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4章 监视她?
    “不知道。但愿希悠可以想开一点吧!”霍漱清道。

    首长叹了口气,道:“希悠陷进这个坑已经很多年了,要出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和夫人也商量过了,暂时就先放着吧!希悠要去泉儿那边,就让她先过去,看看两个人的关系能不能缓和一点。就怕希悠这样的想法——”说着,首长看着霍漱清,“漱清,这件事对你的影响最大,我要提醒你一句。”

    “首长,您说——”霍漱清道。

    “你是元进推荐到我身边来的,这些年下来,你的为人和能力,我很清楚。你和泉儿两个人,你们两个人可以担当什么样的职责,我心里有数。只要你们两个人现在好好工作,锻炼你们的能力,我自有安排。”首长道。

    “谢谢首长,漱清明白,一定不会让您失望!”霍漱清道。

    首长微微点头,道:“我相信你,我和你提醒的,也是这个,你回去好好想想,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当个问题去解决。”

    “是!”霍漱清道。

    “如果希悠的想法不能改观,就怕她影响了她爷爷——”首长道。

    后面的话,首长没说下去,霍漱清,愣住了。

    方首长会因为方希悠感情的问题而——

    “总归是个事,你们两个人要走下去,还得老前辈们的支持,泉儿那边是没有问题,你,要好好处理,漱清。”首长道。

    处理?怎么处理?

    霍漱清可以解决很多种的麻烦,就是这样的麻烦,他,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也得想办法。

    “是,我知道了,首长。”霍漱清道。

    “嗯,你先回去吧!和迦因一起走?”首长问。

    “是的,孩子们留在这边。”霍漱清道。

    “团结,很重要,漱清。”首长说道。

    “是,我明白。”霍漱清应声。

    从首长办公室出来,霍漱清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的。

    首长并没有直接说方希悠要是继续这样敌视苏凡的话,方家会采取什么行动,可是,从首长的话里,也大致听得出来。方慕白对这件事的立场,霍漱清大致是清楚的。只是,方首长心里想的什么,没人知道。

    方希悠是方首长最疼爱的一个孙女,方希悠从小就从爷爷那里得到了这个国家同龄人都无法得到的尊荣和便利。而曾泉的继承人的身份确立,也和方首长有很大关系。毕竟这样的大事,光是首长自己是无法完全决定的,没有方首长这样份量的前辈的支持,一切都是空谈。而曾泉自己对方希悠——

    很多时候,婚姻的对错,都是无法分清楚的。因为无法分清楚,因为无法完全界定或者说解决,婚姻之外的人往往就会成为被指责的对象。如同苏凡。方希悠是把自己和曾泉的婚姻失败归咎于苏凡的,那么方首长呢?方首长想要的,不仅仅是未来的继承人那么简单。即便曾泉是方家的女婿,如果他对方家的谏言无动于衷,那也是方家不想看见的,那也证明他们方家无法从曾泉的上位中分到想要的好处。影响力,这是方家,或者说方首长需要的。而现在,苏凡的存在,让方希悠感到了不快,也让方家感到了威胁。

    首长的意思,霍漱清,很清楚。

    苏凡,会成为大家争斗的一个根源吗?

    霍漱清看着车窗外那并不明晰的空气,似乎自己的前程,也越来越模糊了。

    前程?真的,好像很重要啊!

    可是,如果没有苏凡,他又怎么可能走到今天的这一步?如果没有苏凡,再好的前程,又有什么意思?

    阳光,好像在某个刹那穿透云层照了下来,霍漱清似乎觉得眼前又明亮了起来。

    苏凡并不知道霍漱清被首长叫去谈了什么,下午马上就要走了。奶奶也身体不适,不想在京里住着,大姑要陪着奶奶回去苏州老家住一阵子,正好是明天走。苏凡便一大早带着念卿去见了奶奶,陪着奶奶吃完早饭,又坐着聊了会儿,就回家了。霍漱清到家的时候,苏凡却也还没有到家。

    推门进屋,霍漱清就看见孙敏珺带着仆人在那里整理行李箱。

    一见他来了,孙敏珺忙走过去,道:“霍书记,您回来了?这边有点乱,我们尽快整理好——”

    “没事,我去书房,你们慢慢收拾——”刚说完话站起身,霍漱清又说,“小孙,你跟我过来一下。”

    孙敏珺便赶紧让其他人整理,自己跟着霍漱清走了出去。

    “把门关上!”霍漱清对孙敏珺道。

    孙敏珺便小心地看了下外面,关上了书房的门。

    苏凡搬来之后,这个原本属于曾雨一个人的小院,三分之二的房子就分给了苏凡一家人来居住。堂屋那边是苏凡和霍漱清的卧室和客厅以及一间独立的书房,东厢房便给了念卿居住使用,是念卿的卧室以及游戏室等。后来有了嘉漱,东厢房便成了姐弟两个人共用了。只有曾雨原来住的西厢房依旧是曾雨使用。

    “霍书记——”孙敏珺礼貌地说。

    “你坐吧!”霍漱清道。

    “是。”孙敏珺便领命坐在了侧面的单人沙发上,望着霍漱清。

    “有件事,我和你说了,你要记在心上,但是不许对任何人说起,包括苏凡,还有曾夫人,一个字都不许,明白吗?”霍漱清道。

    孙敏珺的脊梁猛地一震,他这么说,她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是,霍书记,我,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一个字,请您放心!”孙敏珺庄重地说。

    “因为曾泉和苏凡过去那点事儿,希悠对苏凡的意见很大。我不知道希悠到底将来会不会对苏凡做什么,在目前不确定的情况下,我希望你可以在苏凡身边替她把好关,她和任何人的接触,不管是通话、面见或者是网络联系,你都要替我盯着她。如果她有什么不合规矩的行为,请你第一时间通知我。”霍漱清道。

    孙敏珺,愣住了,望着霍漱清。

    他是要她监视苏凡吗?

    “霍书记,我没有明白您的——”孙敏珺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