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9章 轻装才能上阵
    夜色,在不同的空间流淌着。

    对于曾泉和方希悠来说,这个夜晚真是诡异又难以平静。

    原本一场火热的交流,突然被这一场意外的绑架给浇冷了。

    顾希的意外,让曾泉很是自责。他很清楚,顾希之所以带着那个孩子跑到法国去,把那个孩子藏起来是为了他。只是他们的对手就是这样不放手,不彻底断了他的前途,那些人是不会收手的。

    坐在书房里,曾泉给表哥张政打了个电话。

    霍漱清和方慕白见过面了,他们已经决定了要对那边的保险公司开始动手,方慕白也已经连夜去启动调查组,抽调人员。父亲也支持了他们的决定,首长也是同意了的。这么一来,张政就要提前回来了,原计划张政是在半个月之后回京述职,然后去新的岗位,现在是不能等了。

    张政跟曾泉说,他已经接到了从吏部发来的急电,让他明天就回来。

    “这边情况紧急,没办法再拖了。”曾泉道。

    “阿泉,你别太自责了,小希的事我听二舅说了,她一定会没事的。”张政道。

    “我知道,她一定会没事,只是——”曾泉叹了口气。

    “有我们这么多人在呢,现在只是时间问题。”张政道。

    “嗯,你忙你的吧,回来的话还有很多事要处理的。”曾泉道。

    “嗯,那我先挂——”张政道,话没说完,就听曾泉问“嫂子没意见吧?”

    “意见?你说回来的事?”张政问,“没有,蓉蓉那个人你还不知道?她都明白的。”

    “等你们回来,我还要亲自去跟嫂子解释一下,让她跟着你一起回来,放弃美国那边的职位,很对不住她。”曾泉道。

    “你瞧你说的这话,都是一家人,没那么多事的。你现在就只管把你手头的事做好,其余的,我们来做。”张政道。

    曾泉无声笑了。

    “阿泉——”张政叫了他一声。

    “嗯。”曾泉应声。

    “你已经背负太多了,不要再把那些过错往自己身上揽了。轻装才能上阵,明白吗?你背那么多,怎么去上战场?”张政道。

    曾泉笑了下,没说话。

    “好了,我先挂了,等我回来,咱们再好好聊聊。你早点休息吧,小希的事别想了,等以珩的消息。”张政道。

    “嗯,再见,政哥。”曾泉说完,就挂了电话。

    手机,在他的手里一直捏着,他静静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如果没有顾希平安的消息,他怎么睡得着?

    好在这么多年从政也练出来了,瞌睡都很少,就算一晚上不合眼也没事。

    既然睡不着,那就去办公室好了,马上要走,有些文件还得赶紧批复了。

    想到此,曾泉便起身了,拉开了书房门,准备去更衣间换衣服出门。

    “你要走?”方希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嗯,睡不着,我去办公室。”曾泉道。

    说着,他就开始换衣服了。

    方希悠站在他身后,良久,才说:“我知道你担心顾希,可是现在不是担心就可以解决问题的,我们要想想哪里还有漏洞,不能再让他们抓到了。”

    “再怎么想都没有用,他们真要找,什么都能是问题。”曾泉道,“你睡吧,不用管我了,以珩那边有消息的话,我会告诉你。”

    可是,方希悠没有回答,依旧站在他身后。

    “我刚才和政哥通电话了,他明天就启程回国,嫂子和他一起回来。”曾泉道。

    方希悠“哦”了声,道:“等他们回来了,我回京去看看蓉嫂。”

    “到时候一起去。”曾泉道。

    “嗯。”方希悠道。

    说完,曾泉就离开了卧室。

    方希悠走到窗边,看见他的车子离开了。

    放下窗帘,方希悠站了一会儿,拿起手机,给叶励锦打了过去。

    叶励锦,便是叶黎的二姐,叶首长的嫡出二女儿。

    方希悠是知道的,叶励锦是个夜生活的狂热爱好者,这个点正在欢呢!

    叶励锦接了电话,方希悠就听见手机里传来闹哄哄的声音。

    “希悠?”叶励锦叫了声,就朝着安静点的地方去了。

    “励锦姐,你这是又在办party了吗?”方希悠笑问。

    “一个人太无聊了,约几个人来家里玩玩嘛!”叶励锦走到大厅隔壁的一个小房间,反锁了门,坐在沙发上,道,“你这么晚打电话,难道是想来我的party?”

    “我在沪城,你在哪儿呢?”方希悠问。

    “我也在啊!赶紧的,你过来吧,咱们一起玩儿——”叶励锦说完,忙说,“你家阿泉不会不高兴吧?”

