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6章 有些事不能妥协
    首长的提醒,霍漱清是不能不在意的。

    如果方家真的动起手来,他霍漱清哪里是对手?还不是分分钟就被人家给换了?说到底,他都是没有强悍的背景支持,就算现在有个岳父,可这个岳父的能量,岂是可以和方首长抗衡的?除了岳父,剩下支持他的人,就是覃春明了。

    和覃春明的电话里,霍漱清只是同他说了曾泉要让他问的那件事。至于其他的,必须要等到什么时候见面了再说。

    “希悠要这么做?”覃春明很惊讶,问道。

    “是的,希悠是有这个意愿,和叶家那边也沟通过了。所以,我想问问您的想法——”霍漱清道。

    覃春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漱清,江启正派人对迦因开枪,你,能原谅姓江的吗?”

    “不能!”霍漱清道。

    “那么,我也是一样。小飞再怎么不成器,那也是我唯一的儿子。明知道这样的现实,却还是毫不顾忌的人,我要是原谅了,就不是人了。”覃春明道。

    “是,我明白,覃叔叔。”霍漱清道,“希悠她也并非是想要您原谅叶家,只是眼下的局势,她并不想让别的人利用这样的矛盾大做文章——”

    “希悠想的什么,我很清楚。只是,这么做,治标不治本,你应该很清楚。就如同你现在和江家见面、接触,你的心里插着一根刺,江家的心里也未必踏实。那我和叶家的和解,又有什么意义?”覃春明道,“我理解希悠的想法,只是,有些事,我不想忘,也不能忘。不重要的事,抹掉就抹掉了,我儿子的命,我怎么去抹,你说呢,漱清?所以,如果叶家要谈,就让他们自己来谈,我也不指望和他们把酒言欢,我覃春明就算再怎么没有原则性,这点底线还是有的。我,不会和要我儿子命的人坐下来交易。这,是我的底线。漱清,你可以和希悠说,谢谢她的好意。可是,这件事,我是不会同意的。”

    “嗯,我,明白了,覃叔叔。”霍漱清道。

    “漱清——”覃春明叫了声。

    “嗯。”霍漱清应声。

    “咱们这条路,不容易,你得学会和各种各样的势力妥协、联合,可是,有些人,是绝对不能去妥协的。你明白吗?包藏着祸心的人,那颗祸心永远都不会消失,就算是暂时隐藏起来,也只是为了在将来有一天给你致命一击。”覃春明说着,霍漱清一言不发。

    他对江家,是太过宽容了吗?他是忘记了江启正对苏凡的伤害了吗?他是忘记了——

    覃春明说的有道理,覃春明也有力量这样坚持,可是他呢?

    霍漱清陷入了深思。

    “所以,这件事,就这样吧,漱清,替我谢谢希悠的好意。”覃春明道。

    “嗯,我会和她说的。”霍漱清道。

    “迦因怎么样?”覃春明问。

    “还,可以。”霍漱清道。

    “这次你和曾泉之间的变动,就算你们两个人没有什么想法,可是,其他的人会有想法,希悠和方家未必不会有想法。你要多加小心,当心这件事被外人利用了。我这边会替你盯着的。”覃春明道。

    “嗯,我知道,谢谢覃叔叔。您别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霍漱清道。

    “你见了首长了?他怎么说?”覃春明道。

    “首长也没说什么。就是让我把工作好好干,其他的没说。”霍漱清道。

    “别人怎么说怎么做都没关系,只要首长这边肯定你,你就有机会,你要永远记得这一点,漱清。”覃春明道。

    “嗯,我知道。”霍漱清道。

    覃春明也很清楚霍漱清现在的处境并不轻松,虽然看着是排到了曾泉前面,被集团重点培养,可是,毕竟他最后能不能胜出,还很难说。如果没有方首长这些老前辈的支持,霍漱清也,很难。而方首长——

    “其他的事,回头咱们再细说。”覃春明道。

    “嗯,覃叔叔,再见。”霍漱清道。

    “漱清,等一下。”覃春明道。

    “什么事?”霍漱清问。

    “去了回疆,好好培养培养迦因,首长和夫人现在对迦因的看法很不错,迦因还是有希望的。多给她一点机会,让她把工作干好。”覃春明道。

    “嗯,我会的,覃叔叔。”霍漱清道。

    “那就这样吧,你们一路当心。”说完,覃春明就挂了电话。

    霍漱清也按掉了手机。

    覃春明说的没错,苏凡现在是做的很不错,她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了,不是说去首长和夫人面前表现什么,或者说让别人认可她什么,关键是,那样的话,苏凡会有自信,她会很开心。一个女人,如果没有自信,那就没有了灵魂。苏凡一直缺乏足够的自信,他知道她会做得很好,那就应该继续支持她。好在现在有孙敏珺在她身边帮助她,将来,也许她会做出让他震惊的事。

    他,相信她!

