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3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永远埋在心里不要挖出来?

    覃逸飞听着父亲的话,良久的,一言不发。

    而电话那边的父亲,望着窗外那茫茫的夜色,心绪丝毫无法宁静。

    有的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爸,我,明白了。”覃逸飞道,“我知道该怎么做,我,知道。”

    “孩子,爸希望你可以幸福,可以和你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所以,婚姻的事,爸不会勉强你。你想结婚,你就结婚,不想,那就算了。孙子什么的,对爸没那么重要。你不用为了我们这个家而强迫自己什么,跟随自己的心意,去做自己喜欢的事。”父亲道。

    “爸,谢谢你这么说,能做您的儿子,我很幸福。”覃逸飞道。

    父亲笑了下,叹了口气,却说:“除了迦因这件事,爸,什么都会答应你。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会把她放在心里,再也,再也不去打扰她。”覃逸飞道。

    “爸知道这样很难,可是,人生在世,不可能事事如意,每个人都有自己无法做到的事,无法得到的人。这,就是现实,我们都没有办法改变。”父亲道,“爸相信你会找到属于你的幸福,会好的。”

    覃逸飞的眼眶,湿润了。

    父亲是支持他的,对于他和叶敏慧的婚姻,父亲一直是给他自由去选择去决定,因为父亲了解他。可是,现在——

    “爸,我想找敏慧来美国。”覃逸飞道。

    “敏慧?”覃春明愣住了。

    找叶敏慧去美国?那不止是去那么简单——

    “你,决定了吗?”父亲问。

    “嗯,我,决定了。只要,只要敏慧不嫌弃我,我,愿意和她在一起,一辈子。一辈子。”覃逸飞说着,心头却如同一把钝刀在不停的剐着,疼极了,疼到抽搐。

    可是,这是最好的选择,让所有人都满意的选择,让苏凡不再被他牵连的选择。

    这样,就好了,只要她好,就好了。

    覃春明长长地叹了口气。

    两件事绉到一起——事出反常必有妖。

    难道,这也是希悠的意思?

    希悠是一直在支持敏慧和小飞的婚事,难道这次又是她?

    “孩子,我知道你想为迦因摆脱嫌疑,可是,我不希望你这样仓促决定自己的终身大事,你要知道,一旦结婚了,就没办法再反悔了,不管结果怎么样,你都不能轻易——”父亲劝道。

    “爸,我明白,我,不会反悔了。只要敏慧愿意,我,不会再反悔,一辈子都和她在一起。”覃逸飞答道。

    覃春明很清楚儿子心里的想法,苏凡的劝说,会让他放弃和叶敏慧的婚约,可他也会为了苏凡,而娶了自己并不爱的人。

    对于覃逸飞来说,到了此时,他才终于明白,结婚,并不是什么神圣的事,并不是说非要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其实,找个差不多的人,找个,合适的人,婚姻,也就那么回事,不是吗?就如同,如同很多人一样,如同当初的霍漱清,如同父亲。

    心,好像在那一刻平静了下来。

    人啊,就是这样,为了一件事纠结了很多年,来来回回无法决定,可是,当真的做出了选择,做出了决定的时候,才发现做决定并不难,一点,都不难。

    心,静了,整个人,也轻松了。

    如果说爱上苏凡是罪孽,那么,他就该用自己的余生来赎罪,为自己曾经对霍漱清的伤害,对苏凡的爱,赎罪。

    “我知道了,既然你想清楚了,那,你就决定吧!敏慧那孩子也不错,如果你结婚以后能喜欢上她,也,不是什么坏事。”覃春明道。

    除了这么说,他还能说什么呢?儿子心里的人是苏凡,可儿子和苏凡这辈子是没希望了,一点希望都没有了,难道真的要为苏凡守一辈子吗?虽说和叶敏慧结婚,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好在两个人也相识多年,彼此很了解,也并不一定会不幸福。

    “我明白,爸。”覃逸飞道。

    “孩子,婚姻,并不一定是和自己最爱的那个人在一起才是幸福,人们总觉得和最爱的人在一起最幸福,可婚姻,是个很现实的东西,日常的家事,双方家庭的相处,合适,或许比爱,更加重要。毕竟,对于中国人来说,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覃春明道。

    这,就是他自己经常安慰自己的借口吗?

    最爱的人,并不一定就是最适合结婚的人?并不一定就是可以幸福的人?

    在他用这个借口说服自己三十多年后,又用这个借口来说服儿子?

