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有何不敢
    诡异的安静,同学们都呆呆的看着柯北,满脸不敢相信。

    沈南风感觉他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这是柯北吗?他什么时候这么精通炼药术?

    李涵烟被堵的一时说不出话来,支吾了片刻后,终于想到什么,开口道:“说的那么厉害,那有本事你把这药吃下去我看看。”

    “啊……吃下去……”

    这和柯北想的不一样,李涵烟不按套路出牌!

    他原本打算用接连不断的能力叠加,死死压制住李涵烟,让他来不及反应,最终只能在这种累积中认输。

    但他没想到,李涵烟居然让他吃了这丹药,这就要命了。

    因为这是第一次炼制,柯北自己都不敢保证这药有没有效果,单纯的没效果还好说,万一有什么副作用,怎么办?

    老话说得好,东西不能乱吃,话也不能乱说,这要是吃出问题来,算谁的孩子?

    看见柯北心虚,李涵烟冷笑道:“怎么,你自己炼的东西都不敢吃,还敢吹嘘他的作用?真是笑话。”

    大家都看着,柯北觉得头皮发麻,心一横道:“吃就吃,有何不敢。”

    苏清儿在一旁拼命的摇头道:“柯北,别听他的,不能吃啊。”

    见到苏清儿护短,李涵烟心中不悦,但还是摆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道:“怎么?清儿同学心疼柯北了?不吃也没关系,下次让他别没事乱出风头,给我道个歉就是,当然,柯北你要是当着大家的面把你的灵药吃下去,我就认输,如何?”

    话都说到这种程度了,柯北环顾四周,所有的同学都看着,沈南风更是对他摇头,孙思邈则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放心吧,没事的。”轻声安抚苏清儿,柯北对着李涵烟举起药丸,然后张大嘴巴,直接拍了进去。

    灵药入口,柯北顿时尝出稀奇古怪的滋味,就像烧糊的米饭混着咸菜汤同时有股馊味还加冰块辣椒……

    好在这种感觉只持续了几个呼吸,灵药的药力便直接化开,涌进柯北的身体里。

    瞬间,柯北感觉自己的法力变强了几分,更是对水火还有风的力量,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修炼最初的御气境界,便是借用法力控制演化,御火御风的程度因人而异,多加练习虽然能够掌握的很好,但亲切感这种东西,却是与生俱来的。

    显然柯北的灵药成功了,他现在感觉自己的法力已经可以随手演化,不像之前御火都有点费劲。

    张开双手,柯北催动体内的法力,一团火焰在掌心燃起,火光摇曳之间,一股水流凭空出现。

    水火两股力量并生,相互交织却又不互相影响。

    “柯北成功了!”

    同学们纷纷惊叹,这种控制水火的能力,勤加练习虽然可以做到,但柯北显然没有那个时间,毕竟几天前他连修炼都不会,只是个凡人,那么眼前的这种情况,只能归结为柯北的丹药真的有作用。

    控制着水火环绕,柯北信心大增,再分出一股法力汇聚成小旋风,将水火两股力量环绕起来。

    旋风成型,柯北托着三股力量,展示给大家看,然后将手臂指向李涵烟。

    李涵烟脸色铁青,冷哼一声道:“算你赢了。”

    “好,柯北好棒!”同学们顿时呱唧呱唧,一片掌声。

    沈南风对柯北竖起大拇指,他原来还担心柯北吃出问题,现在看来还行。

    略带炫耀的对苏清儿扬扬头,小美女眼睛完成月牙,轻声道:“你呀,就不怕吃出毛病啊。”

    孙思邈拍拍手掌,示意大家安静下来,“那按照约定,是柯北赢得了老夫的礼物,回头你来一趟我的住处,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回去以后大家好好钻研,下课。”

    说完这些,孙思邈在同学们的朗声恭送中,走出门。

    刚走出来,一副班主任模行为的李翰林便迎了上来,他待在外面偷窥已久。

    “老孙,我说这个小家伙有点意思吧。”

    孙思邈满意的摸摸胡子道:“你说他以前没修炼过,我还真的不信,看他对炼药的理解和造诣,不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家伙啊。”

    李翰林点点头,接过话:“你还别说,前两天我第一次给他上课,他居然听的睡过去,我也奇怪,说真的我都想查查他的来历,但院长说了,好好教导就行,别管太多。”

    “哦?院长注意到他了?”