    “没有,他在加班呢!家里就我自己。”方希悠道。

    “好啊,那你过来吧,你知道我家在哪里的吧?”叶励锦道。

    “嗯,我知道。”方希悠道。

    “那我等你,放心,我的party上没有你讨厌的人。”叶励锦补充道。

    方希悠知道叶励锦说的是叶黎,便笑了下,道:“励锦姐的品味,我相信。”

    叶励锦也笑了。

    两人挂了电话,方希悠便换了衣服,准备出门。

    虽然是去party,可她还是穿了一件比较保守的裙子,外面披着一条披肩出了门。

    叶励锦起身,拉开门,走进大厅,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等会儿有位贵客过来,大家可别玩的过火了,给我一点面子。”叶励锦道。

    方希悠可不是喜欢去party的人,不像孙颖之,既然方希悠能过来,那多半就是有事找她的。叶励锦很清楚。

    方希悠坐在车上,霓虹在车玻璃上投下一道道彩色的光线。

    有了新的敌人的时候,就要联合旧的敌人一起来对付。蛋糕就这么大,岂容那么多人来吃?这个道理,她清楚,叶家,也清楚。何况,那边能对曾泉下了这么深的套,叶家难道就不怕自己也被那边给套了吗?

    大家都是聪明人。

    对于叶家,以珩把叶黎收拾的有点狠,叶首长那边记着仇呢!现在想和叶首长联手,也不容易,打开叶家这把锁,就靠叶励锦了。叶励锦对叶黎的事那是拍手称快的,就差打电话感谢苏以珩为民除害了。当然这种电话是不能打的,只不过在后来的一次聚会上,叶励锦向苏以珩暗示了这个意思,跟苏以珩说如果她父亲对苏以珩的京通公司下手,她是会帮苏以珩的。

    当然,苏以珩也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方希悠。方希悠也是凭借这个断定叶励锦对他们这边是有好感的,虽然两家斗的你死我活,可是叶励锦似乎并没有多么看重这些。又或者说,叶励锦想的是别的,只不过方希悠现在还不清楚叶励锦的想法。虽然不知道叶励锦到底在想什么,可是方希悠很清楚一点,叶励锦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一个人。这些年来,叶励锦利用她父亲建立起来的关系网,广布全国,从上到下,各行各业,绝对不可小觑。方希悠记得,就连曾元进有时候在安排位置的时候,也会对她说起来哪个人和叶励锦有关系。

    这样的一个叶励锦,不管她打的什么算盘,都必须要接触。

    方希悠这么想着,车子就到了叶励锦的宅邸。

    接到通报,叶励锦就出去接方希悠了。

    “难得你能来我这里。”叶励锦笑着说道。

    “这么巧都在沪城,我要是再不来,你不理我了怎么办?”方希悠道。

    叶励锦笑着,拉着方希悠的手,道:“我怎么可能不理你?都是你这个大忙人,想见你都没排不到位置。怎么,陪阿泉过来交接?”

    “嗯,后天我们就走。”方希悠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阿泉在荆楚待两天又回来了,怕什么?”叶励锦揽着方希悠的肩,笑着道。

    “就怕别人趁着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啊!”方希悠道。

    叶励锦的笑容瞬间凝滞了一下,旋即又笑了,道:“哪儿会啊?你啊,真是心比比干多一窍,天天介这么忧心的,小心老了!”

    方希悠笑了下。

    今晚参加叶励锦聚会的,都是身在沪城的政商界的名流子女,每一个人父母,说起来都是足以影响经济的人物。

    这些年轻人都是从英美名校毕业的,英美社交圈的华人新贵,自然对方希悠这个前辈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了。说方希悠是他们的前辈一点都没错,当初方希悠在英国读书的时候,那可是时常进入白金汉宫,参加女王宴会的人。游历欧洲的时候,都是各国元首接待。什么丹麦王储、当初还是王储的西班牙国王,都曾经宴请过方希悠。去了中东,各国苏丹的皇宫,那也是会邀请她去住的。方希悠走过的路,这些年轻人能走一丁点的都没有,完全不是一个档次。此时,见到了方希悠,全都变成了迷弟迷妹一样,围着她。

    当初的方希悠,是让他们膜拜的。如今的方希悠,更是让他们向往。身为夫人的办公室主任,身为那红墙里唯一的一位女性高级幕僚,方家的公主,曾家的儿媳,明里暗里都在左右着国家的决策,这样的方希悠,完全就是他们梦幻中的终极目标。

    面对这些粉丝,方希悠自然是游刃有余。恰到好处的微笑,恰到好处的话语,让每个人都感觉自己被方小姐重视了。

    叶励锦坐在一旁含笑看着。

    “好了好了,你们去玩儿吧,我和希悠还有悄悄话说呢!少儿不宜!”时间长了,叶励锦笑着对今晚的客人们说道,说着,就拉着方希悠走向了大厅外的露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