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1章 她想要的更多
    如果说扳倒叶首长,为覃逸飞报仇是覃春明的长期目标、毕生信念的话,那么,现在和叶家表面和解,就是一个台阶,让双方关系都不那么紧张的台阶。即便这个台阶给了,对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可是,对于从政的人来说,面子,非常重要!

    覃逸飞的车祸,所有的传闻以及证据都指向了叶家,而叶家一直没有个动静,没有个表态,只有否认。这是很伤覃春明的脸面的,也会让政界对覃春明有些议论。这是既伤了里子,又伤了面子的事,的确是有些过了,不合规矩。

    这些,叶励锦很清楚。而且,她和方希悠也是有同样的想法的,只不过父亲没有同意她的建议。最关键的是,需要一个媒介,两家谈这件事,需要有人中间撮合。而这么隐秘的事,一直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可以撮合的人,或者说,也没人愿意来担这个责。

    现在方希悠主动提出来,这倒是正中叶励锦的下怀,说到了叶励锦的心上。叶励锦怎么会不心动呢?

    方希悠很清楚叶励锦此刻的想法,只要叶励锦主动去找叶首长谈,这件事就有眉目了。而且,这件事的目的不是说让叶家和覃家和解,而是让其他的人看看,他们这两边是可以站在一起的。如此一来,对于其他想要挑拨双方关系从中取利的人,也是个敲打。

    毕竟,在眼下错综复杂的局势下,外界对曾叶两家矛盾的利用,会给曾家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在解决完那家公司的事情之前,绝对不能让叶家出来添乱,或者说,让他们两家联合起来。

    不过,虽然这么跟叶励锦提醒那边也许对叶家设下了和曾泉这次类似的圈套,可是,在没有一定的证据面前,叶家依旧是有可能和那边联合起来对付曾家的。

    那么,接下来,就是要给叶家证据的时候了。

    只是,这个证据,并不容易。既然是一个深埋的坑,怎么会让他们发现?

    方希悠的心里,很不踏实。

    夜色,越来越浓。

    城市已经进入新一轮的循环。

    方希悠乘车离开叶励锦的派对,却没有回家。

    回去家里,依旧是只有她一个人。

    他去了办公室,这个夜晚,他是不会回家了。

    那么,她回去又有什么意义呢?一个人的家,也不叫家啊!

    车子,开到了江边。

    深夜的黄浦江边,冷风吹在脸上,真是让人清醒不少。

    清醒了,可是很冷,大半夜的,像她这样在这里吹风的人,并不多吧!

    风吹乱了她的长发,她裹紧披肩。

    即便是再怎么精致的kashmir披肩,也挡不住这样的冷风。

    方希悠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回头,身边确实空无一人,只有自己。

    对面的陆家嘴,早就是一片漆黑,等待着朝阳将它唤醒。

    他说他们应该有个孩子了。

    是啊,应该有个孩子了,要不然真的没办法交待。只是,孩子能改变他们的现状吗?在一个不幸福的家庭里,孩子只不过是婚姻的牺牲品而已,如他,也如她。可是,没有孩子——

    想起杨思龄在自己面前的嚣张,方希悠不禁捏紧了披肩。

    她什么都有了,她得到了这个世上可以得到的一切,现在就差两样,第一夫人的位置,还有他的爱。那个位置,她是不会让给任何人的。让给她不能得到,别的人有什么资格?苏凡有什么资格?只有她,只有她天生就是属于那里的。她要做的比现在的夫人做的更多,她要改变很多的东西,让更多的女性进入男性的战场,而不是只作为点缀。她要拥有真实的权力,只有权力才可以实现她的梦想,实现她改变这个世界,修改规则的梦想。所以,没有人可以阻挡她的脚步,她不会让任何人阻挡自己的脚步。

    现在的夫人,很多时候都只是在作为陪衬,即便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有了很大的活动空间,可是,这些远远不够。没办法,这是规定,明的暗的规定就是这样。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可她不一样,她是方希悠,她是注定要改变时代的人,改变这个时代,为未来的人立起一个标杆。活力的社会,需要的是具有活力思想的人,哪怕是在那个沉闷的红墙里,她绝对不会让那些陈腐规矩捆绑自己。然而,她很清楚,她想要得到那么多的权力,就必须在奔赴这条权力的道路上做出实际的贡献,用自己的力量去赢得认可,对她是一名政治家的认可,而不仅仅是方家的女儿曾家的儿媳这个身份的认可。

