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4章 难道要我成全他们吗?
    覃逸飞对江津笑了下,道:“那我去换衣服,你去看看小雪吧!”

    “走,我先送你。”江津道。

    “不用,我自己可以了。”说着,覃逸飞叫了声护工过来帮忙换衣服。

    回到了自己和邵芮雪在二楼的客房,江津坐在床边,深深叹了口气。

    “他,和你说了什么?”邵芮雪走过去,担忧地问。

    “他说他要和敏慧求婚,打算和敏慧结婚了。”江津说。

    邵芮雪惊呆了,坐在江津身边,盯着他,道:“他怎么突然,突然——”

    江津摇头,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好像跟突然变了个人一样,竟然这么轻易就决定了。”

    “他不是不爱叶小姐的吗?”邵芮雪道。

    “他说他会试着去爱的。”江津叹了口气,道,“我也不能说什么,这是他的私事,而且,他也说的对,这个世上,没有人比敏慧更爱他了。既然不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那就找一个爱自己的人,也未尝不好。”

    邵芮雪沉默不语。

    江津看着她,道:“这件事,你能保密吗?不要跟霍夫人说。”

    “我就算想说也不能说,这个道理,我懂的。”邵芮雪看着丈夫,“要是让小凡知道了,她肯定会认为是逸飞为了她才这样的。那霍叔叔怎么办?你放心,我不会说的。只是,只是,逸飞这样,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呢?世上的人那么多,为什么——”

    “选择敏慧,除了他自己不幸福之外,倒也是圆了周围一堆人的想法。”江津道。

    “是啊,他父母满意了,敏慧满意了,叶家满意了,霍叔叔那边也不会再有谣言了。”邵芮雪叹道。

    江津揽着妻子的肩,邵芮雪却说道:“只是苦了逸飞了,小凡就算是什么都不说,她的心里,这辈子都不会安身的。”

    “是啊,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这些年她和逸飞的事,的确是有点——”江津话还没说完,就见邵芮雪盯着自己,忙说,“我没说什么,只是,人言可畏,那么多的谣言,霍书记的心里怎么可能会不介意?现在这样也好,逸飞结婚了,也就不会再和霍夫人有什么瓜葛了,那些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霍书记不再怀疑霍夫人什么,对霍夫人也挺好的,要不然,你说,霍书记这么一路上去,将来真的坐到了第一的位置,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他要是还对霍夫人有感情,相信她、爱她,霍夫人还不至于太苦。这要是被谣言影响到他们之间没有了信任,霍书记怀疑她的话,霍夫人将来的苦——”

    “你别这么说,霍叔叔不会那么对小凡的。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艰难,他怎么会那么对小凡?”邵芮雪靠在丈夫怀里,道。

    “男人的心都是狭隘的,特别是对于自己妻子的这方面。除非就是真的不在意了,那也就无所谓了,各玩各的。可霍书记和霍夫人不是那样,他们为对方付出了太多,这样的夫妻,一旦有一方死心了,那,真的就无法挽回了。”江津说着,深深叹了口气。

    “那我们能做什么?我不想看着小凡受苦——”邵芮雪望着丈夫,道。

    “人家夫妻的事,我们外人能做什么呢?你是霍夫人的好朋友,以后,就别在她面前说逸飞了,她要是和你说逸飞什么的,就劝劝她。霍书记是做大事的人,那样的人,眼里容不得沙子。你为霍夫人好,就劝她好好和霍书记在一起,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不要做。”江津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小凡那个人看着没脾气、性子弱,可她内心是很有主见的。很多事她都不在意,看着很好说话,可是,要真是有什么事什么人戳到了她在意的地方,她,真的很坚持的。霍叔叔这样一路往上,对他来说是好事,可是对小凡,未必就是好事。小凡很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现在这样逼着她,让她做霍叔叔喜欢的样子,做霍叔叔需要的妻子的样子,将来她实在扛不住怎么办?会把她逼疯的。”邵芮雪道。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她嫁给霍书记,就再也没有选择的权利了,只能跟着霍书记一起走下去,表现出霍书记的妻子应该有的样子。”江津道。

    “这对小凡来说,太难了。”邵芮雪叹道。

    江津不语,轻轻拍拍妻子的肩。

    “其实,有时候我也喜欢小凡可以和逸飞在一起就好了——”邵芮雪说着,望着丈夫。

    “你——”江津道。

    “我知道我不该这么想,霍叔叔爱小凡,我应该为霍叔叔着想,可是,有时候,站在小凡的角度,现在这样的生活和身份,未必就适合她。这些年,她一直都是很努力地去达成霍叔叔的期待,勉强自己去成为周围人需要的样子,这样下来,她真的幸福吗?她会开心吗?”邵芮雪道。

