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7章 才不需要可怜
    可是,感情这种事,是不让见面就可以断绝的吗?

    心里想着的事,谁能管控的了?

    水流,从他的头顶流了下来,他紧紧闭着眼。

    本来,他就为了覃逸飞这件事心烦着,苏凡那家伙还拒绝他。

    那一刻,她的反应让他感觉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小飞,而没有他,一点点都没有。

    只是从小雪那边听到小飞的事,她至于心情波动那么大吗?接电话之前,她还那么开心地和他聊天,一听到小飞的事,她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苏凡,你到底在想什么?

    等到他擦干身体走出去,却看见她依旧在床上趴着,还是之前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她,这是怎么了?

    他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撩过她脸上的头发,看着她。

    可她的眼睛一点神采都没有,黯淡无光。

    他起身,走进浴室,给她拿了条毛巾出来,轻轻擦着她脸上的水珠,还有身上的湿气。可是,她依旧一动不动。

    “起来换件衣服,这样会感冒的。”他说。

    她缓缓撑着身体起来,却没有看他。

    他扳过她的脸,强迫她看着自己。

    “你就喜欢这样,是吗?”她低眉,问道。

    “我不喜欢你的心里有别人,就这么简单。我不喜欢你的心情因为其他的男人而波动,就这么简单。难道我连这点权利都没有吗?”他反问道。

    “有,你,有这样的权利。”苏凡低声道。

    她的心,一片片被撕裂着,被她最爱的这个男人,唯一爱着的这个男人。

    怀疑是一剂慢性毒药,没有任何夫妻可以躲过这样的毒害。

    他的怒气,慢慢降了下来,给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或许,她可以和他争辩,可是,争辩有什么用?他什么都知道,只是他的心里放不过,只要她活着,只要他们还是夫妻,他就不会放过这件事,这件事,永远都会是他们之间的梗。

    “穿上衣服睡吧!”他说。

    “我自己来。”她说着,从床上坐起身,接过他递过来的睡衣,穿好了就下床了。

    “苏凡——”他叫了她一声。

    “你睡吧,我想下去喝杯水。”她说完,就头也没有回出门了。

    霍漱清静静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消失,坐在床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他,是过分了,他是不该把自己的情绪发泄在她的身上,她的确是没有和逸飞联系,可是,他的心里,他的心里就是没办法——

    夜色深深,霍漱清躺在床上睡了,可是苏凡一直都没有上楼。

    一楼的客厅里,漆黑一片,苏凡静静坐在沙发上端着自己的水杯子。杯子里的水,从热乎乎变到了冰凉,可是她一直端着,久久不动,眼前只有深深的黑夜。

    屋子里的暖气很舒服,即便是只穿着单薄的睡衣也感觉不到一丝寒意。

    只是,身体没有觉得冷,一颗心——

    是她太矫情了吧!是她一直都没有考虑到他的感受吧!是,她的错吧!

    苏凡苦笑了下,眼眶里噙满泪花,深深叹了口气。

    转过头看向楼梯的方向,泪水从眼里滴了出来。

    突然间,她不想上楼回到那个房间了,不想回去和他躺在同一张床上了。

    生同床死同穴,才是夫妻。可是,如果没有了信任,躺在一张床上,又有什么意思?

    苏凡喝了口水,放下杯子,靠着沙发闭上了眼睛。

    也许是今天的长途劳顿,又或者是刚才的事,苏凡突然感觉自己一丝力气都没有了,甚至连上楼去客房睡觉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可是,这样的夜,怎么可能安睡?

    整个夜里,脑子里乱哄哄的,好像有很多的事,可是又好像什么都弄不清楚,就这么在脑子里纠缠着。

    猛然间,好像有人在梦里拉了她一把,她一下子就睁开了双眼。

    可是,眼前,什么都没有,依旧是一片漆黑。

    周围没有一丝光亮,也没有一丝声音,只有她急促的喘息。

    拾起身,抬手摸了一把额头,好多的汗。

    一定是做噩梦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噩梦就再也没有真实的形象,只有一片混乱,然后就是这样的醒来一片虚无和汗水。

    走进洗手间,水流冲刷着她的手。

    仔细想想,好像是枪击案昏迷醒来后就这样了,梦这个东西,对于她来说就和过去变得完全不同。

    可能还是神经受到伤害了吧!毕竟梦这东西,说到底也只是神经的活动而已。

    这样也挺好,什么都不清楚,什么都记不住,也就不会有烦恼,不会去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为了梦里的东西追究什么的,就不用了。

    擦干净脸,苏凡打开楼梯间的灯,扶着栏杆一步步上楼了。

    在楼下睡着算怎么回事?天亮了仆人过来打扫卫生做早饭看见了算什么?霍漱清还会以为她是想干什么呢!她没那么多的想法,并不想威胁他什么,把自己弄伤或者弄感冒了去他面前博取同情?或者说威胁他,让他心疼她可怜她?她才不要那样做,没有任何的意义。

    因为他们之间的问题很清楚,绝对不是她用什么小伎俩就可以掩盖了两人的问题的。

    只是,不掩盖能怎么办?难道要让别人知道他们两个有矛盾?现在身边一堆的人,别说是新派来的警卫,就是仆人和秘书们,都是很精明的。他们两个之间有矛盾,那些人还不是看一眼就知道了?

