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约会
    那是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震撼。

    柯北只看到司徒钟指尖冲出青芒,扶摇直上,贯穿云海。

    像是拈花摘叶,信手一挥,广阔云海像画卷般,从中间撕开。

    震撼的不仅仅是柯北,还有大唐学院众多有幸看见这幕的师生。

    遣散剑芒,司徒钟拍拍手,看着一群满脸震惊的小家伙,很是满意。

    接着他开始传授御剑口诀。

    一连念了三遍,字不多,只有十几个字。

    同学们纷纷记下,然后开始尝试着御剑。

    很快,李涵烟面前的宝剑发出嗡嗡声,拔地而起,飘在他面前。

    成功御剑,李涵烟回头看了一眼柯北,满是挑衅。

    “怎么不一剑戳死你!”

    柯北在心里腹诽,同时瞪了回去。

    “嗡嗡……”

    不久后,沈南风同样御剑成功,控制着宝剑绕着自己转动。

    有了这两个人开头,很快一把把宝剑飘起,到处游荡。

    司徒钟满意的点点头,不愧是天级一班的学生,悟性很高。

    接着他又把目光看向柯北那边,忍不住抽动嘴角。

    此刻,柯北如同跳大神一样,并起剑指,仿佛请神,口中念念有词,更是使出秘技,反复横跳。

    然而,地上那把大宝剑就是不动。

    一旁的苏清儿捂着脸,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实在是太丢人了。

    旁人御剑,都是并指操控,或是张开手掌,用法力牵引就行,唯独这家伙像猴子一样,什么古怪的姿势都使出来了。

    不能再看下去了,他已经由猴观沧海,变成了黄狗撒尿。

    此刻,柯北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就差高呼德玛西亚,然而大宝剑还是不动。

    捶胸,顿足,柯北一脚踢在大宝剑上,仰天长啸。

    不是发泄愤怒,而是疼的……

    司徒钟摇摇头,准备过去指点一番。

    然而他刚迈出脚步,柯北便从地上抄起大宝剑。

    那把剑握在他手上,四周居然出现了诡异的旋风,苏清儿等人都是一惊。

    柯北双眼发红,额头上青筋暴起,吼道:“给我!高高的飞起来啊!”

    大宝剑颤抖,发出嗡嗡的声音,冲天而起,带着柯北贯入苍穹之上。

    耳畔有着呼呼的风声,柯北一脸狂喜,终于御剑成功了,然而他低头一看,瞬间傻眼。

    接着,所有人都听到柯北惨叫。“我怕高啊!”

    司徒钟觉得头疼,比喝酒宿醉还疼的厉害,他御风飞上去,与柯北肩并肩道:“放松身体,控制法力,要做到剑随心动。”

    柯北忍着害怕,慢慢放松死死握住的剑柄,控制着大宝剑放慢速度。

    刚开始很难,柯北心里没底,但很快柯北便找到了门路,控制着大宝剑悬浮在天空中。

    在司徒钟的陪伴下,柯北进步的很快,到后来他才发现,从空中鸟瞰整个大唐学院,是那么的壮观,青山绿水,楼宇亭台。

    他控制着大宝剑,时而扶摇直上,时而俯冲往下,时而转圈飞行。

    柯北将恐高抛之脑后,彻底玩嗨。

    底下的同学有不少用手挡着额头,看着柯北在天上飞来飞去。

    李涵烟脸色并不好看,在不远处一个人尝试御剑飞行,但不是很顺利,晃晃悠悠,只能离地几尺。

    “这或许就是他的天赋?”

    远处,大唐学院的回廊上,李翰林正在眺望,在他身旁还有一名戴着兜帽的灰衣人。

    “大唐学院从来没有差生,虽然不清楚这个小家伙的来历,但心性不坏,你好好栽培他,指不定将来他会和李白一样。”

    李翰林有些惊讶灰衣人的评价,然后点点头。

    柯北控制着大宝剑飞下来,飘在同学们中间。

    绝大部分人都围了上来,极为开心,夸赞他厉害。

    柯北一脸陶醉,都快不好意思了。

    然后他在人群中看到苏清儿,感觉心跳都快了几分。

    同学们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然后都露出懂得的笑容,不在说话,给他让开一条路。

    苏清儿咬咬粉唇,脸颊泛红,不敢和柯北对视,双手不安的捏着衣摆。

    柯北才发现,苏清儿比他想象中的漂亮很多,如果用一个词形容他现在的感觉,那就是,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但他觉得自己还是很怂,众目睽睽之下不敢过去。

    沈南风恨铁不成钢的捅他的腰,咬牙切齿的说:“还愣着干什么,去呀!”

    柯北回头看看司徒钟,发现他在那喝酒,一副我没看见的样子。

    柯北咬咬牙,心一横,控制着大宝剑,慢慢飞到苏清儿面前,伸出手说:“想和我一起御剑,看看大唐学院吗?”

    这句话是很没水准的,至少柯北说完就后悔了,这么好的机会,脑子发什么热呢,应该说点肉麻的才对啊,自己看过的作品不都是这样吗,怎么自己就不行呢。

    好在,苏清儿娇羞的点点头,慢慢的伸出手,交给柯北。

    那是一种柔软的触感,柯北整个人都快站不稳了。

    围观的同学顿时沸腾起来,一片掌声,其中几名女同学更是一脸陶醉,满心幻想自己会遇见什么样的人。

    不远处几名对苏清儿还抱有幻想的人,感觉自己的心摔在了地上,碎成渣。

    李涵烟脸色更是像吃了苍蝇一样难看,转身就走。

    拉着苏清儿踏上大宝剑,柯北控制着大宝剑飞上天,绕着整个大唐学院盘旋。

    虽然大宝剑又宽又大,但站两个人还是显得有点挤。

    柯北双手张开,控制着大宝剑稳定飞行。

    苏清儿站在剑尖上,青色的纱衣与发丝随风飘荡,撩动着柯北的脸颊。

    那是种痒痒的感觉,很舒服,从脸上一直漫延到心尖儿。

    柯北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不由得靠近几分,接着柯北就被撩的鼻子发痒,打了个喷嚏。

    打完喷嚏后,柯北脸都绿了,苏清儿头发上居然沾着鼻涕……

    这是要亲命了,他刚想伸手把鼻涕擦掉,苏清儿就把头转过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柯北,你怎么啦?”苏清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柯北脸色很古怪。

    “那个……没事,没事,风太大沙子迷眼睛。”柯北硬着头皮解释。

    然而,徒劳的挣扎是没用的,苏清儿将信将疑,然后便看见发丝上的不明液体。

    想都不用想也知道怎么回事,她气的浑身颤抖,吼道:“柯北!你干的好事!”

    柯北感觉耳朵都快聋了,不由在心底感慨,女孩子吼起来都这么可怕?

    “你听我解释啊!”虽然心底腹诽,但脸上还是要堆起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解释你个头!快找个地方让我洗干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