖暖的身体,比暖气还舒服。不管遇到什么困难的事挠头的事,只要一想到回家可以抱着你,就会觉得一下子温暖了起来。”他闭着眼睛,说道。

    苏凡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抱住他,道:“你啊!”

    他不想把曾雨说的事说出来质问她,曾雨的话,怎么可以相信呢?

    但是——

    “今天和你哥聊天了?”他问。

    “嗯,聊了,说了很多。”她轻轻抚摸着他的背,道。

    “说什么了?”他又问。

    她不想说方希悠怪怨她和曾泉关系太好,所以她就跟曾泉说不要再见了,这样的事说出来,霍漱清难免会对方希悠有看法,还是别说了。

    “额,就是说这次的事。”苏凡道,“没别的了。怎么了?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只许你八卦,就不许我八卦?”他看着她,道。

    苏凡笑了,道:“你是个男人啊,怎么还这么喜欢八卦?你要是真喜欢,以后我天天和你说八卦,烦死你。”

    “那样挺好,八卦很愉悦心情。”他也不禁笑了,道。

    “你啊,怪怪的。”苏凡道。

    “有吗?”他问。

    “嗯。”

    “那应该就是我为我们即将到来的难得的二人世界感到开心吧!”霍漱清道。

    苏凡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心里也不禁轻松了下来。

    “这话可千万别让念卿听见,要不然啊,她肯定要抗议了。”苏凡道。

    “我知道,那个小鬼精灵,现在真的不能在她面前乱说话了。”霍漱清道,“要不然什么时候被她给卖了都不知道。”

    苏凡笑着,依靠在他的胸前。

    “睡吧,太晚了。”他亲了下她的额头,道。

    “嗯,晚安,霍漱清。”她说。

    “晚安。”他也回了句。

    “我爱你。”黑暗中,她说了句。

    他愣了片刻,旋即就吻上了她。

    “你,干嘛?”她问道。

    “你不是在暗示我什么吗?夫人?”他吻着她,说道。

    “暗示?没有,我只是——”苏凡道。

    她在心里大声呼喊着,早知道就不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