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3章 另有内情
    关于这次意外的召见,霍漱清的心里大致是猜到什么事的。多半是顾希被绑架的那件事。

    如果是一般的绑架案,或者说如同顾希这样的身份的人很多,并不足以让首长如此重视。可顾希不一样,不仅是叶承秉的外甥女,更是苏以珩的妻子。而眼下,苏以珩正身负一个神秘的任务,那就是用京通集团的民间资本身份做掩护,为中资银行进入afric做先行试验。京通的银行部门正在和几个国家洽谈具体的细则,甚至已经达成了一些初步的协议。只要京通的资本先进去开设了银行,其他的国有资本就可以后续跟进。

    这是一项秘密任务,外界只看到京通和相关几个国家财政部门和银行监管机构进行着谈判,却并不知道后续的计划。这件事的成败,关系重大。而就在成果即将落成的时候,顾希出了这样的意外——

    霍漱清是觉得这件事很意外也很不乐观,不管是顾希本人,还是那个孩子bobo,都是不能落入敌手的。

    之前他们都以为这件事是针对曾泉的,首长突然叫他去,难道顾希也——

    毕竟,如果只是那个孩子,总是有办法解决的,首长只要叮嘱相关人员慎重处理就行了,不至于把他叫去。现在这么着急叫他——

    霍漱清的猜测没有错。

    实际上,的确是顾希那边出了问题。

    霍漱清也是在见到首长后才得知的情况。

    大使馆方面的安全人员进入苏以珩的那座别院后,看似杂乱的家里,看似一场意外的难民抢劫活动里,掩盖了一场精心设计的、专业人员的活动。而且,警方的一些证物也表明了这一点。

    “这不是暴力组织所为?而是——”霍漱清问一旁做汇报的安全人员。

    “是的,从目前我们掌握的证据来看,这是专业的特工行为。”安全顾问回答道。

    霍漱清沉默了。

    “你接着说——”首长在地板上走来走去,对安全人员道。

    如果说顾希和bobo是被专业特工掳走的,那么,那些人,是什么人,是哪个国家在主使的?而且,最关键的是,到底是什么人把苏以珩哪个秘密任务泄露出去了?

    难道,还是那个人?

    霍漱清的浓眉,拧在了一起。

    “好了,你出去。”首长对安全人员道。

    说着,首长就坐在了沙发上。

    首长的心情很不好,霍漱清看的出来。

    秘书忙给首长倒了杯茶端了过来。

    “如果这次的事是和以珩正在做的那件事有关,顾希这么被抓,我们后续的工作,可就要受到影响了。”首长说着,叹了口气。

    关于中资的走向,特别是在金融业方面的走向,一直都是敏感事件。也是因为这个缘故,试水才找了苏以珩的京通公司这样的私营公司来做,可是——这个世上,总是有不透风的墙啊!

    “首长,顾希被抓,这件事是很头疼。可是,我不认为以珩会因为个人的问题而让那个项目受到影响。以珩是个有原则的人,这一点,我是相信他的。”霍漱清道。

    “我也相信他,只是这件事干系重大,不能有一点差池。”首长道。

    “关于谈判方面,让咱们这边的人继续谈,一切都按照咱们的原计划继续进行。只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要查清楚这件事到底是什么人泄露出去的。如果真的是那个人,那么,我们就不能——”霍漱清没有说下去,望着首长。

    首长微微点头,道:“那件事,知道的人很少。逐个排查就好了。只是,有些事,像这样的事,就算是那个人没有参与进行,也未必不会不知道。这么一来,目标就会更大了。”

    “是的,这样查起来,并不容易。”霍漱清道。

    首长叹了口气,道:“之前以为只是针对泉儿的,现在看来,不管那些人的目的是顾希,还是那个孩子,或者她们都是,这件事都很棘手。”

    霍漱清点头。

    的确如此。

    “首长,有件事,我要跟您报告一下。”霍漱清想起曾泉的电话,忙说。

    “你说吧!”首长道。

    “曾泉想去见一下那个人,面谈。”霍漱清道。

    首长看着霍漱清。

    “面谈?谈什么?”首长问。

    “他没有说。不过应该还是顾希这件事,曾泉的想法,是保护顾希,至于那个孩子,我看他是无所谓的。”霍漱清道。

    “也不能完全无所谓,那些敌人很喜欢编造我们的故事,捕风捉影、无中生有是他们最擅长的。如果那个孩子不能在我们自己的掌控下,将来等泉儿出来了,外面的舆论会怎么写,你很清楚。我们不能给他们机会来抹黑泉儿,抹黑我们。所以我也和承秉说了,顾希要救回来,那个孩子,也得回来。”首长说道。

    霍漱清微微点头。

    “我叫你来,是和你商量一下的。”首长道,“既然以珩现在被陷进去了,我们得换个人来接手这次的任务。让以珩可以暂时专心处理手头的事,或者说,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和对方达成妥协。”

    “妥协?您的意思是——”霍漱清问。

    “我已经和以珩说了底线,他要是不妥协一些,想要把顾希救回来,难度也是很大的。除此之外,要让那些人觉得顾希没有价值,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以珩从那个项目里换出来,让另外一个人替换他。现在京通内部相关的人员全部进入了谈判过程,我们要找个人来替换以珩做为负责任,就必须从外面找。你觉得什么人合适?”首长问道。

    霍漱清陷入了深思,道:“最好就是和京通有关,关系又不是很深,但是又在金融方面有了一定——我想到了一个人,正好可以派他过去。”

    “什么人?”首长问。

    “叶慕辰!”霍漱清道,“他之前一直在榕城做金融,最早是咱们驻外的特警。我和他交往也好些年了,他正好适合接替以珩来执行这项任务。而且,他的公司,和以珩也是合作关系,业务方面有很多的重合,特别是金融领域。”

    首长微微点头,道:“既然是你推荐的人,那应该是不错的。他和以珩,熟吗?”

    “很熟悉。”霍漱清道。

    “那你立刻联络他,再和以珩那边沟通一下,让这个人马上去那边负责谈判。”首长道。

    “好的,我马上就给他打电话。”霍漱清道。

    毕竟是以民间资本的方式进行的合作,为了掩人耳目,还是得用非官方身份的人来负责。这一点,霍漱清是很明白的。

    “第二件事,就是希悠和迦因之间的问题。”首长接着说。

    霍漱清愣住了,望着首长。

    “昨天夫人把她们叫过来谈了下,结果,很不好。”首长道。

    “对不起,首长,让您和夫人这样费心——”霍漱清道。

    首长微微摇头,道:“你们的事,我们不管是不行的。只是没想到希悠对迦因的怨气那么重,说是对迦因的,也是对泉儿的。”

    “我昨晚也找希悠谈了。”霍漱清道。

    首长看着他,道:“结果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