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7章 很强烈的感觉
    可是,苏凡什么都不知道。

    她今天没给霍漱清打电话,昨天打了,还是没接,后来是李聪给她回过来的。她就问了下霍漱清的生活状况,其他的也没说。

    还说什么呢?

    不管她问不问,他都不会回来。

    他在生气,生气了这么久还不回家,她——

    实在不行,实在不行的话,她,干脆她去他办公室找他好了。当面和他谈,也许比这样两个人互相躲着要好。

    夜色爬上天空的时候,苏凡望着窗外那深深的夜色,心里根本没办法安静。

    她想去找他,可是,该去哪里?

    手机,在她的手里,可是,她没有拨出去。

    给他打电话只有两个结局,要么是无人接听,要么就是李聪接。说来说去还是一个结果,总之就是她想听到的那个人不会说一个字给她。

    他到底要干什么?

    可是,不管他要干什么,她是无法这样下去的。她无法忍受和他这样长时间的冷战,无法忍受他这样长时间不理她,无法忍受这么多天都听不到他的声音。

    那么,她该去找他吗?去哪里?未必他就在办公室啊!

    苏凡想了想,既然他不会接她的电话,来去都是李聪在中间传话,那她就直接找李聪问吧!电话打到李聪那里的时候,霍漱清正在和覃东阳吃饭喝酒聊天,身边还有那个绝色美人陪伴着。

    一看是苏凡的号码,李聪怔住了。

    说实话,他是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的,因为他的领导从来都不干这种事,他的领导从来都没有说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吃饭喝酒。现在正牌夫人打电话过来——

    就算自己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在官场多年的李聪听也听的多了。这种时候,秘书绝对要给领导打掩护的。

    “夫人——”李聪赶紧接了电话,对苏凡道。

    “李秘书长,霍书记他,在哪里?”苏凡问道。

    “呃,夫人,是这样的,覃总来了,霍书记和覃总在一起吃饭。您要和霍书记通话吗?”李聪问。

    “哦,不用了,不用了,那,那就,没事了。”苏凡道。

    “夫人晚安——”李聪刚说完,就听见苏凡的声音,“他晚上还是回办公室住吗?”

    回办公室?

    李聪看了眼霍漱清吃饭的餐厅方向,视线落在霍漱清身边的那个女人身上,对苏凡道:“呃,这个,霍书记没说。”

    覃总的目的就是想让霍书记和那个女的在一起,这么一来,谁知道霍书记会不会留在这里呢?李聪还是不想乱说话,毕竟,他还是了解领导的,领导对女色这方面,基本上是属于免疫状态,可现在领导和夫人在闹矛盾,在办公室独居几天,难保会对身边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动心。

    既然不知道,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

    苏凡“哦”了声,就挂了电话。

    还是她太自作多情了吗?

    苏凡苦笑了下,捂着脸,泪水从指缝里流了出来。

    她想他,可是,他不想她。

    真是,真是自作多情。

    苏凡擦去眼里的泪。

    一个人的家,她也不想待了,还不如,不如出去走走。

    可是,她能去哪里呢?

    不管去哪里,出了门就行。

    套上外套,苏凡拿着手机就出门了。

    门口的警卫员一看,忙跟了上去。

    “夫人——”警卫员叫了声。

    “我想出门走走,你,帮我开车吧!”苏凡道。

    “好,您要去哪里?”警卫员问。

    “呃,随便吧,出门就行。”苏凡道。

    车子,开动了,开出了大院。

    可她始终一言不发,静静坐在车里望着外面。

    开车的警卫员从后视镜里看见她,小心地驾驶着车子,开始在市区里兜圈。

    这样的夜里,寒风瑟瑟,外面的人自然是不多的。

    眼前的情形,突然让她想起了当初的云城。

    云城的冬夜,也是比较安静的。毕竟,北方的城市到了这个季节,夜晚的室外温度并不怎么适合人们玩耍。

    只是,那个时候,她很喜欢和邵芮雪一起去吃火锅,或者说麻辣烫啊串串啊关东煮之类的。两个人在吃的浑身热乎乎的,就开始压马路逛商场,不过,很多时候都是她陪着邵芮雪逛,她属于那种只看不买的。毕竟,学生时代没钱,毕业以后就在努力存钱供弟弟读书了。正好她大学毕业的那一年弟弟上大学了,学费生活费,她都是在帮忙付的。好在云城的租房并不是很贵,特别是那种冬天连暖气都没有的城中村的房子,二十平米的小房子,一个月只要三百块就够了。吃饭省一点,穿衣省一点,除了生活必需品,什么都不要买,连出租车都不敢打,出门尽量就是步行或者公交车。这样一个月才能剩下一千块钱,给弟弟存学费生活费。毕竟,刚毕业的时候,她自己一个月连两千都挣不到。只是后来考上公务员了,一个月才有三千块。

    那个时候,冬天真是太难熬了。城中村的房子,没有暖气,也不让用电暖气,一回去就只能打热水装暖水袋钻被窝。一个暖水袋是绝对不够的,三个才差不多觉得暖和。

    苏凡看着车窗外,不禁叹了口气。

    比起过去,现在的她,生活是太滋润了,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现在还有这么多的忧伤?

