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1章 这是个意外
    苏凡不知道他怎么了,她只知道他在生气,可是,生气怎么会这么久?生气怎么连电话都不接一下?到底——

    她想不明白,现在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而霍漱清那边,每每看着她的来电,或者来电记录,就会盯着看好一会儿,然后就是叹息一声,闭着眼静坐。

    办公室里的床虽然也舒服,可是没有家里的大,更没有她。那张床,只是供他临时休息的,根本不是让他当做家来长期住的。

    离家第四天的时候,覃东阳突然来了,打电话约他一起吃饭聚聚。

    “你们家夫人准假吗?要不要我打电话给你请假?”覃东阳还笑着说。

    “请什么假?你说吧,在哪儿?几点,我看看安排。”霍漱清道。

    这几天和苏凡冷战着,霍漱清的心里也是烦透了,对下属们的态度也很不好,下属们也都是战战兢兢的。现在覃东阳来了,总算是有个可以陪他说说话的人了。聊聊天,喝喝酒,轻松一下。覃东阳是他的故交,不管干什么,总好过其他人。

    “今晚,六点半,有空吗?你要是忙,我就等你。”覃东阳道。

    “我让李聪看看时间再跟你说,就咱俩,你别给我约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了。”霍漱清道。

    “放心,我也想和你好好喝两杯。”覃东阳笑着道。

    挂了电话,霍漱清跟李聪了解了一下今晚的安排,让李聪调整了一下,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可以调整的,便和覃东阳约好了今晚一起吃饭。

    “你不带夫人过来吗?”覃东阳问。

    “跟你说了就咱俩的,你现在这是连话都不会听了啊!”霍漱清道。

    覃东阳笑了,道:“我这不是想找机会见见你家夫人嘛!”

    “私有财产,哪有你想见就见的。”霍漱清道。

    “哈哈哈!”覃东阳笑着,道,“你啊,真是,我要笑死了,把你家小苏都宠成什么样子了?感觉这都不是老婆,是你从哪儿养的一个新宠。”

    “得得得,你这嘴巴就是干净不了。我还有事要忙,晚上再聊。”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电话那边,覃东阳笑着摇头。

    覃东阳在回疆也是有产业的,借着新丝路计划的推广,覃东阳早就赚了不少。这次来回疆,也是刚从中亚那边谈完项目过来视察回疆公司的业务,然后来和霍漱清喝酒聊天的。

    这边,霍漱清和苏凡还不知道怎么办呢!另一对夫妻,苏以珩和顾希已经从摩洛哥回京了。

    在叶承秉的亲自出面之下,以及外交方面的协调,苏以珩把顾希“解救”了出来。

    因为其他的事务,叶承秉先行回国,没有和苏以珩和顾希一起走。

    回国的飞机上,顾希静静坐在舷窗边。

    苏以珩走了过来,拿了一条披肩,给她披在身上。

    顾希回头,静静注视着他。

    苏以珩坐在她身边,拥住她,顾希便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该怎么跟我哥说这件事?”顾希低声道。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这些天出了太多的事,让她的身体和心理都很痛苦。

    “这是意外,我们,谁都没有办法。”苏以珩道。

    顾希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哥。如果,如果我不这样自作主张把bobo带走,也就不会发生这些事。该怎么办?”

    苏以珩紧紧拥着妻子,脸颊在妻子的头顶磨蹭,道:“阿泉他,他会理解的,我们,我们是好心,只是意外——”

    “如果不带走那孩子,把她留在国内什么地方藏起来,她也许还能平安长大。如果希悠姐真的不能生,我哥也好歹算是有个孩子留在这世上。现在,现在我把他的这么一点希望都给毁了,还,还给大家带来这么多的麻烦!我,我真是,真是——”顾希说着,掩面而泣。

    “别这么说,这是意外。而且,希悠一定会有个孩子,一定。你别这么悲观,不要把什么事都揽到自己身上。”苏以珩给妻子擦着眼泪,道。

    顾希流泪摇头。

    “也许,就像秉叔说的,这件事,也未必是坏事。”苏以珩道。

    顾希泪眼汪汪看着苏以珩,苏以珩叹息一声,道:“那孩子活着,对阿泉迟早都是个麻烦。可是,另一方面,如果希悠真的不能生,那孩子活着,阿泉也算是有个孩子活在世上。现在这样——”

    听丈夫这么说,顾希靠在他的怀里流泪。

    “我对不起我哥,我对不起大家。我——”顾希道。

    “乖,乖,别说这些,别这样,好吗?”苏以珩轻轻吻着妻子的脸,道,“孩子的事,我们,我们一起和阿泉去解释。至于,至于其他的,”苏以珩顿了下,道,“慕辰和我说,那边的谈判没有问题,还是按照之前我们的计划在进行,到过年前应该就可以挂牌了。”

