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孙思邈的炼药课
    作为史书上最盛大的朝代,大唐究竟出现过多少千古留名的人物?柯北不知道。

    抛开伟大睿智的皇帝,以及现在处处都要向他看齐的李白,还有那凌烟阁中的二十四功臣,等等……

    高尚的人格,即使在最阴暗的角落也会散发光芒。

    翻开厚厚史书篇章,那个叫孙思邈的老道人,始终勤勤恳恳钻研医术,行走天下为百姓治病,不求回报,只有一颗医者的心。

    柯北满心期待的回到房间里,从床底下拖出学院发的药锅,顺手从药锅里拿出炼药课的课本。

    这东西早就发下来了,只是他一直没去看,前两天仅仅是画符,修炼,布阵,就已经让他一个头两个大,哪有时间管这些。

    翻开书本,柯北只看了三行,然后准备以头抢地,还是看不懂。

    这本书简直是他从未接触过的领域,和当年第一次上生物课没什么区别。

    什么玩意?灵药还能分类?还能按根茎,地域,叶片,颜色,质地,花朵,气味……等等来分?

    抛开这些杂七杂八的分类,柯北看得懂的就一个,灵药最根本的分类,有毒和没毒……或者说能吃和不能吃。

    无奈,柯北只好双眼流淌精光,犹如掌握世界,洞悉一切,参透古今未来,使出必杀技!金手指……

    金手指散发着亮堂堂的光芒,柯北感觉自己瞬间能看懂一切,不仅对根茎,地域,叶片,颜色,质地,花朵,气味,等等,了如指掌,甚至于闭上眼睛都能看见这些灵药。

    这些灵药像是飘在半空中,任凭柯北,上下左右前后里外,随便怎么看!

    确实是连里外都能看,只要柯北一个念头,这些灵药就会退去外衣,露出里面,甚至于横截面,灵药本身的纹路,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太神奇,柯北嘴巴都张大了,好半响他才嘴巴慢慢挑起,傻笑起来,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啊!

    第二天一早,柯北蹦蹦跳跳的抱着药锅,去往炼药课的教室。

    刚进来,柯北就发现好几个人围着李涵烟,这家伙正从掌心燃起火焰,花式灼烧着一株灵药,引来一堆夸奖。

    看见柯北,李涵烟轻哼一声道:“这不是柯北同学吗,今天又打算告诉大家什么消息啊,不会是说,你今天真的来给我们上炼药课吧。”

    “李涵烟你有病吧?”柯北很烦,他觉得李涵烟有病,还病的不轻,一直来挑事,找他麻烦。

    挥手丢掉灵药,李涵烟豁然转身,盯着柯北:“有病的是你吧,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每天只知道蹦跶,会个御剑飞行就嘚瑟成什么样,当心我揍你。”

    “有本事你试试!”柯北把药锅往桌上一扣,上前一步,他是怂,但李涵烟实在欺人太甚。

    “我看你是皮痒了。”

    李涵烟同样上前,全身上下法力飘荡,两个人近距离对视。

    “柯北,别冲动。”

    “李涵烟,你干吗?大家都是同学。”

    围观的同学上来劝解,怕这两个人真的打起来。

    沈南风也走过来,拉着柯北的衣袖小声说“别和他冲突,你打不过他的。”

    “明明是他欺人太甚,我又没招他惹他”

    “行了行了,我知道,快走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沈南风拉着柯北走开,顺手牵走药锅。

    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这两个人打起来,李涵烟实力太强,柯北会吃大亏的。

    柯北都被拉走,李涵烟也没了继续发作的余地,只能甩甩袖子,坐回位置上。

    不久后,苏清儿也抱着药锅走了进来,在柯北旁边坐下。

    班里人都知道他们俩关系不一般,个个眼神都不时的看过来。

    无视他们,苏清儿柔声问道:“你和李涵烟吵起来了?”