    江津不语。

    “像小凡这样,嫁给霍叔叔那么好的男人,那么有权势有前途的男人,多少人都巴望不得。可是,做霍叔叔的妻子,压力太大了。小凡的性格,怎么承受的了?我感觉她真的是把自己逼到极限了。”邵芮雪道。

    “这就是宿命吧!”江津道。

    “是吗?也许吧!人这一辈子,想得到什么,肯定也就得失去什么。就看小凡她自己怎么权衡了,如果她能熟稔应对,那倒没什么。可她——”邵芮雪道,见丈夫不说话,邵芮雪便说,“你是不是也觉得像她这样嫁为人妇,然后又有两个孩子的女人,就不该拥有自己的梦想,不该拥有自己的人生,就应该为家庭付出,为丈夫牺牲,是吗?”

    “我,我没那么想,你知道的。我是认为,女人不管在什么年纪,什么样的状况,什么样的身份下,都不能放弃自己的梦想,不能放弃自我,不能完全成为男人的附属品。可是,现实是,这样的想法,只是美好的奢望而已,根本,不可能实现。”江津道,“所以,霍夫人既然成为了霍夫人,她就必须为霍书记牺牲自己,这,没有选择的余地。”

    邵芮雪点头,却又叹了口气,道:“小凡和霍叔叔一路走到今天,我是看着过来的,我真的不想他们将来会有什么问题,不想他们有隔阂。”

    江津拍拍邵芮雪的肩,道:“有点信心,我相信他们会没事的。”

    是啊,只要苏凡和霍漱清没事,平平安安,和和气气的,逸飞也就安心了。

    只是,真的会这样吗?

    清晨的阳光,洒在邵芮雪的身上,照着她手指上的大钻戒反射出璀璨的光。

    覃逸飞在护工的帮助下换了衣服,他静静坐在那里,任由护工操持着。

    雪初,你,一定要幸福啊!

    一定!

    换好了衣服,覃逸飞让护工出去,自己拿起手机,给叶敏慧拨了过去。

    此时的茫茫深夜,叶敏慧也是辗转难眠。

    顾希出事了,哥哥出去救了,连父亲也都亲自飞赴法国去调查那件案子。家里就只有母亲和两个小侄子侄女,母亲身体不好,便让她来了,可她也指望不上,二伯就派了堂姐叶璇过来家里帮忙照看。

    叶璇毕竟是年纪大,做事稳重妥帖,她一来,整个家里才变得有条理起来。

    和堂姐一起从母亲的房间里出来,叶敏慧就回去了自己的房间,嘱咐堂姐早点休息。

    “我习惯晚睡,看会儿文件再说,你这些日子也累了,好好休息吧!”叶璇对叶敏慧道。

    “姐,我嫂子,会没事的吧?”叶敏慧拉着叶璇的手,道。

    叶璇叹了口气,道:“一定会没事的,比这更凶险艰难的事,顾希和以珩都经历过去了。这次,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叶敏慧拉着堂姐的胳膊,低头靠着堂姐的肩,道:“最近咱们家里怎么这么多不好的事?先是逸飞的车祸,逸飞还没好,我哥又遇上这样糟心的事儿。你说,咱们家是不是犯太岁了?”

    “年纪轻轻的迷信什么?别瞎想。”叶璇道。

    “可是,这事儿也太多了啊!”叶敏慧道,“唉,我明天要去二姑坟上拜拜了,求她保佑泉哥哥,保佑逸飞,保佑我嫂子。”

    叶敏慧所说的二姑就是曾泉的母亲叶瑾之。

    “你,还惦记着逸飞?”叶璇问道。

    “除非我死了。”叶敏慧道。

    “小孩子家家的,什么死不死的?别瞎说了。只是,你和逸飞这事儿,折腾了这么多年,来来去去的——”叶璇说着,顿了下,看着叶敏慧,道,“敏慧,要不,就算了吧!逸飞他——”

    “姐,你怎么说这样的话?除了逸飞,我谁都不喜欢,谁都不想嫁。要是逸飞不娶我,我就出家去算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叶敏慧嘟着嘴,道。

    “又瞎说了,出什么家?你是想要了小婶婶的命吗?”叶璇打了下叶敏慧的手,道。

    叶敏慧嘟着嘴,道:“反正我就是要逸飞,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他。”

    “你还真是个死心眼。你明知道逸飞心里——”叶璇道。

    “他心里是迦因,我就要成全他们吗?做梦!”叶敏慧打断叶璇的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