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9章 为什么我只喜欢你
    逸飞和叶敏慧订婚的事,让苏凡感觉很意外,却又好像没有什么意外。毕竟,这件事折腾了这么久,似乎是应该有个定论。可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逸飞为什么非要往这个火坑里跳?为什么他不能离开叶敏慧这个选项,去寻找另一个他真正爱的女孩子呢?

    或许,逸飞的选择,不管是怎么选,都不是她可以这样去猜想的。那时逸飞的事,她没有权利去说。可是,她不想看着逸飞这样——

    不管她想怎么样,现在的情况很明显,逸飞和叶敏慧要结婚的,而且,叶敏慧对她的敌意没有丝毫的减退。那么,她该怎么办呢?彻底不要再过问逸飞的事了,对吗?再过问这件事,不止是把事情变得更复杂,而且会让叶敏慧更加仇视她,把大家的关系搞的更糟。

    可是,逸飞——

    不行,不能再这么想了,不管逸飞将来过的是好是坏,她都不能再去想了。绝对不能!

    夜色,越来越深,车子,依旧在市区的主干道上转着,毫无目的。

    可是,开车的警卫员还是尽量绕着省委家属区的那一块地方走,不能走太远了。

    只是,警卫员很奇怪,霍夫人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心情这么不好吗?

    霍书记几天都没回家了,也难怪她心情不好啊!

    “夫人——”时间已经不早了,警卫员小心地叫了苏凡一声。

    “怎么了?”苏凡问。

    “已经十点了。”警卫员道。

    十点了啊!

    “我想,我想下去走走。”苏凡道。

    “好,那我把车停前面。”警卫员忙说。

    车子,停在了路边,苏凡两手空空下了车。

    下了车,才感觉到了冷冽的寒风刮在脸上的刺痛。

    苏凡双手插兜,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着,警卫员跟在她身后两步远的地方。

    冷风,吹着她的头发胡乱飞舞。

    她的心里,还是有些乱。

    不光是覃逸飞的婚事,还有她和霍漱清的事。

    只是,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在这里散步,有什么用呢?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可是,不这么走,她还能做什么?能去哪里?心里的话,又能和谁说?

    眼看着越走越远,警卫员有些担心,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了。

    “夫人——”警卫员忙追上她,道,“十一点了。”

    “是啊,好像,太晚了。”苏凡幽幽地说,“回家吧!”

    车子,行驶在回家的路上。

    苏凡拿起手机一看,霍漱清十点四十的时候给她打过电话。

    他——

    他怎么会突然打电话给她?她的电话,他都不接的。怎么——

    难道是他知道逸飞订婚的事,然后要问她?

    他不可能现在才知道,叶敏慧那么说,这件事应该是前两天就有了的,至少不会是今天。而霍漱清,也绝对不会跟她一样到现在才知道,他,早就知道。

    所以,想试探她吗?

    苏凡的心头,裂开一道缝,抽痛着。

    他终究是不相信她的。

    回到家里,苏凡一下车就看见他书房的方向亮着灯,而客厅则是一片漆黑。

    他,回来了。

    回来,质问她?

    苏凡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走进了家里。

    上楼连衣服都没换,直接走到他的书房门口,抬手敲了下门。

    他开了门。

    站在门口,他看着外出回来的她,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去换个衣服。”

    “你怎么回来了?”她问。

    “这是我的家,我回来很奇怪吗?”他反问道。

    她淡淡笑了下,长长地叹了口气,没说话,走进了隔壁的更衣室,换掉了衣服。

    家里的暖气很好,温度适宜。所以她通常都穿的不多,只是一件薄薄的睡裙外加一个披肩就足够了。

    可是,睡裙还没穿上,身后就有人轻轻拥住了她。

    就算不看镜子,她也知道是他。

    他搂着她的腰身,轻轻亲着她并不温暖的脖颈。

    “这么冷还出去?”他说道。

    “没什么事做,就想出去走走。”她说,任由他的双手和唇在她的肌肤上游弋。

    他几天没回来,是想她了吗?所以才——

    可是,如果真的想她,为什么连一个电话都不接?不管她怎么找他,他就是不愿意理会,突然心情好了,就给她电话,就回家,然后就——

    他的呼吸,越来越热烈,他的动作,越来越急切。

    是因为想她?

    还是——

    果然,一切,就如她所想的一样,更衣间里,很快就想起急促的呼吸声。

    他想要她,这是他今晚回到家的念头。

    是因为好几天没有见到她了,还是今晚被那个美貌女子给吸引的?

