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惹妻入局:狼性大叔真霸道 第1310章 你还会听我的吗
    “你可以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把这些应该和你说的话,**的话,拿去给另一个女人,就比方说小秋,如果我和小秋说,或者说,我和小秋做的跟你和曾泉、小飞那样,你会高兴吗?如果小秋觉得你什么做的不对,就和我讲,或者说她主导我的决定,你会高兴吗?”霍漱清道。

    苏凡,望着他。

    “苏凡,你是个善良的人,可是,善良的人,并不是总是做好事的。善良,也会伤害很多的人。我情愿你不要再这样善良的对待你身边的人,而是多一点理智。好吗?”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

    “我明白了。”她说着,靠在他的怀里。

    “没事,过去的就算了,我们都不要再说了,以后,以后不要再犯傻了,知道吗?”他轻轻抚摸着她,道。

    “嗯,我记住了。”她应声道。

    “夫妻,是和其他所有关系都不一样的亲密关系。一旦做了夫妻,不管是福是祸,都要一起扛。我是不希望用婚姻的枷锁来套着你,可是,我也不想你有那么多除了我之外的异性朋友。”他说着,轻轻吻着她的唇,道,“你就当是我自私,好不好?”

    “我有什么好的,你这样——”苏凡道。

    “是啊,我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的。”他说着,松开她的唇,“你又笨,又傻,又同情心泛滥,又——”

    她一把推开他的手,盯着他。

    霍漱清不禁笑了,道:“你的心眼比我还小,这么几句就不高兴了?”

    “懒得理你——”她转过身,道。

    “哎——苏凡?苏凡?”他轻轻摇着她的肩,叫道。

    可她不理他。

    “苏凡?”他又叫了声。

    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睡着了?”他又问。

    还是没有回应。

    他知道她这是故意不理他,在装睡,便开始唇齿出击——

    “啊——”苏凡猛地大叫起来。

    “你不是睡着了吗?怎么还叫?”他搂着她,故意说道,开始继续自己的攻城略地。

    “你讨厌死了!”她娇声叫道。

    这个男人,总是这样的霸道,只要他想要,真是随时随地,根本不管刚刚才结束多久就继续开始第二轮。

    “你先停下——”她说道。

    “不要。”他怎么会听她的?在这个时候停下?

    “我说真的,你停下。”她说。

    好吧!

    她转过身,注视着他。

    “我爱你,最爱最爱你了。”她捧着他的脸,吻着他,道。

    霍漱清的心头,猛地一热。

    “真的吗?”他却问道。

    “真的,我这辈子最爱的,唯一爱的,就是你。”她吻着他,翻身趴在他的身上。

    霍漱清的脸上,泛起满意的笑。

    他是对的,他这辈子,也只要她一个就够了。别的女人再美再温柔,都不是她。

    五天的分别,似乎是五年那么漫长。

    此时肌肤相亲,身体如同火焰一般被点燃,燃烧着两个人,什么意志力,什么疑问,全都消失不见。

    这样的夜里,孤单安静了好几天的家,时不时地传来一阵阵笑声,那是苏凡和霍漱清两个人的笑声。

    可这样的夜里,也有孤独的人。

    顾希和苏以珩回国后的当天下午,曾泉和方希悠便急匆匆回京。到京里后,各种事务繁忙,方希悠便留下了,曾泉在家里住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下午就赶回了荆楚。

    苏凡和霍漱清和好的这个夜里,曾泉一个人才回到了黑漆漆的家里。

    仆人听到他回来了,便赶紧出来迎接。

    “您要不要吃点夜宵。”仆人关切地问道。

    离开沪城时,曾泉把家里的仆人也一并待了过去,毕竟那个阿姨是罗文茵特意派来照顾曾泉生活的,对曾泉的生活喜好也都很了解的人。

    “不了,您休息吧!我上楼去。”曾泉对仆人说完,就对秘书说,“明天早上早点过来接我,咱们提前过去。”

    “好的,省长。”秘书闵忠宇应声道。

    上楼回到自己的卧室,曾泉换去衣服去冲澡,坐在床上开始看看今天的简报什么的,内部通告之类的材料。

    一个人的夜晚,倒是更加宁静舒心了。

    顾希回来了,看起来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可是顾希对他很抱歉,见了他就跟他道歉。

