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原来
    吃完丹药,女人抬起头来。

    柯北放心下来,看样子人是救回来了,得问问她是谁,怎么会伤成这样。

    然而,不等柯北张嘴,女人突然捂住肚子喊道:“好疼,好疼!我快不行了!”

    柯北眼睛都直了,这不是刚救活过来,怎么又不行了?

    “快,给我丹药。”女人脸色痛苦,伸着手,向柯北讨要。

    “这药确定吃了没问题?”柯北都怀疑孙思邈给的是假药了,这女人吃下去一大半都不见好。

    “你再不给我药,我就要死了,啊……”女人倒地惨叫,捂着肚子来回打滚。

    “好好好,我给我给。”

    事到如今,柯北也管不了许多了,将瓶子里最后三粒丹药倒出来,柯北给女人服下。

    服下丹药后,女人从地面上坐起来,满意的摸摸肚子,抬眼看着柯北,然后当着他的面,打了个嗝……

    柯北感觉自己呆滞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片刻后,回过神来,柯北狂抽着嘴角,手都在发抖,艰难的问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女人点点头,看着柯北笑吟吟的道:“就是故意的啊。”

    “这么说,你要死要活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是啊。”

    柯北眼前发黑,差点栽倒在地,自己辛辛苦苦从孙思邈那儿讨来的丹药啊,都还没捂热,就被个疯女人都给骗吃了。

    看着柯北的模样,女人捂着嘴偷笑,然后挥挥手道:“好啦好啦,不就是几粒丹药吗。”

    柯北瘫坐在地上,对着一个女人,他也不好发脾气,只能没好气的道:“说的轻松,那些丹药对我真的很重要,你懂什么。”

    女人轻轻笑着,不知从哪里掏出块干净的手绢,轻轻地擦拭着脸上的血迹说:“行啦,别懊恼了,虽然你失去了一瓶丹药,但你将得到的东西,却比这些丹药珍贵千百倍。”

    柯北满脸疑惑的问:“什么呀?”

    “成为老夫的弟子。”回答的不是眼前的女人,而是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孙思邈。

    思邈站在门口,背着光,柯北看不清他的脸,只听见他说得话,那种极为认真的语气,让他彻底呆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着两个人,柯北不由得问出这个问题。

    他才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种随随便便的好事,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吃瓶丹药,就能成为孙思邈的徒弟?

    要是成为药王的徒弟那么容易,这药王也太不值钱了。

    孙思邈没有说话,而瘫坐在地上的女人则爬了起来,当着柯北的面打了个响指。

    “啪……”极为清脆的一声。

    就在柯北以为,大唐要凭空消失一半人时,眼前的女人全身上下光芒闪过,将满身血迹褪的一干二净。

    血迹褪尽,柯北眼睛都快直了。

    红衣飘荡,青丝披肩,那修长的身形,白皙的手臂,脖颈,娇艳的红唇,还有那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是真的美女!简直和苏清儿不相上下。

    同时,柯北觉得,应该是年龄的缘故,苏清儿还没长开,和眼前的人儿比起来,还少了些诱惑力。

    撩撩飘荡在额前的长发,红衣女子打了下柯北的头道:“小家伙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美的学姐?”

    柯北:“学姐?”

    孙思邈缓步走进来道:“她是韩秋月,老夫的徒弟,也是你玄海境界的师姐。”

    柯北顿时乖巧的喊道:“师姐好~”然后看着这两个人,继续黑人问号,他还是不明白到底怎么肥四。

    打完柯北,韩秋月又宠溺的摸摸柯北的头道:“很简单啊,师父想再收个徒弟,于是让我来考验考验你,你通过考验了呀。”

    柯北:“喵喵喵?”

    他实在不明白,这所谓的考验是什么。

    孙思邈开怀大笑,将柯北的奇怪叫声当成顽皮道:“老夫这一生行医济世,救死扶伤无数,自诩是善人,我的弟子,自当要有颗善心。”

    柯北点点头,这是自然的,可是这和考验又有什么关系?

    像是知道柯北不解,孙思邈继续道:“这考验,也很简单,你愿意用十二粒丹药,去救个来路不明,生命垂危的女子,便说明你有颗善心,更何况你还连喂她四次丹药,更是做到了救人的尽心尽力,实属难得。”

    “啊……这样呀……”柯北抓抓头发,这丹药虽然贵重,但他救人时,真的没想到那么多。

    “嘿嘿,柯北弟弟,后来你的表现也说明了你很在乎这些丹药,那么在乎都舍得用来救我,说明你是个好人啊。”韩秋月美眸望着柯北,笑吟吟的道。

    柯北无奈,他对好人这两个字,有些敏感,拒绝接受一切好人卡有木有。

    孙思邈闲庭信步,在屋内随意走着说:“你们这群小家伙,算是交上好运,教满你们一年,老夫便要闭关突破,短则几个月,长则数年,所以在那之前,我问你。”

    孙思邈豁然转身,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柯北,问:“你可愿意,做我的弟子?”

    收徒这种事,不同于老师教学生,想要拜师,要看师父愿不愿意收,同样的,师父想收徒弟,也要看弟子愿不愿意,所以收徒之前,孙思邈自然要问下。

    当然,孙思邈有自信,这些年来想拜他为师的人不知多少,从咸阳城东门可以排去西门,他有他自己的自傲,所以他开口,柯北没理由拒绝。

    柯北眨巴眨巴眼睛,望着孙思邈,他从来没想过要孙思邈的徒弟,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突然的他有些发蒙。

    摸摸额头,柯北问:“我想知道,为什么是我,而不是李涵烟?”

    孙思邈微微一笑答:“其实你们两个都很优秀,但不论是谁,都得接受这次考验,既然是你,而且你也通过了考验,那也就没李涵烟什么事了。”

    柯北点点头,他原以为孙思邈看出他的秘密,才要收他为徒,现在看来,并没有。

    柯北想了想,张张嘴说:“我还有个问题。”

    孙思邈:“问吧。”

    柯北:“是不是拜你为师后,我就有各种丹药可以吃。”

    孙思邈摸摸胡子,思索片刻道:“差不多吧,但药吃多了不好。”

    柯北:“那是不是拜你为师后,我就有厉害的法术可以学,比如移山填海,只手遮天,魔神降世。”

    孙思邈头皮发麻,无奈道:“没你说的那么夸张,而且你也要有足够的法力才能支撑啊。”

    柯北:“那我是不是也要加入道门,整天烧香磕头,跪拜天地啊。”

    这点很重要,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好少年,柯北很抗拒这种迷信的行为。

    孙思邈忍俊不禁,都被柯北逗笑了,摆摆手说:“谁告诉你我整天烧香磕头的?你看见的那些,都是一些装神弄鬼的骗子戏弄凡人的,我辈修士岂会做这种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