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6章 命里的劫数
    “小飞的事,你知道了吧?”覃东阳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背着手,慢慢走着,道:“嗯,覃叔叔和我说了。这次,是定下来了吧!”

    “这次肯定是没问题了。这都折腾几次了?再折腾下去,二叔八成要和小飞断绝关系了。”覃东阳道。

    霍漱清叹了口气。

    “你这是怎么了?难不成你不想小飞赶紧结婚?”覃东阳看了霍漱清一眼,道。

    “结婚这种事,心甘情愿两情相悦的也不见得可以走到最后,别说是小飞这样子的。”霍漱清叹了口气,道。

    “你这人啊,什么事都看的清清楚楚,做事也从来都不拖泥带水,唯独在小飞这件事上,你真是,错了太多了。”覃东阳道。

    “他是咱们的弟弟,你就不盼着他好点儿?何况现在他这样了——”霍漱清道。

    “我肯定也盼着他好啊!可是难道你要让我看着你继续盯着你家小苏不放?”覃东阳道。

    霍漱清停下脚步。

    “小飞的心结,就在你家小苏身上。你要想这件事彻底结束,就只有让小飞赶紧结婚。等他结婚了,不管你和小苏过成什么样,小飞也只能干看着了。他能干什么?他就算想干什么,叶敏慧能饶了他?叶家能忍了他?现在再怎么说,他和叶敏慧没结婚,叶家干涉起来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等结婚了,这一切也就都消停了。你啊,不能再这样了,漱清。为了你自己,你也必须赶紧促成这桩婚事,让小飞断了念想,对你对小飞都好。”覃东阳道。

    “就这样让他和敏慧结婚,你觉得就好了吗?根本不会结束的。”霍漱清道。

    “你既然知道不会结束,当初干嘛还让小苏去医院照顾他?你这不是给自己添堵?你说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在这件事上就总是——”覃东阳道。

    “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他在医院里那么躺着?生死不明?”霍漱清道。

    “那你也不能把你自己的家庭往危险的边缘推吧?”覃东阳道,“你啊,就是太纵容他们两个了。换做我,哪能饶了他们?就算自己兄弟也不能这样放着不管。”

    霍漱清叹了口气。

    “好了,你啊,也别为小飞可惜了。他是不喜欢叶敏慧,可那又怎么样呢?结婚难道就是非要找自己喜欢的?非要为了什么狗屁爱情?我才不信。别人不说,就说你,你当初也是为了小苏离婚,又为了她一个人过了那人不人鬼不鬼的三年,现在怎么样?你们就好了?还不是一样闹矛盾?”覃东阳拍拍霍漱清的肩,“你啊,别跟志刚一样,宠老婆也该有个限度。老婆是干什么的?那是咱娶进来传宗接代的,给咱照料后方的。真要宠,就找个可心的,听话的,让你舒服的宠着去。可你呢,把老婆当情人,不管她干什么,你都顺从她。出了事了,你自己倒跑去住办公室?你这除了折腾自己,还能有什么用?”

    霍漱清不禁笑了下。

    覃东阳就是个很传统的男人,老婆替他照料家事,他在外面三妻四妾养着,还不许老婆闹。这种人,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

    “我知道你有洁癖,对女人呢,要求又高。放心,这个,没问题。我给你安排在这儿,你想在这儿住呢,就住着,让她陪着你。你要是不想呢,就跟我说一声,我派人把她接走就是了。不过,今晚,你还是在这住一次,好不好的,你总得试过了再说吧?放心,那丫头,比你家小苏漂亮听话,保管不会错的。”覃东阳道。

    “这事儿我还忘了和你说了,你说说你,怎么老整这个?别以为我跟你一样——”霍漱清道。

    “是是是,你比我有大志向,你是做大事的。可是,再怎么着,也不能委屈了自己吧?你看看那些人,谁不是几个女人陪着?你也不要太清高了嘛!女人,说到底还不都是一个样子?”覃东阳道。

    “得得得,我不跟你说这个了。你要走就走吧,不留了。”霍漱清道。

    覃东阳笑着,和霍漱清道别了。

    霍漱清站在院子里,看着覃东阳远去的背影,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天气太冷,呼出来的气在空气里变成了一团白雾。

    小飞和叶敏慧现在在美国,一起。徐梦华很开心,估计婚事也快要提上议程了吧!

    只是,这次,真的能成吗?

    他希望小飞和叶敏慧结婚吗?

    明知道小飞不爱叶敏慧,他也要和其他人一样那么希望吗?

    是的,在小飞和苏凡的事情上,他犯了很多错误。如果当初,当初和苏凡在榕城重逢的时候,让她可以自己做出选择,选择他或者是小飞的话,事情,可能就不像今天这样了。可是,他怎么会让她去选?他怎么舍得让她离开?等了她三年,找了她三年,他怎么会轻易让她走?怎么会让她走?他,舍不得啊!

    可是,现在呢?现在他这样冷落她,就是,他内心真正想要的吗?

    不冷落她怎么办?她说他对小飞有过感情,他该怎么接受?

    他该怎么接受?

    冷风,在他的耳畔吹过。

    肩上,突然多了一份重量。

    霍漱清回头,是那个女子。

    “谢谢。”他说。

    “天冷了,我给您温点酒,您暖暖身子?”女子的声音,很温柔细腻。

    覃东阳说的对,外面的女人,的确比自己的老婆要温柔。

    可是,再温柔,再怎么听话,也都不是他心里想要的那一个。

    霍漱清不禁苦笑了。

    苏凡就是他的劫数啊!这辈子,就是怎么都逃不开的劫数。

    他也不想逃,就这么一辈子被她套着好了。

    “谢谢。”霍漱清对女子道,“你的琵琶,弹的很不错。只不过,今晚我没时间听了。”

    女子一愣。

    他难道不是应该留下来的吗?覃总说他会留——

    可是,女子什么都没说,只是甜甜一笑,道:“谢谢霍书记,您以后什么时候想听,就过来找我,我给您弹。我带您出去吧,这边的路您不熟。”

    她,很懂事。

    霍漱清便走出了这座院落。

    夜幕下,霍漱清的车子,朝着家的方向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