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3章 不是个好现象
    回忆,是两个人共同的。

    那一刻,在他眼里的她是最美的,她眼里的他又何尝不是?

    青春少年时代萌动的心,如那时漫天飞舞的花瓣一样扑朔迷离,却又梦幻至极。

    只是,那个时候的美好,为什么到了如今就这样——

    方希悠苦笑了。

    何必为了这种事去缅怀感伤?

    年轻的生命不是用来祭奠过去的。

    敏慧和逸飞的婚事,是确定下来了。敏慧明天中午就坐飞机去美国,徐梦华那边也是在全力配合,准备迎接逸飞回家。

    是的,覃逸飞要回国了,差不多是在过年的时候就会回来的。到时候有敏慧和徐梦华一起做工作,这件事就不用她再操心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覃家和叶家和解的事情了。

    覃春明没有和她联络,她应该主动来提了。因为叶励锦和她说了,叶首长愿意和覃春明来谈谈那件事。这就是说明叶家这边要主动接触了,有了叶首长的承诺,她就可以和覃春明去谈了。

    明天就给覃春明打电话,或者说,明天她直飞京城去和覃春明见面,因为徐梦华说覃春明明天要进京。苏以珩和顾希回来了,她也应该回去看看情况怎么样,和苏以珩商量一下叶敏慧和覃逸飞的婚事,还有,还有那个孩子的事。

    她要亲眼看看那个孩子是不是真的死了。

    那孩子一死,她心头的一块石头就算是落了地。

    这件事带来的喜悦,足够冲淡曾泉的那番话。

    方希悠笑了,起床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口,就走出了卧室。

    她要和曾泉说一下明天的事,最好两个人一起回去。他应该是会回去的,毕竟顾希回来了,哪怕只是一两个小时见个面,曾泉也是会去的。

    而现在,她和曾泉要做一对正常的夫妻,至少要让别人看起来是正常的。不能再像过去那么执拗了。哪怕,哪怕他们真的很执拗。

    她已经不期待他爱她了,爱这东西太奢侈,也,没有用。她以前真的是太傻了,还纠结着什么爱不爱的,太傻了。

    也,太无用了。

    不出所料,他在客房里。

    方希悠走了过去,坐在他床边,看着他。

    曾泉在看书,他喜欢看书,从小就这样,习惯养成就不会改了,不管白天多忙,晚上总要看会儿书才睡觉。

    见她坐在自己面前,曾泉看了眼,道:“什么事?”

    “明天顾希和以珩就回来了,我想去京里看看他们,你,要不要去?”方希悠问道。

    “嗯,我和以珩说了要去。”曾泉道。

    方希悠一听,他是没想和她一起走的。

    可是她也没生气,道:“那我们就一起走吧!看看顾希怎么样,还有,那件事也该了结了。”

    “那件事?”曾泉看了她一眼,道,“爸说他会处理。”

    “我知道,不过,这种事,我们还是得自己亲眼确定一下,不能有任何的闪失。”方希悠道。

    “你要看你就去看,我不想看。”曾泉道。

    他不想看那个孩子,最好不看,毕竟是自己目前唯一的孩子,就算是非正常渠道生的,可是也是自己的。人这种动物很奇怪,如果不见,什么借口都能给自己找到,说服自己若无其事。可一旦见了,那就不一样了。他不想让这件事再影响自己,包括心情,那就最好不要再见了。既然死了,就,这样结束了吧!

    “嗯,我知道了。”方希悠道,“还有,逸飞那件事,励锦姐已经和我说了,叶首长愿意和覃书记见面谈那件事。明天覃书记也在京里,我会去见他一面,和他说这件事。”

    “随便你。”曾泉道。

    他现在真的是对她的事一点兴趣都没有了,不生气不高兴,更不发表意见。

    这,不是个好现象。

    可方希悠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曾泉的不闻不问和不发表意见,反倒是让她轻松了许多。至少她省去了和他争执的时间,两个人的关系也不用被这些事影响了。

    “敏慧和逸飞的婚事,要是他们订下来,我希望你不要再做什么多余的动作,这件事,就这么结束吧!”方希悠道,“我们需要覃家的协助,这一点,你必须要清楚。”

    “随便你。”曾泉又说了句。

    方希悠看着他。

    虽然他坐在自己对面,可是这样的冷淡——

    无所谓!

    “我去睡了,你明天安排好时间了跟我说一下,咱们一起回京。”方希悠道。

    曾泉没说话,也没看她。

    方希悠便起身离开了。

    听见房门关上,曾泉扔下书,关上灯,躺了下去。

    或许,这才是他们夫妻的正常相处方式吧!

    她喜欢决定,那就让她去决定好了。

    曾泉和方希悠这边陷入了新一轮的冷战,而苏凡和霍漱清那边,也是丝毫没有改观。

    覃东阳来到乌市,霍漱清调整了安排和覃东阳见了面,而苏凡依旧忙着自己的工作。

    针对妇联如何结合《反家暴法》来切实保障妇女儿童的权利,省妇联开始了讨论。三天的准备时间的确是短了点,可苏凡还是加班加点,在法律专家的建议下整理好了自己的议案。

    明天就要开会讨论了,苏凡却在办公室里加班到了十一点才离开。一遍遍反复修改,确定无误了,才交给秘书去打印。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整个天空都被浓浓的夜色染黑。

    苏凡站在大院里,抬头望着头顶那偶尔点缀的几颗星星,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李秘书长说今天覃总回来了。”孙敏珺对苏凡道。

    “覃总?”苏凡愣住了。

    逸飞?

    她盯着孙敏珺。

    “哦,是覃东阳覃总。”孙敏珺忙说。

    苏凡“哦”了声,道:“他们可能在喝酒聊天去了吧!”

    说着,苏凡就上了车。

    霍漱清几天没回家睡、住办公室的事,孙敏珺也知道了,李聪和家里的仆人都跟她说了。霍漱清这样反常的举动,说明苏凡和霍漱清肯定有了问题。可是苏凡这里一句都没说。

    不过,到底怎么了?霍漱清那天还打电话给她说,让她好好协助苏凡什么的。不过,那天就不对劲了,霍漱清不让她跟苏凡说打电话的事。

    那么这次,到底是谁惹起来的?谁在生谁的气?就算是生气也不该这么久啊!霍书记已经有五天没有回家住了啊!

    到底,怎么了?

    孙敏珺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