    因为,他想看到她那充满自信的笑容!那是他力量的源泉!

    所谓的夫妻,难道不就是应该同甘共苦、共同进退吗?只有他一个人披荆斩棘算什么?只有他一个人被人赞扬仰慕有什么意思?即便他不需要苏凡为他做什么,他也需要苏凡给他力量和支持!

    霍漱清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而这时,苏凡已经整理好了行李,霍漱清起身走出书房,阳光照在了院子里,嘉漱正在追着念卿。

    妻贤子孝,这就是中国男人最幸福的事吧!

    霍漱清站在廊下,看着妻子和孩子们脸上的笑容,也不禁笑了。

    然而,当他的目光落在从屋子里出来的曾雨身上时,笑容立刻就凝固了。

    曾雨站在门口看着念卿和嘉漱在那里玩,只是看着。

    霍漱清走向了苏凡,曾雨就看见了他。

    他走过去,从苏凡背后搂住她的腰身,苏凡回头对他笑了,他便亲了她的脸颊一下。

    “都整理好了吗?”他问。

    “嗯,已经没问题了。”苏凡道。

    “那你先陪孩子们玩会儿,我出去一下。”霍漱清道。

    苏凡“哦”了一声,就看着他走出了院子。

    他看见了曾雨,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就走了。

    曾雨心里滞了下,看了苏凡一眼,就跟上了他。

    霍漱清没有在意曾雨,直接掏出手机,给曾泉拨了过去。

    “是我,那件事,你跟希悠说一下,别说了。”霍漱清道。

    “覃书记,不同意,是吗?”曾泉问。

    “嗯,他没那个想法,而且,他的意见很强烈,希悠别再说了。”霍漱清道。

    “我知道了,我和她说吧!”曾泉道。

    “还有件事——”霍漱清说着,注意到曾雨跟着自己,便停下了脚步,对曾泉道,“你等下,我稍后给你说。”

    说完,霍漱清就挂了电话,回过头,曾雨双手插兜就走了过来。

    “姐夫,早上好!”曾雨一脸甜甜的笑,问候道。

    “要出门了?”霍漱清问。

    “是啊,和朋友约了,就不能送姐夫了。姐夫一路平安,回头我去姐夫那边玩儿,可千万别不让我进门啊!”曾雨笑着说。

    霍漱清对曾雨现在这一脸乖巧的模样倒是有些意外,不过,他是很清楚曾雨的个性的。

    “怎么会呢?”霍漱清道,“那你出门去吧!我还有事。”

    “姐夫再见!”曾雨说完,就踩着高跟鞋走了,走到拐弯处,还不忘回头对霍漱清微笑挥手,大眼睛还眨了一下。

    真是很大的眼睛,要不然怎么能眨出效果呢?

    霍漱清没有在意,缓步走向岳父的院子,把电话给曾泉又拨了过去。

    “以珩那边有消息吗?”他问曾泉。

    “我接到以珩的电话了,情况好像有点复杂。”曾泉道。

    “你都知道了吧?”霍漱清道。

    “嗯,我知道了。”曾泉道。

    “那你还要打算去和那个人见面吗?”霍漱清问。

    “就算是与虎谋皮,也得去谋一下。也要让他知道,他做的那些事,我们都很清楚,不能再让他那么嚣张了。”曾泉道。

    “既然你都这样决定了,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不过,去之前,和爸还有方书记通过气。”霍漱清道。

    “嗯,我联系过了会和他们说的。”曾泉道,顿了下,曾泉接着说,“谢谢你,漱清。”

    “这么客气干什么?都是一家人。”霍漱清道。

    曾泉笑了下,道:“是啊,一家人!我去了那边,有什么事搞不清楚会问你的。”

    “没问题,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你只管说就好了,不用跟我客气。”霍漱清道。

    “嗯,我不会客气的。”曾泉道,“还有迦因的事,也拜托你了。”

    “我知道,她是你妹妹没错,可也是我亲老婆。”霍漱清笑着道。

    曾泉含笑不语。

    “好了,那就这样吧,我先挂了。”霍漱清说完,曾泉那边和他说了再见,他就挂了电话。

    正好走到岳父的院子里,岳母刚从门里出来,和秘书沈小姐在说什么。

    “漱清?”罗文茵惊讶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