    那个孩子死掉了,不是顾希的错。把那孩子带到法国去,也是以珩和顾希想帮他。所以,他不会怪以珩和顾希。

    于是,在见到顾希的时候,他劝了顾希好一阵。

    那天来了不少人,都是叶家和陆家的亲戚家人,罗文茵也去了。

    方希悠和顾希坐了一会儿,就去找苏以珩和曾泉了。

    苏以珩和曾泉说的,当然还是孩子的事,以及这次消息走漏的前因后果。

    “政哥已经上任了吗?”苏以珩问曾泉。

    “嗯,昨天到了。只是事情千头万绪,以前一直乱着,现在去抓,不容易。”曾泉道。

    “我们这边太缺人了。那帮家伙,只知道中饱私囊,能做事的,实在太少了。”苏以珩叹道。

    “只能说走一步看一步。能真正做事的虽然少,可是现在也可以派上用场。以后的事会更多更复杂。”曾泉说着,喝了口茶。

    苏以珩叹了口气。

    两人正说着,曾泉手机响了,曾泉便起身走到一旁去接听。方希悠见状走了进来,苏以珩给她倒了杯茶。

    “我有话和你说。”方希悠道。

    苏以珩看了曾泉一眼,便跟着方希悠走出来,来到自己的书房,方希悠便反锁了门。

    “什么事?”苏以珩问。

    “那小孩的事,处理干净了吗?”方希悠问道。

    “没有一点痕迹了,你放心。”苏以珩道。

    “那就好,这件事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方希悠坐在沙发上,翘着腿,道。

    苏以珩看着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道:“希悠,是你干的吧?”

    方希悠看着他,没说话。

    “木已成舟,事情过去就算了。只不过,希悠,以后,别再这样了,好吗?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可是你这样自作主张让我手下人来给你做这种事——”苏以珩道。

    “跟你说?”方希悠笑了下,道,“你现在还会听我的吗?你啊,还是继续坚持你的原则,不用再说我们之间的什么承诺了。”

    说完,方希悠站起身。

    “以珩,我和你说过,我不希望你再背着我做什么事。这次,我希望是最后一次。”方希悠说着,走到苏以珩身边,抬头看着他,“我要做的事,就一定会做到,这一点,你很清楚,以珩。”

    “也包括敏慧的婚事吗?”苏以珩道。

    “是的,逸飞,会和敏慧结婚的。这一次,不会再出问题了。”方希悠道,“我希望你不要反对,这件事,对我们都是好的。敏慧也高兴,这就够了。如果你要坚持你的妇人之仁,和阿泉一样,就最好看看这次的意外。敌人,可是不会睡觉的。”

    看着苏以珩从自己身边走过,苏以珩叹了口气,道:“希悠,对不起!”

    对不起?

    方希悠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苏以珩。

    “你要说什么?”方希悠问。

    苏以珩转过身,看着方希悠,道:“希悠,我不会让敏慧和逸飞结婚的。”

    方希悠愣住了,盯着苏以珩。

    “和覃家联姻,的确很好,而且敏慧也高兴。可是,我不能看着我的妹妹变成第二个你,我不能看着她走上错误的道路。”苏以珩道。

    “以珩,你——”方希悠快步冲到苏以珩面前,一把扯住苏以珩的衣襟,盯着他,“你疯了是不是?你难道不知道这件事有多重要吗?”

    “希悠,你自己这些年过的什么日子,难道你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要让敏慧也步上你的后尘?”苏以珩道。

    见方希悠盯着自己,苏以珩放缓了语气,道:“这样把他们硬扯在一起,将来出了问题怎么办?你觉得逸飞会好好的和敏慧过日子?没有爱的婚姻,怎么过的下去?”

    “爱?你觉得爱就那么重要?你以为爱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你以为爱就能保护我们?把我们想要给我们?以珩,我没想到你现在居然这么天真幼稚!”方希悠松开手,道。

    苏以珩,一言不发。

    “以珩,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是关键时刻,我们必须要开始整装反击。所以,联合覃家的力量,是眼下必须要做的事。”方希悠看着苏以珩,道,“我劝你最好放弃这些幼稚的幻想,否则顾希这次的遭遇,绝对不会是第一次,以后你还得被迫看着你的亲人受伤。敏慧要和逸飞结婚,这件事,你,不能反对。作为敏慧的哥哥,你还是好好祝福她。”

    说完,方希悠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苏以珩站在原地,长长地叹了口气。

    希悠啊希悠,你,为什么这个样子?

    手机,响了,苏以珩拿起来接了,是继父打来的。

    “秉叔——”苏以珩叫了声。

    “我和阿璇说了,晚上准备一顿饭,把元进和慕白他们都请来家里吃饭,你帮阿璇准备一下。”叶承秉道。

    “好的,我知道了。”苏以珩道,“秉叔,敏慧她——”

    “敏慧的事,晚上回来再说。”叶承秉道。

    苏以珩挂了电话,走出了书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