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仓朗朗的大宝剑
    柯北愣住,李涵烟要和自己比?

    他不觉得自己打得过李涵烟。

    这货最起码是御气大成实力,在天级一班数一数二,自己组长沈南风都让他三分。

    看见柯北没说话,李涵烟越发讨厌柯北。

    追问道:“怎么,不敢吗?”

    柯北感觉自己很怂,他是真的不敢。

    但现在这么多同学都看着,特别是苏清儿也在,不能丢了面子。

    所以柯北轻咳一声,目光如电,神色严正道:“有何不敢?”

    李涵烟顿时冷笑,就要出手。

    柯北却又一摆手道:“但我这个人不轻易和别人比试,得有资格。”

    此话一出,全班哗然。

    刚刚才有点修为的柯北,居然和李涵烟提资格?这是个什么情况。

    李涵烟顿时脸色难看,质问道:“你觉得我没资格?那你要什么样的资格?”

    柯北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问:“李涵烟,你懒不懒?”

    这问题没头没脑,李涵烟都没反应过来,不由奇怪的问:“什么叫懒不懒?”

    “如果你不懒,那就没资格和我比,如果你懒,那就更不要和我比,因为我懒得和你比。懒,就是我说的资格。”

    沈南风差点一头载倒,他刚刚还在为柯北担心,怕两个人闹出什么事来。

    苏清儿更是捂着嘴偷笑,发出宛如银铃的笑声,美眸都弯成了月牙。

    其余的同学一阵恶寒,满脸鄙夷,他们算是开眼界,头次见这样应对挑衅的。

    李涵烟感觉自己一拳打在棉花上,不仅仅软软的,棉花还吐了他一口痰,粘腻恶心。

    刚想发作,李涵烟就听见脚步声,门口李翰林已经到了。

    无奈,他只得就此作罢。

    李翰林确实来了,还搬来一大堆宝剑,放在地上,跟着他脚步进来的是另一名老师。

    花白头发,胡子拉碴,满嘴酒气,靠在门边眼睛都睁不开,像是没睡好。

    柯北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

    李翰林干咳一声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大唐学院的司徒钟老师,以后负责教大家御剑术。”

    柯北几乎要跳起来,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传说中的御剑术!

    同学们顿时呱唧呱唧,鼓掌欢迎。

    司徒钟打了个酒嗝,散发出浓烈的酒味。

    他眼神涣散,靠在门口也不走进来,只是点点头。

    同学们呱唧完,都好奇的看着这位司徒老师。

    李老师干咳一声,虽然司徒钟毫无老师的样子,但也不归他管。

    越看越觉得眼熟,柯北忍不住小声问苏清儿:“这个司徒钟老师是谁啊?”

    苏清儿扬着俏脸答:“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司徒钟老师只是大唐学院的客卿老师,他真实身份是蜀山掌门的师弟。”

    “你是说他是蜀山的人?还是掌门师弟?”柯北张大嘴巴,觉得自己想起了什么。

    “是啊,他可厉害呢。”

    “他是不是还有个名字叫莫一兮?”

    “是有,据说是他离开蜀山,游荡天下时候用的名字。”

    柯北一拍脑门,难怪觉得眼熟,又没认出来,难怪司徒钟负责教御剑飞行,特喵的这是酒剑仙啊!

    虽然又惊又喜,但柯北还是平静下来,毕竟他连仙人掌兽都见过,遇见酒剑仙,也是情理之中。

    李翰林让同学们挨个上前,挑选宝剑。

    很快苏清儿就选了一把剑,这把剑小巧玲珑,剑身淡蓝色,剑柄青蓝色,浑然天成,锋芒尽敛于剑尖。

    走到位置上坐下,苏清儿冲微微晃动宝剑,满脸俏皮。

    柯北仔细一看,发现这把剑,似乎是冰魄剑???

    苏清儿挑选完,自然是柯北。

    走到剑堆那儿,柯北低头翻找,随后眼前一亮,就是他了!

    伸手握住剑柄,柯北用力一拔,将宝剑举起来。

    这是一把仓朗朗的大宝剑!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拔出来的时候仓朗朗一声……

    柯北之所以选这把剑,是因为这把剑又宽又大,看上去很有气势。

    不管是沿街砍人,还是挡风遮雨,都是首选呐。

    扛着大宝剑,柯北走回座位。

    等到所有人都挑选完,司徒钟指指门外,步履蹒跚的走出去。

    学生们顿时跟上。

    大唐学院占地很大,司徒钟挑了一处训练的操场,让天级一班的同学们分批站好。

    拍拍脑袋,司徒钟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发现没什么用,于是打开腰间的酒葫芦,仰头灌了一大口。

    顿时神清气爽,脸色潮红,他开始晃晃悠悠的讲课,同学们生怕他一头载倒在地。

    但很显然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司徒钟虽然晃晃悠悠,但脚步并不乱。

    通过司徒钟的讲解,大家都对御剑术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所谓御剑术,指的就是利用法力,操控自己的宝剑飞起来,这是最简单的,很容易做到。

    而御剑术修到高深,既可以剑气外放,又可以冲九天,信手砍鸿雁羽毛,千里外取人首级,十分厉害。

    所有人都听的心驰神往。

    讲完大气磅礴的事情,司徒钟话锋一转说:“除了这些,你们知道御剑术还能做些什么?”

    有人答道:“莫非是传说中的无剑胜有剑?”

    司徒钟摇头。

    又有人答道:“莫非是剑开天门,成为剑仙?”

    司徒钟狠狠摇头。

    还有人答:“应当是拔剑术,剑出便能克敌制胜。”

    司徒钟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样一来,没人再说话了,因为他们想不出。

    柯北抽抽嘴角小声的说:“难不成砍树劈柴?”

    此话一出,顿时同学们都笑起来,他们觉得柯北又跳脱了。

    沈南风不忍直视的扶着额头,这家伙又在胡言乱语了。

    李涵烟冷哼,觉得柯北就是个白痴。

    柯北顿时觉得全身不自在,再一看司徒钟,他已经盯了过来,目光幽幽,语气冰冷的问:“这是谁教你的?”

    “啊……这个,我就随口一说。”

    柯北感觉自己又闯祸了,他真的只是随口一说,因为他看过太多有关于绝世高手的描述。

    说来也怪,这些人都喜欢劈柴喂马,隐居田园,加上同学们把能说的都说了,只剩下这个。

    柯北一脸委屈巴巴,等着司徒钟爆发怒火。

    然而司徒钟并没有发火,而是瞬间大笑了起来。

    “说的好!大道至简,返璞归真,有时候砍树只是砍树,有时候砍树就是修行。”

    他还有后半句没说出来,司徒钟觉得柯北有一颗剑道之心。

    柯北抓抓头发,这也行?

    苏清儿抿着小嘴,笑眯眯的看着柯北,她越发觉得这家伙真有意思。

    司徒钟拍拍手掌,示意大家不要在说话,然后伸手一指天空,有剑光拔云而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