    曾泉身边的那些人,支持他和霍漱清的那些人,都是常年浸润官场的人,手段和思维,都不是说孩子过家家的,都是实打实有真才实干的。而且,还有她的长辈们,父亲、公公、叔伯姑父舅舅,都不是容易应付的人。她想要得到她渴望的权力,除了生下一个作为同盟结晶的孩子,更要让那些男人们看到她的能力,她不止是嫁给曾泉作为联盟的使者,不止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她要比那些男人强,不能被他们轻视。如果她没有表现出足够的能力,或者说没有除了联姻和生孩子之外的功绩,她是无法得到那些权力的,哪怕那些人是她的至亲。

    这条路,对于曾泉来说是异常艰难的,对于她,又何尝不是?

    她没有颖之那么洒脱,也没有苏凡那么讨人喜欢,得不到丈夫的爱,如果再连权力都没有了,那她这辈子有什么意思?以往的荣光,不过就是投胎的好处而已,和她有什么关系?今晚那些孩子们羡慕的,不是她方希悠这个人,而是羡慕她方希悠这个身份,换成任何人生在她的家庭,都可以得到那些荣光和尊重。那些荣光,是属于方家的,而不是她的。那么,她方希悠想要的荣光,就必须是她自己争取得到的。

    爷爷说的对,她是希悠,是他从小培养的孩子,是方家最优秀的孩子,她不能止步!

    冷风吹在她的脸上。

    杨思龄在她面前的嚣张,只不过是因为她没有孩子。孩子,她会有的。苏凡对她的无视,只不过是因为她没有得到曾泉的爱。那又怎么样呢?等她坐到那个位置上的时候,她会让苏凡后悔。

    是的,让苏凡后悔。苏凡还说什么,让她后悔?她从来都不会后悔,唯一后悔的就是那次和曾泉离婚的事,她怎么可以傻到把自己的未来送到别人手里?幸好面对的那个人是颖之,那些人是不会让颖之和曾泉结婚的,包括首长在内,他们是不会支持颖之和曾泉在一起。而且,真的,她现在必须承认,霍漱清和沈家楠说的都是对的,幸好苏凡是曾泉的妹妹,如果不是妹妹,她可能失去的更多。没有曾泉,她就无法得到她想要的权力,只有曾泉才能带着她走上那个位置,所以,她不会把曾泉让给任何人,绝对不会!

    江水,在脚下拍打着堤岸,方希悠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苏凡,这个世上,没有人可以打败我,包括你!

    转身上车,方希悠对司机说了句“去曾市长办公室”,司机便赶紧把车子开向了市政府的方向。

    夜色下,整幢大楼里,只有一间办公室亮着灯,除了曾泉还能是谁呢?

    想起苏凡曾经是和曾泉在一个楼里上班,方希悠的脚步就停住了,抬头望向楼上那个亮灯的房间。

    当初,他是不是也经常加班,和苏凡在一起加班呢?

    还是说,他依旧在怀念当初那段岁月?

    走出了电梯,方希悠走向他的办公室的门,轻轻推了下,门就开了。

    她的声音很轻,他都没有听见,或许是太专注于工作了吧!

    方希悠关上门,小心地走了过来。

    “你?”他猛地抬头,看见了她,被惊到了,“大半夜的,你来这里干嘛?”

    “我以前没来过你办公室,临走了,过来看看。”方希悠说着,抬手拿起他桌上的笔,在手里玩了下就放了。

    曾泉看见了她身上穿的这一套衣服,应该是出去玩了。

    很反常,她是不喜欢夜里出去玩的。

    “太晚了,你回家睡觉吧,别在这儿待了。”他说。

    “你以前就喜欢加班,是吗?”她好像没有听见他说话,问道。

    “据说只有工作效率低的人才加班。”他说。

    “还有个说法,就是不喜欢回家的人喜欢加班。”方希悠道。

    曾泉看着她,方希悠坐在沙发上。

    “我刚才去见了励锦姐。”方希悠道。

    “叶励锦?”曾泉问。

    “嗯。”方希悠道,“我和她说,如果叶家能把制造了逸飞车祸的主使交出来,我会跟覃书记去谈。”

    曾泉,愣住了。

    “这件事,你和谁商量过了?”他问。

    “没有和谁,就是今天和爷爷谈了,爷爷说现在要稳住叶家,不能给咱们添乱。”方希悠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