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6章 把狐狸精打回原形
    “姐,姐,我要告诉你一件大喜事!”一接通手机,叶敏慧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即便是隔着手机,方希悠也听得出叶敏慧那大喜过望的情绪。

    “你这么开心的,是不是逸飞给你打电话了?”方希悠问道。

    “是啊,他说他以前太对不起我了什么的,他是要和我和好了。不止这样,他还说让我去他那边,我真想马上去见他,我都快等不住了,姐!”叶敏慧道。

    “你就忍忍吧,现在你哥和你嫂子在外面生死未卜,你跑到逸飞那边算怎么回事?”方希悠道。

    “是啊,我知道,就这件事啊!逸飞也说让我在家里陪着我妈,等我嫂子回来再说。”叶敏慧道,“可是,可是我忍不住啊,我真想现在就见到他。”

    “忍不住也得忍!”方希悠道。

    叶敏慧很难受,也很不情愿,道:“我知道,姐,我会在家里好好待着的。”

    方希悠叹了口气,道:“敏慧,逸飞现在回心转意,你要好好珍惜,和他在一起好好过。把他的心拉到你这边来,不要让他再想着迦因,明白吗?自己的男人,要自己守住。你要是守不住,就算是迦因不和他在一起,也会有人把他抢走的。”

    叶敏慧也不知道方希悠这话是说给她听呢,还是说给方希悠自己。

    也许,日子过到了现在,每个人自己心里都有一本账吧!

    “姐,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让他想着苏凡了。”叶敏慧道。

    “还有,你啊,对苏凡也好着点,不要跟过去一样针对她了。至少在逸飞面前表现好一点,你要让逸飞觉得你很大度,让他觉得对不起你,就算是用他的愧疚之心拉着他,也够了,明白吗?”方希悠道。

    “你的意思是要我放过苏凡?”叶敏慧道,“我不会,我绝对不会放过她。就她那种人去做夫人,不是丢尽所有人的脸了吗?不得让人笑话死?”

    “你这么说有什么用?现在大家都觉得她好的不得了,都觉得她应该坐那个位置。”方希悠叹了口气,道。

    “呸,我就偏不信了,首长和夫人怎么会那么想?只不过她苏凡就是借着霍书记的势上位而已,她自己有什么本事?除了勾引男人,她会什么?”叶敏慧道,“霍书记也真是,怎么就不休了她?”

    “休了?你傻了吧?现在什么社会?还休?”方希悠道。

    “不行,姐,我们不能让她丢人现眼。霍书记是很好,又有能力,人也好,可她苏凡算什么东西?整天勾引别人的老公,等她真到了那个位置,可不光是京里的人笑话咱们,地球人都要笑了。怎么能让她丢了咱们的人?”叶敏慧道。

    “你啊,就别瞎想了,这事儿由不得我们。漱清认准她了,有什么办法?何况,漱清到了现在的地步,除了首长,谁能让他离婚?离婚了,他的前途去哪儿?别傻了,漱清不会那么做的。”方希悠道。

    叶敏慧盘腿坐在床上,道:“姐,那可未必,如果,如果苏凡真的做出了大逆不道的事,到时候别说小姑夫了,就是首长也不会保她的。”

    “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太低了,现在首长就是要让漱清上去,怎么会舍得因为苏凡而把漱清给毁了?不可能的。你还是乖乖睡吧,在家好好照顾静姨,等顾希和以珩回来,你就去陪你的情郎好了。”方希悠道。

    “姐,我不是傻,我一定会想出办法的,把苏凡那个狐狸精打回原形,让她从哪儿来的,再回哪儿待着去。一个种花的,还做着国母的梦?也不怕她无福消受?”叶敏慧道,“姐,你睡吧,我挂了。”

    方希悠“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这个敏慧,还真是喜欢,添乱。

    罢了罢了,她想干嘛就去干嘛好了,反正敏慧这个性子,谁都管不住的。

    只是,以珩那边,怎么连个消息都没有呢?

    顾希到底怎么样了?

    方希悠放下手机,继续睡了。

    这个夜晚,叶敏慧是激动的睡不着的,激动,或者说,要计划什么。

    方希悠闭上眼,一切,尽在掌握。

    就算她人不在京城,可是,京里的事,红墙里的事,她不能掉以轻心。

    夜色,越来越深。

    苏凡坐在餐厅里,看着手机漆黑的屏幕,良久不动。

    逸飞,逸飞只要在康复中就好了,至于其他的,不是她该去问的。

    朋友,即便是朋友,有时候也还是要注意分寸的啊!