    想起过去,苏凡想到了邵芮雪,也不知道邵芮雪从美国回来没有。这个点,呃,应该是起床了吧!问一下她好了。

    浴室,苏凡便给邵芮雪打了电话过去。

    此时,邵芮雪和江津正同覃逸飞和叶敏慧在吃早饭。

    手机一响,邵芮雪也没看,就直接拿起来接了。

    “喂——”邵芮雪问。

    “雪儿,是我。”苏凡的声音传了出来。

    邵芮雪一愣,慌忙看了江津和覃逸飞一眼,赶紧按住话筒,起身道:“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说完,邵芮雪就赶紧离开了餐厅。

    “小凡?”邵芮雪叫了声。

    小凡?覃逸飞的耳神经突然被刺了一下,是他太敏感了吗?

    他看向邵芮雪的背影。

    身边的叶敏慧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可是她没听见邵芮雪说什么,也许是因为完全不在意吧!

    “怎么了,逸飞?”叶敏慧很温柔地问道。

    “哦,没事,没事。”覃逸飞道。

    “来,我给你加一点牛奶——”叶敏慧起身道。

    “不用了,我吃饱了,出去晒一下太阳。”覃逸飞说着,擦了下嘴巴,就按着轮椅,离开了餐厅。

    而邵芮雪,此时也站在餐厅外的草地上,晒着太阳和苏凡通话。

    “我啊,挺好啊!明天我们就回来了。先飞到沪城去,然后我就直接去找你,怎么样?”邵芮雪笑着对电话里的苏凡道。

    “好啊,我等着你。不过,你这样可以吗?不用陪着江津?”苏凡问。

    “哎呀,老夫老妻了,还陪什么陪?我们跟你和霍叔叔又不一样,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邵芮雪笑着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就是覃逸飞。

    是她的电话。他现在确定了。

    他也好想听听她的声音,他也好想可以像邵芮雪这样跟她聊天说话,可是——

    覃逸飞转过身,按下轮椅的开关,无声的离开了。

    也许,就这样是最好的吧!再也不要联络她,再也不要——不要想她吗?

    怎么可能做得到?

    可是,心里的位置,就算是一直都放着她,也没有关系的,不是吗?谁在乎他他心里想要什么?心里是什么呢?

    邵芮雪依旧站在原地,一只手插进裤兜,和苏凡有说有笑。

    雪儿,还是曾经那个爱说爱笑的雪儿,不管她经历多少的苦痛,还是那个开朗热情的雪儿。

    苏凡听着邵芮雪的喋喋不休,嘴角不禁溢出一丝笑。

    她身边的很多东西都变了,人也变了,包括她自己,可是,雪儿没有变,至少有雪儿在。

    可是,邵芮雪的心里同样不平静。

    叶敏慧来了,盯着她就跟盯着贼一样,让她很不舒服。叶敏慧不喜欢她,这一点邵芮雪是感觉到了的,虽然邵芮雪对叶敏慧也无感,可是毕竟她们的男人们是至交好友,大家经常在一起玩一起工作的,关系也不能闹僵,面子上还得维护着。只是这次叶敏慧回来后,让邵芮雪感觉很不舒服,真的。以前还没有这样强烈的感觉,这次——

    邵芮雪也和江津说过自己的感觉,江津说叶敏慧可能是对苏凡的态度更加恶化了,以至于把她这个苏凡最佳好友也当成了敌人。

    “那我怎么办?她和逸飞结婚了的话,咱们将来——”邵芮雪很担心,问江津道。

    “你别担心,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只是,你在霍夫人那边,尽量不要再提逸飞他们的事了。”江津安慰道。

    “木已成舟,我和小凡还说什么?说的越多,事情越糟。就让小凡什么都不知道吧,就这样好了,起码她就不会再有什么烦心事了。”邵芮雪拉着丈夫的手,道,“可是,我怕叶敏慧因为我的缘故迁怒于你,怎么办?你还和逸飞在一起工作,咱们家的生意——”

    江津牵起邵芮雪的双手,注视着她,道:“放心吧,她不会那么做的。”

    “难说。她能因为我和小凡的关系而把我当贼一样,谁知道她会不会又对你——”邵芮雪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