    “地龙翻身那天是司徒钟的课,我和院长闲聊,碰巧看见他御剑飞行,他飞的还不错,比李涵烟控制的还要灵活,后来这小家伙居然拉着苏清儿一起御剑飞行,就是苏家的那个小姑娘,你今天也看到了。”

    “那个小姑娘啊,她的病有些麻烦啊……”

    两个人讨论着,渐行渐远。

    教室里,柯北摸摸肚子,感觉有点不对劲。

    苏清儿没好气道:“叫你别吃,你还要吃,没事吧。”

    柯北抓抓头发说:“还好,就是有点不舒服,可能会润肠通便。”

    “咦,好恶心。”苏清儿一脸嫌弃。

    “咳咳,那个清儿,下午你去哪呀,要不要我们一起吃个饭,到处逛逛。”

    自从上次苏清儿亲了他一口之后,柯北感觉自己很不争气,很想和苏清儿独处,恋爱中的男人都这样?

    苏清儿略做思考道:“那好吧。”

    柯北顿时心花怒放,然而下一刻他就感觉不对劲了,肚子似乎咕咕的响了起来,有什么东西像是要喷涌而出。

    “你怎么啦?”看见柯北脸色不对,苏清儿奇怪的问。

    “你等我下,我去方便!”柯北拔腿就跑,头都不回的道。

    苏清儿:“……”

    柯北狂奔进厕所,脱裤子蹲下一气呵成,再晚一点可能会漏出来。

    很快,苏清儿等了半个时辰,还不见柯北回来,她无聊的开始修指甲。

    此时柯北正在茅房,他再次体会到当初作死狂吃火鸡面的下场。

    吃辣一时爽,菊花火葬场。

    柯北感觉菊花已经不是自己的菊花了,是被蹂躏千百遍的感觉,这种感觉从极为难受,渐渐的变成一种酸爽。

    酸爽到最后,柯北忍不住低哼了起来。

    又过了半个时辰,苏清儿还不见柯北回来,想了想她干脆松开头发,装备换个发饰,打扮打扮自己。

    女孩子和自己玩,总能找到无数种方法。

    此时柯北正在茅房,着火的感觉已经过去,现在他感觉自己拉出来的都是冰块……

    那是一种类似风油精抹屁股的感觉,整个菊花满是清凉,满满的胯下生风。

    爽的柯北忍不住嗷嗷起来。

    又过了半个时辰,苏清儿实在无聊透顶,准备起身去找柯北,但想想还是算了,男生茅房那边去了不好。

    此时柯北正在茅房,他已经拉不出来东西了。

    但为什么他还没出来呢,因为他腹胀的厉害,不停的发出连环响屁。

    放屁也就算了,问题是每排出一串,在恶臭的同时他却感到一种畅爽,爽的他忍不住叫出来。

    “啊~奥~唔~啊~啊~嗯~嗷~”

    这种极为诡异的声音,让人想入非非。

    吓得个别尿急的同学转身就跑,找个角落解决算了。

    许又过了半个时辰,苏清儿都快睡着了,她实在等不下去了,站起来想去找柯北。

    此时柯北正在茅房,他已经拉完了,也不放屁了。

    那他为什么还不起来呢,因为他没带纸……

    也不知过了多久,柯北才感觉自己拉傻了,不一定要纸啊,自己现在是有法力的人啊!

    运转法力,柯北控制着一股水流冲洗着菊花,这股滋味莫名的酸爽,似乎可以称为,菊爽?

    冲洗的差不多,柯北又控制着火焰烤干水分。

    做完这些,柯北还是蹲着,没站起来,因为腿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