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4章 终究是个凡人
    夫妻矛盾就是这样,特别是霍漱清的性格,更是让这种矛盾变得无法理解。

    如同当初他对待孙蔓的态度,不管多少人劝他离了或者亲近一些,他始终都是那副样子,不冷不热,不远不近。

    现在和苏凡出了问题,心里憋着气,也是这个样子。

    苏凡是不了解这些的,她还没有想太多。他不想回家,那就别回了,反正他工作忙,在办公室住着也有人照顾,不会亏他到哪里去。而且,关键是她自己也一堆的事情,完全没有精力再去顾及他了。想着过两天他可能就回来了,或者她自己去找他,和他谈谈。

    就这个时候,覃东阳来了。

    关于霍漱清住办公室的事,覃东阳是知道了的。霍漱清的两个贴身秘书,覃东阳那都是关系很近的。霍漱清这边有了什么事,比如和苏凡吵架了啊,心情不好了啊,或者说很忙了啊,覃东阳或多或少都是会知道的。只是,这次霍漱清和苏凡分居,倒是让覃东阳也意外的不行。霍漱清对苏凡,那真是爱到骨子里了的,用那句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来形容真是一点都没错的。这样的夫妻关系,怎么就闹到分居的地步了?他一个省委书记,和老公闹矛盾住办公室,时间长了肯定会被人知道的啊!为了这件事,霍漱清的大秘书李聪也是心焦的不行,覃东阳来了,他便主动和覃东阳联系,找覃东阳劝劝霍书记。毕竟覃东阳和霍漱清的关系,那是什么话都可以说的,没有避讳的。

    “出了什么事?漱清一点都没透露?”覃东阳问李聪。

    “是啊,什么都没说,就是不和夫人通话不见面也不回家。”李聪也是很无奈。

    “那小苏呢?也没说?”覃东阳问。

    “没有,夫人也是只字不提。我和孙小姐也通过气了,她也说是什么都不知道。”李聪道。

    “那就奇怪了啊!”覃东阳道。

    “是啊,霍书记和夫人可是从不这样的。”李聪道,“覃总,正好您过来了,就帮忙劝劝霍书记吧!这事情传出去也不好啊!”

    “我知道,你放心,我会好好和漱清说说的。”覃东阳道。

    电话挂了,覃东阳却挠头了。

    这,怎么劝?

    漱清那个性格,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劝得了的,主意太正了。总不能为了这点事,去找二叔出马吧!

    覃东阳发愁了,可他身边总是有人才的,有不少人都是想借着覃东阳这层关系和霍漱清搭上关系的。毕竟覃东阳可是霍书记的发小,有了覃东阳的穿针引线,和霍书记相熟,还不容易?

    既然是人才,那就是各方各面的人才都有了。覃东阳和身边的几个可信的人说一下这件头疼的事,那马上就有主意来了。

    “漱清不是那种人,他对女人啊,没兴趣的。他眼里就盯着他的夫人,其他人都看不见的。”覃东阳一听,便否决了身边人的提议。

    “那要看是什么样的女人了。连皇帝都过不了美人关,霍书记说到底也是个凡人,咱给他找个不一样的,不就成了吗?何况这次还是和夫人生气闹的,换个女人,霍书记也心情好点不是?”提建议的人马上就说。

    覃东阳陷入了深思。

    当初他也不是说没试过这样的计策,精心培养的人送给霍漱清,还不是一样被他瞧不上?现在又来这一招——

    覃东阳眉头紧锁。

    “要不,把人带来瞧瞧?”覃东阳道。

    “没问题,我这就安排。”提建议的人忙说,“您放心,我给您推荐的这个,有才有貌,那就算是香妃再世,也未必能输啊!”

    “听你吹的,要是过不了关,你以后也甭在我这里来了。”覃东阳道。

    “东哥放心!”

    于是,当晚七点钟,覃东阳便在自己建在乌市的一处别院等着霍漱清了。

    霍漱清虽然让秘书推掉了晚上的安排,可他准备前往覃东阳家的时候,还是到了晚上八点。给覃东阳打了电话说了下,那覃东阳自然就是等着。

    去往覃东阳别院的路上,李聪是满心忐忑,而霍漱清则是身心疲倦。李聪特意让司机从霍漱清家的那边开了过去,可是经过了小区的大门,霍漱清还是没有说进去一下之类的话,车子就直接开了过去。

    究竟出了什么事?难道真的无法挽救了吗?

    李聪内心忐忑不已。

    按照覃东阳说的地点,霍漱清的车子就开进了院子停了下来。

    “你说说你,什么时候能闲一点好好吃个饭啊?”覃东阳在停车处迎接霍漱清,笑着说道。

    “还说我?你不也一样?”霍漱清道。

    覃东阳笑了,道:“走吧,进去说,边喝边聊。”

    霍漱清便跟着覃东阳走进了楼里,道:“你这又是什么时候给你弄的这么一处?神速啊!”

    “托你的福。”覃东阳笑道。

    两人走进了楼里,的确是没有别的陪客,霍漱清倒是觉得放松了下来。

    “我带了新茶给你,品一下怎么样。”覃东阳道。

    “好啊,听你安排。”霍漱清道。

    覃东阳便领着他穿过一楼大厅,绕过假山来到后院的一座中式小楼里。

    “这灯光,也太那个了,弄亮点儿。”霍漱清走进茶室,对覃东阳道。

    “要的就是这氛围。来来来,坐。”覃东阳道。

    秘书便帮霍漱清脱去外套,拿了出去,霍漱清坐在了沙发上。

    一个年轻女子便过来泡茶。

    “你这喜好,什么时候能改改?”霍漱清对覃东阳道。

    覃东阳看了眼泡茶的女子,笑了,对霍漱清道:“我就这么点爱好,又没你那么大志向,你还不允许我过凡人的日子?”

    霍漱清笑了,摇摇头,端起茶杯,道:“我就怕你将来分家产的时候,儿子老婆们分不清楚打起来。”

    覃东阳“哈哈”笑了,道:“那我不管,反正到那一天,我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他们打成什么样子都没事。”

    霍漱清笑着,道:“茶不错。”

    就在这时,话音刚落,茶室靠阳台一侧的竹帘外,一声琵琶声传来。

    霍漱清看向了阳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