    分寸,分寸。

    霍漱清,很在意。

    所以,今后,她也得注意,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了。

    苏凡叹了口气,拿着手机上楼了。

    楼上的卧室里,霍漱清已经洗漱完毕躺在床上了。

    她便换了下衣服,对他说:“你先睡吧,我去冲个澡。”

    他“嗯”了一声,坐在床上继续阅读着什么。

    苏凡走进浴室,站在莲蓬头下,闭着眼,任由水流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脑袋里,晕乎乎的,不知道都是什么东西。

    猛然间,后背碰到了一面墙。

    那不是墙,是他!

    她没有动,他的手就从后面伸过来,拥住了她。

    他喜欢这样,她知道的。

    而后面的内容,她也很清楚。

    她关掉了水龙头,一下子按住他那只乱动的手。

    霍漱清愣了下。

    “对不起,我,有点累了。”她说。

    “今晚只有我们两个人。”他说。

    他的意思很明显,他有需求了。

    “我,不想。”她说。

    他看着她,苏凡转过头,望着眼前的墙。

    浴室里,两个人都沉默着。

    片刻后,苏凡的身体就被他挤到了墙边,而接下来的事——

    她紧紧咬着嘴唇,闭着双眼。

    他感觉到了她的抗拒,他,不喜欢这样。

    “苏凡——”他叫了她一声。

    她没有回答。

    “我不喜欢你的心里有别人,一点点都不能有,你,明白吗?”他喘着气,道。

    她却没有一丝回答。

    他好像生气,对她这样的沉默。

    “你看着我!”他停下来,扳过她的脸,道。

    她睁开眼,望着他。

    四目相对,他沉默了,只是静静看着她。

    “你如果这样不放心,何必又要和我在一起?”她说道。

    他的眼里,看不出任何的神情,看不出一丝的情绪波动。

    他就是这样的人,不管内心里有怎样的惊涛骇浪,面色始终不变。

    只是,他没有想到,在工作场合这样的他,到了家里,居然也是一样。

    他一言不发,看着她,见她转过头,他扯着她的手腕,一把把她拽进了卧室,一松手,苏凡就倒在了床上。

    好在床不硬,倒下去也不疼,只是手腕被他抓的很痛。

    她抬起手腕摸了下,结果他就压了过来。

    苏凡抬头盯着他,头发上的水珠,还在往下流。

    “你,干嘛?”她问。

    “转过去——”他命令道。

    是的,命令,苏凡在那一刻听到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可是,她没有动。

    “转过去——”他又说了一遍。

    “霍漱——”苏凡叫了声,可是,“清”字没有说出口,整个人就被他扳了过去。

    而接下来——

    她不懂他到底怎么了?就是因为她接了雪儿的电话,问了逸飞的事,就这么简单吗?就这件事让他这么生气吗?

    屈辱,和疼痛,在她的身体和心里交织着。

    他是生气了,他是在惩罚她,惩罚她的心里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吗?

    可是,她到底要怎么做,怎么做才能让他满意?她已经不和逸飞联系了,还要怎么样?

    等到这一场酷刑结束,苏凡瘫软倒在床上,一动不动。

    而他,也没有像过去一样怜惜她,只是给她盖了条被子,就走了。

    他走了,只留下她倒在床上。

    苏凡的眼里,滚出了一颗晶莹的泪珠。

    她的嘴角,咧出了一丝苦涩的笑。

    这就是她应得的报应吧!

    心,疼的一丝丝抽着。

    她闭着眼,趴在那里,久久的一动不动。

    他不会不介意的,过去的那么多事,他怎么会不介意呢?他是谁啊,他是霍漱清,普通男人都未必会淡定,何况他是霍漱清?

    分寸,分寸。

    他给她限定的分寸,又在哪里?

    霍漱清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冲着自己的身体。

    身上的汗水,被干净的温水冲掉了。

    可是,心头,怎么好像还是,还是一丝丝抽痛?

    怎么,会这样?

    覃叔叔刚刚打电话说,小飞要和敏慧结婚了,就等正式求婚,然后办婚礼。覃叔叔说这件事对他是好事,小飞和敏慧正式结婚了,那覃家和叶家就是一体了,将来也只能死心塌地来支持他。这对他的前途是好事,只是唯一有一个问题,逸飞并不爱敏慧,所以这个婚姻的根基很脆弱。

    “以前没结婚也就罢了,等逸飞和敏慧正式结婚了,他和迦因的事——”覃叔叔没有往后说,可是意思,很明显。

    “我明白。”霍漱清应声。

    “你知道就好,迦因那边,多盯着点,以后还是尽量别让他们见面。两家人的聚会什么的,能别让他们两个同时出现就别同时出现。叶家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不能做的太难看了。”覃春明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