    可是,在一个人独处之时,在午夜梦回之时,心里想到的,脑子里梦到的,怎么总是那一个人呢?

    而从今往后,他的儿子,又要和他一样了啊!

    人生的际遇,就这么一代代循环往复,让悲剧就这么一次次循环——

    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难道鼓动霍漱清和苏凡离婚?

    怎么可以那样?霍漱清如果没有曾家的支持,怎么走到最后?不管怎么说,他是曾家的女婿,这桩婚姻,不管好还是不好,对霍漱清来说都是有利的。不管苏凡这些年做了什么,有曾家女儿这个身份,她对霍漱清就是必不可少的。

    绝对不能让苏凡和霍漱清分开,这是为了霍漱清,也是,为了他!

    覃春明闭上眼。

    心里的话,说不出来,也没办法说。

    也许,他终究还是更钟情于权力吧!

    覃逸飞是不知道父亲的想法的,父亲怎么想,对于他来说都不重要了.

    “爸,时间不早了,您休息吧!我挂了。”覃逸飞道。

    “嗯,和江津他们好好玩玩,散散心。”父亲道。

    “我会的。”覃逸飞道。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手机,放在腿上,却是久久不动。

    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一片明亮。

    覃逸飞,淡淡笑了下。

    雪初——

    一看见覃逸飞从房间出来,江津和邵芮雪赶紧迎上去。

    “你们怎么了?”覃逸飞笑问。

    “哦,没什么,就是,额,雪儿刚才说不知道去哪里玩,准备问你。”江津撒谎道。

    覃逸飞的脸色不好,可是看着表情很平静,似乎和刚才是完全两个人。

    “等会儿我们去海边吧!”覃逸飞道。

    “好啊!我也很想去看看大海。”邵芮雪微笑着道,“那我先去换衣服,你们两个自便。”

    说完,邵芮雪就看了丈夫一眼,使了个眼色,离开了。

    “小雪真是个好妻子。”覃逸飞对江津道。

    江津笑了,道:“我第一眼就知道了。”

    覃逸飞笑了下,道:“所以你才想了那么多办法去追?”

    江津笑着,道:“现在证明值了。”

    “是啊,值了。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覃逸飞叹道。

    江津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逸飞,出了什么事吗?”

    覃逸飞摇头,道:“没什么,只是,额,突然之间想明白了很多事,应该说是这段时间想明白了一些事,所以做了些决定。”

    些决定?还不是一个?

    江津心想。

    “你做什么决定?”江津问。

    “我打算郑重跟敏慧求婚,希望,希望她不要拒绝。”覃逸飞道。

    江津怔住了,盯着他。

    “你,你想好了?”江津问,“你不是——”

    “以前是我太幼稚了,总想着,想着应该和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就算不能在一起,也要默默守着她,不背弃对她的爱。现在,我明白了,自己这样很自私,非常自私。”覃逸飞道。

    “逸飞,你可要想好了,这一步一旦跨出去,就真的没有回头的路了。你难道真的要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这样断送吗?”江津道。

    “我想的很清楚,只有这样做,我才会心安。只是,不知道敏慧还愿不愿意接受现在这样的我——”覃逸飞道,“仔细想想,这么多年,我真的伤害了很多人,伤害了敏慧。她是个好女孩,这个世上,没有谁比她更爱我。我都这个样子了,她还不离不弃,这样的女孩子,也就只有她了。”

    江津简直不敢相信覃逸飞说的这些话,盯着他。

    “敏慧是很爱你,只是,逸飞,你要问问你的心,你有多爱她?结婚以后,两个人朝夕相对,如果你不是足够爱她,婚后的每一天都会是煎熬——”江津道。

    “我会试着去爱她的,我想,我应该可以做到,爱她,对她好一点,关心她,感谢她这么多年的不离不弃。”覃逸飞道。

    江津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当初,当初雪初也这么说过,说过和你很像的话。你们都是关心我,都是真正为我好,所以才会和我说这样的话,劝我清醒,劝我理智决定。可是,现在,我不想再听你们的劝了,我要为自己这么多年对敏慧的亏欠负责。”覃逸飞道。

    “好,逸飞,你既然这么决定了,我也不说什么了。我们是兄弟,同甘共苦,你做的决定,我会一路支持下去。不管,不管什么样的决定!”江津伸出手,覃逸飞和他握住。

    “谢谢你,今后可能还有很多事要你去做。”覃逸飞道。

    “别客气,咱们是兄弟,说这些不是见外了吗?”江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