    她又不想去卖惨,卖惨有什么用?还不如——

    他今晚生气,是因为逸飞的事,那,那她就想办法消除他心里的这个结,让他相信,哪怕,哪怕只是一时的相信也好。她不想再为这件事和他争执了,再也不想了。

    在卧室门口站了一会儿,苏凡推门进去了。

    而这时,霍漱清早就睡着了。

    他今天也是很累的,一直忙个不停。

    苏凡打开床头灯,静静看着他。

    他这样辛苦,她的心里也舍不得。如果可以,真的很想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简简单单生活就好了,什么都不要,什么前途,什么社稷,什么都不想要。可是,她可以什么都不要,他怎么可能?

    深深叹了口气,苏凡拉开被子钻了进去,躺在了他身边。

    也许是感觉到身边有了她,霍漱清像是无意识地转过身拥住她。

    他喜欢抱着她睡,这时两个人相识以来养成的习惯。

    苏凡静静躺着,却是再也无法闭上双眼了。

    “怎么了?”他的声音,突然从脑后传来。

    “哦,没事。你怎么醒了?”她问。

    “刚才的事,对不起!”他说。

    苏凡,怔住了。

    他的唇,在她的耳边轻轻磨蹭着。

    “我承认我是个小心眼,在小飞这件事上,我没有办法——”他沉声道。

    “你说的对,那是你的权利。”她的心,抽痛着,却还是打断了他的话。

    “苏凡,我不想因为什么权利、道德禁锢着你,可是,我真的不想你的心里还有另一个人,一点点都不想。”他说道。

    她苦笑了下,道:“婚姻本来就是要有道德的,如果没有了道德的约束,那婚姻还怎么存在?”

    霍漱清不语。

    “我不会怪你的,我,明白你的心情。”苏凡说着,转过身,看着他。

    尽管一片漆黑看不见他。

    “有件事,我想,我想和你解释一下。”她说。

    “什么事?”他问。

    “逸飞,逸飞他的确很好,我,我很感激他,真的,也许,有时候,有时候感激,感激会很复杂,可是,我一直以来都当他是朋友——”她说着,却被他打断了话头。

    “你——”他说。

    “你让我说完。”苏凡道。

    他微微点头。

    “上次,上次咱们去沪城看他,我,我其实并不想说让他来咱们家的,刚开始我不是那么想的。我只是想和他聊聊自己的感受,我理解他的感受,我和他都经历了同样的事,所以我理解他的想法。可是,可是徐阿姨——”苏凡道。

    霍漱清没有说话,苏凡顿了下,接着说:“我是有点,有点冲动了,我劝逸飞来咱们家,也是想让他离开徐阿姨,让他可以有个安静的环境来休养。我当时想,劝他来咱们这边,就算不是在咱们家里,给他安排一个最好的疗养的地方,环境好,咱们可以带着孩子们多去看看他,他的心情也会轻松点,没有在沪城那么大的压力。所以,我才那么说的,我——”

    “我知道。”他打断她的话,双唇轻轻在她的额头摩挲着,道。

    “你,知道吗?”她却问。

    “我——”他猛地说不出话来。

    “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也,请你给我一点信任,好吗,霍漱清?逸飞,是我的朋友,仅此而已,我希望他过的幸福,就这么一点希望,就这么一点。我不想他为了我们牺牲自己的幸福,难道你也觉得我这么想不对吗?你觉得我这么想是自私吗?”苏凡质问道。

    霍漱清,一言不发。

    “逸飞,不爱敏慧,这是事实。可是他妈妈非要他和敏慧结婚,安排他和敏慧在一起。徐阿姨是真的喜欢敏慧吗?还是说她认为逸飞是爱敏慧的?这些答案,你也很清楚。徐阿姨看中的,不过就是敏慧的家世和敏慧对逸飞的感情而已。难道我们也要和她一样去看待逸飞的婚姻吗?让逸飞为他们覃家,为了我们牺牲?”苏凡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