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2章 被风吹落的花瓣
    逸飞自己想通了?

    这么简单?

    曾泉盯着妻子。

    “你看我干什么?你要是不信,自己打电话去问敏慧。”方希悠道,“算了算了,随便你,不想睡就算了,我要去睡了。”

    说完,方希悠就走出了书房。

    她的心情很好。

    敏慧和逸飞突然和好,希悠当然高兴了。这是她一直要促成的事,现在突然顺利了,高兴也是理所当然的。只是,逸飞真的决定了吗?和敏慧这么来来回回折腾几次,居然还能又在一起?

    随便想想都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可是,正如希悠所说,徐梦华那么支持的,小舅妈又没什么意见,这件事,难道就这么定了?

    曾泉叹了口气。

    他是不该再去管这件事了,他希望逸飞不要步上自己的后尘,而且他也和逸飞谈过了,可逸飞终究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这次决定了,就再也没有机会反悔了。这辈子,估计是连离婚都没可能的。

    逸飞愿意这样过一辈子,那就随便他好了。只是苏凡——

    曾泉想起上次覃逸飞和敏慧两个解除婚约之后苏凡的反应,不禁担忧起来。

    苏凡和他是一样的想法,他们都是希望逸飞可以自己找到自己的幸福,而不是被迫这样和敏慧绑在一起。那现在——苏凡迟早会知道的,但愿她这次可以平静接受,不要再去干涉逸飞的决定了。

    是福是祸,这是覃逸飞自己选的。不管别人有没有逼他,都是他自己的决定。

    就像当初父亲对他说的一样,不管好与坏,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

    可是,话是那么说的,怎么可能真的无怨无悔?如果真的可以无怨无悔,他和希悠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吗?

    这世上的事,总是说起来比做起来容易。

    就在这时,曾泉的手机响了,是父亲打来的。

    “爸——”曾泉叫了声。

    “那孩子的事,你知道了吧?”父亲问道。

    “嗯,我知道,小舅和我说了。”曾泉道。

    “死了是好事,不管是怎么死的,都不要再追究了。运回来以后直接火化,和那个女人埋在一起算了。”父亲道。

    曾泉愣了下,道:“嗯,我知道了。”

    “我会和杨家谈的,事情到了这一步,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都不能在这件事上纠缠下去了,时间越长,对我们越不利。”父亲道。

    “嗯,我明白。”曾泉应声。

    “还有,现在希悠过去了,你的工作就先放一放,不要那么着急。希悠年纪大了,你们不管用什么办法,得赶紧生个孩子,别拖了。这才是最要紧的事。荆楚那边的工作,不用太急切。”父亲道。

    孩子——

    “嗯,我知道,我会尽力的。”曾泉道。

    “还有,希悠和我说敏慧和覃家的小子又要在一起了?”父亲问道。

    希悠说的?曾泉不该感到意外,方希悠是一定会和父亲说这件事的。

    “嗯,我也是刚刚听希悠说的。”曾泉道,“不知道小舅和以珩什么意见。”

    “敏慧这么坚持,覃家也是一样的态度,这事儿,应该是就这么定了。”父亲道,“这样也好,大家个关系更亲近一点,事情也就好办了。”

    曾泉没说话。

    “我会和漱清说的,让他盯住迦因,不能让迦因和逸飞联系,不能再让迦因把这事儿给搅和了。”父亲道。

    “您为什么就认为迦因一定会搅和呢?她只是不希望逸飞做出不正确的选择。”曾泉道。

    “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你们都太幼稚了。逸飞和敏慧的婚事,不管他们自己怎么折腾,都是迟早的事。覃家和叶家的脸面,就是让你们这样过家家一样玩的吗?”父亲道。

    “您放心,迦因不会那么做的。”曾泉便说。

    “她能安静最好,这件事不能再出岔子了。”父亲道,顿了下,父亲说,“还有,希悠是个好孩子,她为你,为我们家做了很多,你不要再不知足,好好待她。明白吗?”

    曾泉愣了下,难道方希悠和父亲说的,不止叶敏慧和覃逸飞这件事?

    “爸,她还和您说什么了?”曾泉问。

    “没什么,你只要记住,希悠是不会害你的,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你,只要记住这个就够了。”父亲说完,就挂了电话。

    曾泉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急促鸣音,摁掉了手机。

    方希悠喜欢自作主张,即便他反对,她也一样会做。

    难道说,她把劝说覃家和叶首长和好的事也告诉父亲了?

    曾泉起身,走进了卧室。

    卧室里,方希悠正在接电话。

    曾泉走过来,坐在床边。

    方希悠见他来了,便对电话那边的人说“我先挂了,回头再说”,然后对曾泉道:“你这是打算——”

    “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曾泉问道。

    方希悠看着他,道:“我和你都说过了,所有的事。”

    他本想质问她,是不是她从中设计了逸飞和敏慧的事,可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你,怎么了?”方希悠见他不说话,问道。

    “没事。”曾泉说完,就站起身了。

    “阿泉——”方希悠叫了他一声。

    “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我不希望为了我们牺牲别人的幸福,你,早就忘了,是不是?”曾泉道。

    他并没有发火,只是很平静地说了出来。

    与其说是平静,不如说是无奈吧!

    “每个人都会做出有利于自己的决定,我记得什么忘记什么并不重要,你只要记得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就够了。”方希悠道。

    曾泉摇头叹了口气,回头看着方希悠,道:“希悠,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

    方希悠,愣住了,盯着他。

    “那个时候,我在梅花树下看到的你,有这个世上最美的笑容,可是,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曾泉道。

    方希悠,怔住了。

    梅花树?

    记忆力,一阵风吹落了树上的梅花。

    她抬手,花瓣便落在她的指尖。

    回头,他走到了她的身边,帮她摘下了落在她头上的花瓣。

    那一刻,她对他微微笑了。

    而记忆里的风,就这样再度掠过。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就走出了卧室。

    方希悠,呆呆地坐在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