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1章 一切都是为了她
    晚饭,自然是一片温馨和气。方希悠和曾泉吃完晚饭,也没有再多打扰覃春明夫妇,就告辞离开了。

    等曾泉和方希悠一走,覃春明就把电话给霍漱清打了过去。

    而此时,霍漱清和苏凡也到了回疆。

    虽然下午飞机才到的乌市,可霍漱清一下飞机就赶去了单位,依旧一直忙到天黑才进家门。只不过,乌市和沪城是有时差的,覃春明和曾泉吃完饭的时候,霍漱清还在工作。

    “刚才曾泉和希悠回去了,在家里吃了个饭。”覃春明对霍漱清道。

    “他们明天就要离开了吧!”霍漱清道。

    “嗯,我看曾泉的样子,好像也没有因为这次的事受到多少打击。”覃春明道,“我们还是得多支持着他一点,你觉得呢?”

    “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曾泉为人大度,一直都很帮我。他那个人没多少小心思,也算是光明磊落的一个人。”霍漱清道。

    “嗯,我知道,所以这次他走了,留下来的那些工作,我准备亲自接手,希望可以做出一些成绩,也算是他的政绩。”覃春明道。

    霍漱清听得出覃春明话里的意思,覃春明是打算给曾泉在沪城做一件漂亮的嫁衣,给曾泉的履历上增加一笔亮丽的成绩。这样,也算是对曾泉在这次的事件上支持霍漱清的感谢了。

    “哦,对了,有件事——”覃春明对霍漱清说着,两个人一言一语交流。

    与此同时,回到了家里的方希悠,这下算是松了口气。

    虽然徐梦华和她在对待覃逸飞和苏凡这件事上达成了一致,可是,覃家和叶家的和解,还是得另想办法。

    而办法,总是有的。

    “我还有点事要忙,你早点睡吧!”曾泉对方希悠道。

    “哦,我知道了。”方希悠说完,就走进了卧室去更衣,准备冲澡。

    洗完澡出来,曾泉却不在卧室。

    他在书房忙工作,也正好不用打扰她了。

    方希悠看了下时间,现在是夜里九点,覃逸飞在美国那边也起床了。

    想了想,方希悠便拿着手机走出卧室,来到对面的一个空房间,反锁了房门,坐在窗边给覃逸飞打了电话。

    此时,覃逸飞正在餐厅里吃早饭,西雅图清晨的阳光,洒在餐厅里,温暖极了。

    仆人给他端着其他的菜进来,覃逸飞的手机就响了。

    拿起手机一看,是方希悠?

    覃逸飞愣了下,盯着手机屏幕好一阵子都没有动。

    来到美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正值美国的新年假期,只要出门就会看到团圆的气氛,难免会让他想起家里的人,心里的人。

    可是,一切,都只能是想想而已。

    心里虽然想,可是他没有打过电话给苏凡,当然也没有接到苏凡的来电。

    国内打电话给他的,也就是父母,还有江津,以及其他的一些朋友。正好这几天江津带着邵芮雪来了美国看他,就住在他家里。而手机响起的时候,江津和邵芮雪刚好从院子里走进来。

    “逸飞,你手机响了。”江津见覃逸飞愣着,提醒了一句。

    “哦,我知道。”覃逸飞挂了电话,微笑看着江津和邵芮雪,“跑步怎么样?”

    “不错,感觉这边更有气氛一点。”邵芮雪笑着说。

    “那你们就多住几天,多去跑跑。”覃逸飞道。

    “我没问题。”邵芮雪笑着道。

    覃逸飞也笑了,江津便说:“逸飞,你先吃,我们很快就下来。”

    “嗯,你们赶紧去换衣服吧,满身都是汗。”覃逸飞道。

    江津便揽着妻子的肩,走向了楼梯。

    覃逸飞看了眼他们的背影,拿起手机,给方希悠回拨了过去。

    “希悠姐,抱歉,刚才有点事。”覃逸飞道。

    “没关系。”方希悠道,“晚上我们去你爸妈那边吃饭了,所以我问一下你怎么样。最近,还好吧?”

    “嗯,挺好的。”覃逸飞道,“希悠姐,你是,有什么事吗?”

    “真是抱歉,我,是有事要和你说。”方希悠道。

    “我在听,你说吧。”覃逸飞说着,按下轮椅上的按键,轮椅便出了餐厅,一直到了院子里。

    “是这样的,我刚刚和你妈聊了,聊了你和迦因的事。”方希悠道。

    迦因——

    覃逸飞的心,猛地顿了下。

    “哦,我和她没有联系,我不是很清楚她的事。”覃逸飞道。

    他这是实话,自从去了美国,真的没有和苏凡联系过了。

    “没关系,你和她联系也没什么不对。”方希悠道。

    覃逸飞没有接话,反倒是问:“希悠姐,是她出什么事了吗?”