    她紧紧咬着双唇,一声不吭。

    “苏凡——”他吻着她,低声叫着她的名字。

    她闭着眼,却没有回答。

    也许是更衣间里这样不是很舒服,他便一把扯下一旁挂着的一条丝质披肩,铺在脚下的地毯上,抱着她躺在那里。

    他的吻,急切,可是,他的吻,没有得到回应。

    “你怎么了?”他问。

    “没,没事。”她答道。

    “苏凡,你说你究竟有什么魔力?啊?为什么我只喜欢你?为什么——”他吻着她,道。

    只喜欢我?

    苏凡望着身上的男人,抬起手,轻轻抚上他的脸。

    他笑了,俯身吻住她。

    他,爱我——

    “你,爱我吗?”她问。

    “傻瓜,我怎么不爱你?你这个坏丫头,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没办法不理你。你啊,你说你怎么赔我?”他含笑道。

    他,很开心?

    为什么?

    因为逸飞结婚了,他很开心?

    他开心就好,这就好。

    不管怎么说,每一件事都得有人感觉到开心才有意义。

    地上的真丝披肩,被揉搓的完全没有了形状。

    头顶的灯,似乎一直在她的眼里晃动。

    那个女人,很美,可是,怎么都不及她,不是吗?

    霍漱清低吼着,吻着了身下的妻子。

    他今晚似乎心情很好,即便是到了床上,也是紧紧搂着她不松手,吻着她,抚摸着。

    “还在生气?”他看着自己的讨好计划丝毫不见效,她依旧是对自己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便说。

    苏凡没说话,转过身背对着他躺着。

    他依旧把她搂在怀里,叹了口气,道:“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关于我们的事,关于,小飞的。”

    苏凡没有搭腔,静静躺着。

    “我承认我是有些小心眼,听到你那么说,我的心里,没办法接受,真的。我没办法接受你这么坦诚地承认那件事,尽管我,我也早该料到——”他说。

    “你早就知道,可是你还要问我?”她打断他的话,转过身看着他,道。

    “我是个男人嘛,雄性动物的本能,你就理解一下,好不好?”他说着,轻轻捏着她的鼻尖。

    苏凡是很生气,气他这么多日子不理自己,气他明知道覃逸飞要结婚的事却不告诉她,可是,看着眼前的他跟个小孩子一样的耍赖,苏凡的心,也突然软了下来。

    “那你理解我了吗?”苏凡却噘着嘴,道,“你要我说实话,我说了实话,结果你就那个样子。”

    “好了好了,我错了,我错了,好不好?我承认错误,老婆大人!”他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唇边,轻轻亲着,道。

    苏凡被他给逗笑了。

    她什么都不说,只是看着他笑。

    是啊,逸飞的婚事什么的,都和他们没关系。她和霍漱清的生活,只是他们两个人的,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不用和任何人牵连,就只有他们,只有他们两个。

    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不是吗?是她想的太多,想的太复杂,是她,想太多了。

    “对不起!”她突然说。

    霍漱清愣住了,看着她。

    “对不起?”他问道,“你,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我,”苏凡顿了下,抬头望着他,道,“其实,关于逸飞的事,一直以来,我是太自私了。他是个成年人,他有能力自己做主,有能力承担自己的责任,可我,我总是担心他会不会过的不好什么的,我,是我太自私了,对不起。”

    “你啊,也不能说是自私。”霍漱清道。

    苏凡看着他。

    “我也理解你的心情,毕竟小飞帮过你那么多,你自己也说你对他也不是没有感觉,这种状况下,你想要关心他,也很正常。你唯一的错是什么,你知道吗?”他看着她,道。

    苏凡摇头。

    “你的错,就是自以为很强大,好像所有的事都能搞定,所以就要去管,不管是小飞的,还是你哥的。你关心他们,没有错,可是,你,越界了,知道吗,丫头?你,越界了。”霍漱清盯着她,道。

    “越界——”苏凡陷入了沉思。

    “希悠对你有怨言,敏慧也不喜欢你,这当然和曾泉跟小飞不爱她们有关系。女人嘛,自己的男人不爱自己了,就不会去针对男人,往往都是把错推到另一个女人身上。这也很容易理解。她们针对你是她们想问题的思路错了,可是,这也和你自己这些年的行为有关。你在和曾泉、小飞相处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界限的问题。你就算是把他们当做你再怎么要好的朋友,可你要知道他们的身边都有伴侣。你过多的和他们谈及**的问题,他们必然会疏远他们本应该靠近的伴侣。你做的那些事,本应该是他们的另一半去做了。这样才导致了如今的局面。你,越界了,苏凡。”霍漱清认真地说。

    苏凡,一言不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