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5章 国色天香
    阳台上的竹帘,挡住了他的视线。

    其实也不能说是完全挡住,只是挡住了上面,只要他稍微一低身,就能看见那个弹琵琶的女人。

    只是,他没有那么做,视线投向阳台,便转了过来,端着茶杯静静茗茶。

    乐声袅袅,檀香在空气里蔓延开来。

    覃东阳看向霍漱清,见他闭目凝神,不由得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

    也许,还真的有希望。

    和妻子连日的冷战,内心里的烦乱,工作的劳神,在这悠扬的乐声里,慢慢地脱离了霍漱清的身体。

    身体,放松了下来。

    这首曲子,很不错。不知道是覃东阳有意为之,还是凑巧,这首曲子选的很让人舒缓心情。

    当然,覃东阳是个乐盲,没有这样的感悟,更不可能特意为他选择这样的一首曲子。

    霍漱清微微睁开眼,给自己和覃东阳倒了杯茶,一言不发。

    乐声,在一阵急促的拨弦后慢慢安静了下来,几个绵长的音符,最终消失在了空气里的檀香之中。

    覃东阳看向阳台,对霍漱清笑了下,道:“怎么样?”

    “曲子不错。”霍漱清道。

    “过来,给霍书记倒茶。”覃东阳对阳台上的女子道。

    霍漱清睁开眼,看向阳台。

    却见一个头发乌黑的年轻女子,身穿一件纯白的无袖旗袍。虽然旗袍是白色,可是和女人的肤色一对比,丝毫不觉得肤色不够白,反倒是显得皮肤白皙到透亮的境界。乌黑的头发,在脑后挽成了一个髻,用一支碧绿发簪别着,只有两绺发丝垂了下来。

    女子没有说话,走过来坐在茶桌前,抬手开始泡茶。

    霍漱清看着她,却见她一直是低眉,没有抬眼看他。即便只是这样低眉斟茶的动作,也能看得出她的绝色天资。

    覃东阳看着这一幕,心里很是舒爽。

    “霍书记,请——”女子双手捧着茶杯,视线掠过茶杯边沿望向霍漱清。

    “谢谢。”霍漱清说了句,接过茶杯,鼻间便传来一股馨香,似乎不是屋子里的檀香,却也不像是普通的香水香气。

    女子的手指很修长,尽管只是短暂一瞥,霍漱清也看出来了。

    覃东阳始终面带满意的笑容,看着霍漱清和这个年轻女子。

    “你,叫什么名字?跟霍书记介绍一下。”覃东阳道。

    霍漱清没说话,只是静静喝了口茶。

    这样的夜里,美人相伴,就连夜晚也都不会孤独了。

    “你这次来,事情都办完了吗?”饭间,霍漱清问覃东阳。

    “差不多了。不过就是还有件事,要和你商量一下。”覃东阳道。

    “什么?”霍漱清问。

    “你不是让四少去非洲谈银行的事了嘛!我想融资在阿斯塔纳这边也搞一个,你觉得怎么样?”覃东阳问霍漱清。

    “事是可以做,上面也有这方面的想法。只不过,你那边有合适的人吗?”霍漱清道。

    “只要上面放行,钱到位了,人不是问题。”覃东阳道。

    “你总得有个差不多的计划才行,你这么说,我怎么给你意见?”霍漱清吃了口菜,道。

    “计划我在让他们做,就是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觉得行,咱就做。”覃东阳道。

    霍漱清想了想,道:“这次让慕辰替代以珩去谈判,慕辰在这方面比你通,我看你可以多和他接触接触,和他多商量商量。等你把具体的计划拿出来再说吧!”

    “我肯定会把具体的计划拿给你,只是你也知道,这种事咱们赶早不赶晚,要是咱们不及早下手,被别人抢在前面,失了先机可就补不回来了。”覃东阳显得很着急。

    “你别急,我心里有数。你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具体的还是要多听听慕辰和以珩他们的意见,免得被你身边那些人给带偏了。”霍漱清道。

    “这个我知道,我会和四少好好商量的。不过这件事,我先和你说说,你这边有个信儿,以后也好办点。”覃东阳道。

    霍漱清端起酒杯喝了口,道:“你和覃叔叔商量过吗?”

    “还没呢!就这次出去一趟,我才有这个想法的。”覃东阳道,“你说这年头,干什么能有比钱生钱更容易赚的?”

    霍漱清放下筷子,道:“这件事我会盯着的。”

    “你这么说,我心里就踏实了。”覃东阳笑着道,“来,咱们来碰一杯。”

    说着,覃东阳便使眼色让那个年轻女子赶紧给霍漱清的空杯子里倒酒,霍漱清却也没有看她,只是端起酒杯和覃东阳轻轻碰了下。

    “今晚就住这儿别走了?”覃东阳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一愣,看着覃东阳。

    “你和小苏的事,我都知道了。”覃东阳喝了口酒,道,“你啊,就是太惯着她了。”

    “这你又懂了?”霍漱清道。

    “女人的事,我比你懂。你啊,来来去去就一个小苏,精力都在她一个人身上,这她稍微给你使个性子,你这边还不得翻了天了?”覃东阳一副智者的样子,对霍漱清道,“我跟你说啊,把精力分散开,女人也就没那么矫情了。她跟你这边一闹,还有别人让你宽心不是?哪像你现在这个样子,在办公室住这么些日子,传出去不得让人笑话你妻管严?时间长了,怎么管下面的人?”

    “你少胡扯了,没那回事。”霍漱清道。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覃东阳说着,主动给霍漱清倒酒,“咱俩这么多年,我也跟你说过不止一次了,不要总是把精力放在一个人身上,这完全不符合风险管理原则嘛!再这么下去,你们两个,还不得早早就七年之痒了?”

    霍漱清端起酒杯笑了下,道:“你别说这些没用的,是兄弟就陪我喝两杯。”

    “别说两杯,两瓶酒没问题。关键是,这酒和兄弟怎么够?人生在世,还是要多点颜色才丰富嘛!”说着,覃东阳看向坐在霍漱清身边斟酒添菜的年轻女子。

    霍漱清顺着覃东阳的视线看了女子一眼,他很清楚覃东阳的意思。

    “好了,今天时间不早了,你也累了,其他的话,咱们明天再说。我先撤了——”覃东阳一看,也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便起身道。

    “才喝了几杯,你就走?年纪大了不行了?”霍漱清笑道。

    “我行不行没关系,我知道你行!”覃东阳笑着道。

    霍漱清也起身了,和覃东阳一起走出了竹楼餐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