    “真的吗?”顾希坐起身,望着苏以珩,问道。

    苏以珩点头,道:“嗯,之前就谈的差不多了,现在慕辰替我过去,一来是掩人耳目,二来也是敦促进程。这个项目,慕辰一直是跟着我在参与的,该怎么做,他很清楚。以后,如果他那边允许,我可以让他代替我去直接处理这方面的事。”

    “这样,可以吗?”顾希道,“他不是京通的人,你把这样重要的事交给他,董事局那边——”

    “慕辰是霍书记派过来的,霍书记虽然没跟我明说,可他这么做的意图很明显,他是希望慕辰参与这些事务的。以后我就多让慕辰来做一些,也算是对霍书记那边有个交代。”苏以珩道,“而且,慕辰的能力和组织纪律性,显而易见,他信得过。”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顾希擦去眼泪,道。

    “好了,现在不要想这件事了。”苏以珩说着,招手让服务人员端来热牛奶,亲手接过杯子,端到妻子的嘴边,“来,乖,把这个喝了睡一觉,睡一觉就到家了。”

    顾希接过牛奶杯,喝掉了杯子里的牛奶。

    “我好困,苏以珩。”顾希道。

    “走,我抱你回去睡觉。”苏以珩说着,就把妻子抱了起来,一直抱到了床上。

    牛奶里加了安眠药,顾希这些日子太累了,可是心情又不好,如果没有药物,是根本不会好好睡觉的。

    苏以珩的手,轻轻抚摸着妻子的脸,和手。他的手指,掠过妻子皮肤上的那些伤痕。

    她是一个模特,容貌对她来说比命都要重要,可现在,她的脸上被擦破了皮,而手上——

    苏以珩俯身,轻轻亲着妻子的脸。

    关上门,苏以珩叫了助理一声,拿来了飞机上的卫星电话。

    “阿泉,是我。”苏以珩道。

    “以珩?你们已经回来了?”曾泉忙问。

    “还没有,在飞机上。你现在已经到武汉了?”苏以珩问。

    “是啊,已经开始工作了。”曾泉道。

    “希悠也在?”苏以珩问。

    “嗯,她这几天帮我收拾一下家里。你们几点到?我和希悠回去看看你们。”曾泉道。

    “还有十二个小时。”苏以珩道,“我也想见你,和你,谈点事。”

    “你是说,那孩子的事吗?”曾泉问。

    苏以珩愣了下,道:“嗯,还有别的。”

    “那孩子的事,小舅跟我说了。”曾泉道。

    “对不起,阿泉,我们——”苏以珩道。

    “别说这些,以珩。这次让顾希受委屈了,你不要来安慰我,好好照顾顾希。具体的,等咱们见面再聊。”曾泉道。

    “阿泉——”苏以珩道。

    “以珩,什么都别说了。你,你们没有对不起我,是我连累了你和顾希。”曾泉道。

    苏以珩顿住了。

    “好了,你也休息吧!回来咱们再说。”曾泉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手机,在手里,曾泉静静坐着,一动不动。

    书房里的灯,照着他的脸,明暗交错。

    那个孩子,在枪战中意外死亡。不知道是哪方面开的,现在尸体也在回国的路上,准备回来尸检。

    门上,传来一阵敲门声。

    曾泉看向门口,是方希悠进来了。

    “怎么还不睡?”方希悠问。

    “哦,我再看点东西。”曾泉道。

    “早点休息吧,时间还多着呢!你慢慢看也来得及。”方希悠道。

    曾泉看了她一眼,她的心情好像很好。

    “有什么,喜事吗?”他问。

    方希悠愣了下,看了他一眼,笑了下,道:“以珩他们回来了,不是喜事吗?难道你不高兴?”

    “我高兴。”曾泉道。

    “是啊,而且啊,敏慧说逸飞打电话给她,要她去美国和他一起了。现在以珩和顾希回来,敏慧就去美国。”方希悠道。

    曾泉盯着她,道:“这是敏慧和你说的?”

    “不是她还能是谁?你还不知道吗?前天徐阿姨去京里探望静姨,还和静姨提了逸飞和敏慧的婚事呢!徐阿姨好像还是很想促成这桩婚事,静姨那边也没说什么。”方希悠道。

    “他们两个,又要?”曾泉惊呆了,道。

    方希悠笑了,道:“怎么,你不乐意?他们两个能和好,这是好事。难不成非要老死不相往来才合你的意?你啊,可别怪敏慧,这次全是逸飞主动的。不是敏慧逼他,徐阿姨也没逼,是逸飞自己想通了。”

    曾泉看着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