    方希悠叹了口气,道:“最近国内的事,你听说了吗?”

    “你说的是什么事?是顾希姐的事吗?还是什么——”覃逸飞问。

    “不是,是首长调换了漱清和阿泉的排位,以后要重点培养漱清,就这件,你知道吗?”方希悠道。

    “嗯,我知道,我听我爸说了。这件事,怎么了?”覃逸飞不明白,问。

    “现在首长的意思很明显,他是要让漱清接班的,要是漱清接了班,迦因会是什么位置,你,明白吗?”方希悠道。

    “我——”覃逸飞顿了下,道,“我明白。所以呢?”

    “你和迦因的事,人尽皆知,这对迦因和漱清都非常不好,你懂的吧?”方希悠道。

    “希悠姐,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我在听。”覃逸飞道。

    “好,那我直接就告诉你,逸飞,如果你不能做出具体行动证明你和迦因之间毫无瓜葛,你们的谣言永远就不会停止。那样,对漱清的伤害,你明白吗?”方希悠道。

    覃逸飞叹了口气,道:“我不会再和她见面,不会再和她联系,这样,还不够吗?”

    “对于外界那些人来说,这远远不够,逸飞,你应该知道,那些人总是在找各种借口和理由来反对漱清,你不能把把柄直接送给他们,不能让那些人害漱清。”方希悠道。

    覃逸飞闭上双眼,久久不语。

    “我知道你不想伤害漱清,可是,逸飞,你这些年的行为,的的确确对漱清造成了伤害。你关心迦因没错,可迦因是你的嫂子,你过于关心她,外人说起来就只会笑话漱清。”方希悠道。

    “你说我该怎么做,希悠姐?”覃逸飞问。

    “我和你妈好好谈了,如果你愿意和敏慧在一起,那——”方希悠道。

    覃逸飞闭上双眼,方希悠也猜得出他的想法,便顿了下。

    “逸飞,我知道这件事对你很难,可是,如果你一直这样单身,外界就会把这件事和迦因扯在一起,如果谣言太盛无法压制,首长到时候让漱清和迦因离婚,也未尝不可能。”方希悠道。

    覃逸飞,愣住了。

    “你爱迦因,你真的爱她的话,就多为她考虑考虑,她是个女人,是将来要做第一夫人的,是要做表率的,你难道想让到时候所有人只会传你们的绯闻而嘲笑她吗?”方希悠道。

    覃逸飞,一言不发。

    “逸飞,这件事,我就和你说到这里,现在漱清的时间不多了,你得早点做决定。”方希悠道。

    “我知道了,希悠姐。”覃逸飞道。

    “还有件事,逸飞——”方希悠道。

    “什么事,你说吧!”覃逸飞道。

    “逸飞,这件事,我知道对你来说很难,可是,你是覃家的一份子,是咱们整个集团的一份子,你——”方希悠道。

    “我明白这些道理,你说吧,希悠姐,什么事?”覃逸飞打断方希悠的话,道。

    “叶家打算和覃叔叔和解,他们会把你车祸案的主使交出来——”方希悠道。

    “这件事,你应该和我爸说,我做不了主。”覃逸飞道。

    “覃叔叔现在的状况,我们谁都没办法劝他。你不知道,自从你出事之后,覃叔叔就开始在沪城肃清叶家的势力,叶家那边也是对覃叔叔和漱清这边紧追不放。再这么下去,覃叔叔的前途,还有漱清的未来,都——”方希悠道。

    “你和我爸说过吗?”覃逸飞问。

    “没有,覃叔叔说不会和任何人让步。可是,他这样做,犯了官场大忌,把他逼上了绝路,也把漱清和迦因逼上了绝路。谁都知道覃叔叔是漱清的老师。”方希悠道。

    迦因——

    覃逸飞的手,颤抖着。

    “如果覃叔叔继续这么下去,受牵连的人只会越来越多,你觉得那些人会把怨恨发泄到哪里?他们不会怪怨覃叔叔,不会怪怨你,他们只会怪怨迦因,到时候,迦因会面临什么,你,想过没有?”方希悠道,“她没有能力面对那样的压力,这一点,你很清楚。难道你要看着迦因因为这些事而出什么意外吗?”

    覃逸飞,闭上双眼。

    “逸飞,为了迦因,去劝劝覃叔叔,接受叶家的条件,和叶家暂时和解。报仇,可以等到我们真正掌握权力之后,而不是现在。等将来漱清掌握了最高权力,他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可现在,如果我们和叶家继续这样针锋相对,只会让别人得利,我们自己受伤,让迦因受伤!”方希悠劝道。

    阳光,照在覃逸飞的身上,可是,他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