    “什么吵起来,是差点打起来,不过他太怂,不敢和我打。”

    “你呀,要真的和他打起来,就等着我给你擦药吧,李涵烟是真的强,在进入大唐学院之前,他就有一挑三不败的记录,那三个人还都是御气大成的实力。”

    “啊……他那么厉害?”

    “不然呢,沈南风都不愿意和他起冲突,你别理他就行,好好修炼。”

    “问题是我走到哪都有他啊。”

    “那你当他跟屁虫就行。”

    “有道理啊……还是清儿聪明。”

    两个人胡扯着,但柯北乐在其中,这或许就是传说中,恋爱的酸臭味?

    随后,孙思邈走了进来。

    柯北好奇的打量着这位传说中的药王。

    眼前的老人头发花白,梳着发髻,插着木簪,穿着一身发白的道袍,人看上去瘦弱,脸色却红润,很有精神。

    满是仙风道骨的感觉。

    接着柯北觉得这是废话。

    孙思邈是修士,实力绝不会比李翰林弱,显得仙风道骨很正常啊,又不是所有人都和司徒钟一样,天天喝的醉醺醺的。

    放下药锅,孙思邈轻咳一声,然后说了几句开场白,大意就是有幸教导你们,你们都是大唐传承的希望,祖国的花朵,未来的栋梁。

    柯北顿时觉得,老人家不愧值得敬佩,待人多和善,和李翰林,司徒钟完全不一样。

    说完后,孙思邈开始上课。

    “炼药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不仅能够治病救人,强身健体,还能辅助修炼,今天我们先从对灵药的认知开始讲起,众所周知……”

    孙思邈开始讲课后,便展现出一代药王的风采,对各种灵药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深入浅出,讲得让人心驰神往,啧啧称奇。

    因为事先用金手指做过准备,柯北这次终于不再抓瞎,而是频频点头,觉得孙思邈说的太对。

    一群人如痴如醉,不知不觉就过去半个时辰,等到孙思邈停下,才有人渐渐回过神来。

    满意的看看这些学生,孙思邈问道:“那么,根据我所说的,如何判断碧叶花,与碧蓝花的区别,又如何中和二者的毒性?”

    顿时,李涵烟站了起来,风度翩翩的挥着扇子答:“以背部叶脉判断,向阳而生,呈浅色,是碧叶花,背光而生,颜色则深,是碧蓝花,取其根茎,与灵药一起烹煮,过水三遍,以法力火焰烤干,可去毒入药。”

    孙思邈满意的点点头道:“说的不错。”

    李涵烟微微昂起头,挑衅的回头看看柯北。

    柯北撇撇嘴:“神气什么,搞得像就你知道似得,这家伙怎么这么讨厌。”

    苏清儿美眸望着柯北,轻声安抚道:“不管他就好,不生气哈。”

    李涵烟坐下后,孙思邈环顾一周又问道:“那么,雪莲花与冰续草,又改如何入药?”

    刚坐下的李涵烟又站起来答:“当处用之何处,治阳,直接取之,可磨碎外敷,也可雪莲花先蒸煮,冰续草为辅助后入,补阴则需要辅助天山雪莲,循序渐进,以三七两个时间为佳。”

    孙思邈继续点点头,满脸欣慰。

    李涵烟又回过头,面带挑衅的看看柯北。

    “呸,椅子上有钉子还是怎么?片刻都坐不住,弹起来比什么都快,也不怕腿折。”

    柯北忍不住腹诽,出风头也没这么出的。

    等到李涵烟坐下后,孙思邈又问道:“那你们谁知道,银玉芝与紫黑楠木又有什么关系。”

    李涵烟再次站了起来,满是胸有成竹的模样答:“相辅相成,一同入药可凸显银玉芝药力。”

    说完李涵烟挑衅的看看柯北。

    柯北忍无可忍,站了起来说:“我倒觉得,最根本的关系是可嫁接共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