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窥视
    司徒钟正靠在一块意识流石柱上喝酒,他懒得管柱子上雕的是什么,对他来说,人生最享受的有两个时候,一个是和她在一起,另一个就是喝酒。

    所以他现在很享受,喝的很舒服,只是这突如其来的震动是怎么回事?还越震越厉害,难不成喝出幻觉了?

    晃晃脑袋,司徒钟冲沉醉中清醒过来,对着原地发蒙的学生们喝道:“都不要乱,是地龙翻身,远离所有建筑物!”

    远处,正在与灰袍人闲聊的李翰林脸色剧变,他骤然回头,身边的灰袍人瞬间消失,留下残余的法力波动。

    整个大唐学院都被突如其来的震动搅乱,无数老师指挥着学生离开教室,来到空地上。

    好在,这股震动只持续了十几个呼吸便停止,没有房子倒下来。

    不久后,大唐学院到处散发紫色光芒,从每一棵树,每一间屋,每一条路,每一片土中透出,冲上天穹。

    带着苏清儿御剑飞回来的柯北,看着紫光,几乎窒息。

    这些紫光构成了一处庞大的阵法,像是无边无际,笼罩山河,竟然将整个大唐学院囊括其中。

    大阵发光,涌起一股恐怖的力量,将大地固定。

    无数学生松了口气,从心底越发觉得,这是世间最了不起的学院。

    学院深处,之前戴着兜帽的灰衣人,正站在地下溶洞里。

    在他面前有片紫黑色结界,地龙翻身的源头,就在结界后面。

    很快,洞穴中又凭空出现出现两个人,一个穿着黑袍,另一个穿着白袍。

    三个人并排站着,审视结界,灰袍人道:“有东西想要突破结界。”

    “结界变弱了,才会有东西想试着突破。”白袍人点点头。

    “这么多年,结界一直正常,怎么会突然变弱?”一旁的黑袍人觉得奇怪。

    白袍人摇摇头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罢了。”

    黑袍人道:“不管是什么,想要突破结界没那么容易。”

    然而,他声音还没落下,眼前的结界后面,出现两道猩红的光芒,微微转动着。

    三个人瞳孔一缩,他们凭借着绝对的实力,稍稍看透结界后发现,那两道猩红的光芒,居然是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充满着残暴,**,贪婪,从结界那头,静静地窥视着这头,让人心悸。

    “朕的面前,容不得你撒野!”黑袍人历喝。

    他挥起衣袖,掀起瀚海狂潮般的法力,如同看不透的深渊,与那双眼睛对持。

    那双眼睛盯着三个人看了片刻,没有异动,然后消失不见。

    “依我看,是时候把那个家伙叫回来了。”白袍人伸手摸了摸胡子,兜帽下的脸,沉的和水一样。

    “他肯回来吗?三年前他离开长安之后,就远走西域,现在叫他,合适吗?”灰袍人问了两个问题,他当然知道那个人是谁。

    “让他回大唐学院,又不是去长安,难不成让朕去西域请他?”黑袍人有些不耐烦。

    灰袍人呵呵笑道:“陛下,叫他回来这事,还是再等等吧。”

    白袍人略微沉吟说:“这事先放一放,学生们需要安抚,至于结界的事,多加留意。”

    三个人各自点点头,随后各自消失在溶洞里。

    柯北回来之后,司徒钟看见他们两个人没事,也没说什么。

    他并不是那种会太上心教学生的人,这辈子最满意的徒弟,他已经教出来了。

    课显然是没办法再上下去,不久后李翰林过来通知大家,大唐学院停课一天,所以人回去好好休息,同学们顿时欢呼!

    各自解散之后,柯北想送苏清儿回去,小美女狠狠地剐了他一眼道:“我自己会走。”

    柯北无奈,只能由她,随后沈南风脸色古怪的凑过来说:“柯北,老实交代,你们俩干什么坏事去了。”

    柯北干咳一声:“什么都没做啊!”

    沈南风一脸鄙夷,甩甩袖子,指着柯北道:“别和我打马虎眼,你们俩去了那么久,要不是地龙翻身,我看你们俩今天还不回来了,想不到你看上去那么怂,做起事来一点也不含糊啊。”

    柯北:“……”

    他很想说自己什么都没做啊,但沈南风会相信?

    大唐开放的风气史书闻名,柯北感觉自己跳进黄河洗不清。

    总不能说自己把鼻涕粘在苏清儿头发上,两个人去洗了半个时辰的头?

    虽然是事实,但显然比说自己和她开房间看夜光表还扯淡。

    无奈,柯北只能话锋一转,指着沈南风道:“组长,没想到平日里你看上去那么正人君子,思想却如此奔放,我算是见识了。”

    沈南风当即跳起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我都是大唐男儿,故作姿态给谁看?”

    柯北:“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两个人正胡扯着,不远处十几个人御风而过,都穿着清一色的浅蓝衣服,绑着云锦丝巾。

    柯北觉得其中有个人很脸熟,不由得问:“他们是谁?”

    沈南风望着他们,有些崇拜的说:“他们是大唐学院蹴鞠社的师兄们,个个都是玄海境界的修士。”

    柯北有些无语的道:“你别告诉我,前面那个长得特别帅的是向流云。”

    沈南风点点头道:“还真的是向流云师兄,既然你知道向师兄,那柯北你也喜欢蹴鞠咯?”

    柯北:“……”

    这让柯北怎么回答?他当然知道向流云,他还知道向流云有个好朋友叫洪风,一个昆仑三脚,一个铜墙铁壁。

    那年,那个夏天,他看着两个人蹴鞠,看了足足两个月。

    虽然时间上有点不对,现在是大唐,向流云和洪风生活在大宋,但在这个大唐,柯北感觉自己遇见什么都不会奇怪。

    抛开这个问题,柯北继续问道:“是不是大唐学院还有一个人,他叫欧阳小枫。”

    沈南风有些奇怪点点头道:“确实有啊,他也是玄海境界的师兄,一手弓箭术出神入化,学院的老师们说他身上有后羿的影子,只不过他平常不射箭,喜欢和朋友一起喜欢打弹珠。”

    柯北:“……”

    柯北很想把自己记忆中的人都问一遍,但反过来想想,还是算了,于是说:“我们去看师兄们蹴鞠吧。”

    沈南风一脸为难的说:“想看向师兄蹴鞠倒不是什么难事,问题是明天是炼药课啊,我们还是回去早做准备吧。”

    柯北有些奇怪,不由得问:“准备什么?炼药课的所需不是早就发了吗。”

    沈南风看着柯北很认真的道:“给我们上课的是孙思邈。”

    柯北肃然起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