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找上门的程咬金
    柯北愕然,原来他记忆中,那些道士天天烧香磕头,跪拜天地,装神弄鬼,都是假的啊。

    韩秋月美眸望着柯北,红唇微挑,她觉得这个小家伙,比她想象中的更有意思,思维反应都和常人不同。

    眨眨眼睛,柯北继续说:“我还有个问题。”

    孙思邈扶额,无奈的道:“有什么问题一次性说完。”

    柯北伸出手指,尴尬的答:“这绝对是最后一个问题。”

    待得孙思邈点点头,柯北有些心虚,迟疑几息后道:“那个,我能不能不拜你为师,还能得到这些。”

    此言一出,韩秋月满脸错愕,她觉得自己听错了。

    孙思邈胡子都快翘起来了,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柯北,心里是不解,是震惊,是气愤,是被耍的感觉。

    他不解柯北为什么不愿意做他的弟子,无论从实力,身份,还是道德品行,他都无可挑剔啊。

    如果说他实力不济,柯北不愿意拜师,他可以理解,但孙思邈自问,实力不弱啊。

    而且,他是大唐学院炼药系老师之首,年轻时又有在朝为官的经历,身份正统。

    更何况他一生行医济世,各种美誉传遍大唐,又不是穷凶极恶之徒,柯北为什么不答应?

    他震惊柯北的决定,居然有人能够忍受这种诱惑,他可是半步真神境界的大修,只要拜他为师,日后前途无可限量,各种灵丹妙药,应有尽有,柯北居然不心动?

    他气愤柯北的行为,既然你不想拜师,又为何问出那么多问题?这不是戏耍他,又是什么?

    看着孙思邈的脸色变幻,柯北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他应该是又说错话了,不由得认怂道:“那个孙老师,我不是说拜您为师不好,我只是从来都没有拜师的想法,更何况这一切太突然了,我接受不过来。”

    听到柯北的解释,孙思邈哭笑不得,这小家伙还真的与众不同,他就没见过这样做事的,即像个顽劣的幼童,又像块天赋不错的美玉,一时之间他居然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

    “你既然不想拜师,又想得到我的学问,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孙思邈沉吟片刻,摸摸胡子。

    这话并不假,他虽然是大唐学院的老师,也有一颗尽心尽责教学生的心,但他毕竟是个人,一些珍藏所学,他还是想教给自己的传人。

    “可,我真的没有拜师的打算,也许我和孙老师,并没有缘分吧。”柯北咬着嘴唇,摇摇头,他确实从未想过当药王的徒弟,他也不愿意随随便便就这样缔结一层关系,师父这种东西,在大唐,代表的含义太重。

    然而,柯北越是这样,孙思邈却越不想放弃,不由得摇摇头说:“那这样,你且当个记名弟子,我教你东西,但我不是你师父,你也不用背负师徒这层关系,如何?”

    柯北抓抓头发,这样说的话,还能接受,但他还有层担忧,不由得问:“那我还能随便吃丹药吗?”

    回应柯北的是一本砸在脸上的书。

    虽然柯北对这种动不动就给书的习惯,很不理解,但他可以确定一件事,凡是李涵烟孙思邈这样的人给的,绝不会差。

    一本《道德经》就让他可以修行,能够御火御风,以法力御剑飞行,那么眼前这本《百丹录》想必也不会差到哪去。

    拿着《百丹录》柯北便准备回去,然而刚走两步,他就被孙思邈叫住。

    “你这是要去哪?”

    柯北发蒙的答:“去上课呀。”

    孙思邈翻翻白眼,指指屋子里说:“今天你哪儿都别去,好好在这里把这本书给我看完,把他背下来。”

    “那我的课怎么办,今天教的是铸造课啊,上课的程老师。”柯北不禁扶额,混世魔王的名号是白叫的?他的课不去,谁知道以后会遇见什么。

    “程丑牛的课有什么好上的,你就在老夫这里待着,我就不信他敢找上门来,好好背书,老夫晚点考你。”孙思邈冷哼,翻着白眼。

    不说程咬金还好,越说他越来气,上次他刚刚练好一炉培元丹,便真的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坑蒙拐骗,死皮赖脸弄走一半,美名其曰为大唐的小辈做贡献,实际上都私吞了。

    柯北无奈,只能走回来,乖巧的打开书了翻阅。

    当着孙思邈的面,他当然不能动用金手指,金手指的能力实在太逆天,这种东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至少到目前为止,柯北感觉自己的金手指,和打游戏开挂完全没区别,而且还是究极挂,类似于某某开那种自瞄透视算个屁。

    《百丹录》这本书,顾名思义,便是记载着大量丹药的药方,还有炼制方法,其中空白的地方有大量蝇头小楷批注,柯北知道这是孙思邈的注解。

    丹药药方这种东西,一但拆开,便是长篇大论,而且涉及很多专业知识,极为繁琐,哪怕柯北用金手指打过底子,能够看懂,但想完全理解,短时间根本不可能,他只能尽力去记下来。

    但问题来了,柯北他讨厌背课文,凡是背过课文,都能体会这种感觉,**百字都让人抓耳挠腮,更何况整本书。

    要不是修炼有《道德经》,能够凝神静气,集中注意力,柯北感觉自己一页都看不下去,更别说背了。

    时间就这样在柯北的努力背诵,还有孙思邈的持续炼药中度过。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嗓门极粗的叫喊。

    “老孙,你是不是扣了我一个学生在这儿?”

    柯北从书页中抬起头,远远就看见一个满身肌肉的壮汉,龙行虎步的走过来,直接闯进孙思邈的屋子。

    想都不用想,这是程咬金找上门来了。

    正在闭目养神的孙思邈抽抽嘴角,站起身来。

    程咬金闯进门,也不看孙思邈,直接走到柯北面前,瓮声瓮气的道:“小子,我老程的课你也敢不来?胆子不小啊,和我说说,是不是孙思邈这老家伙扣留了你,要是还好说,要不是,你今天不给我轮个三板斧,我就不叫混世魔王。”

    柯北眼皮狂跳,今天遇见的都是什么事?

    看着眼前虽然略显苍老,但腰杆笔直,浑身腱子肉的程咬金,柯北丝毫不怀疑他说的是假的,顿时乖巧的点点头。

    程咬金顿时哼哼一笑,转过头看着没好气的孙思邈道:“老孙,你这就不够意思了,今天是我的课,你昨天的炼药课没上过瘾?留个小子在这里开小灶?”

    孙思邈同样气不打一处来,拂袖道:“老瓜皮,你的课又如何?这小子资质不错,老夫教他炼药大道,怎么不行,让他去和你学打铁?”

    程咬金上前一步道:“老鳖孙,你再敢说炼器是打铁,信不信老子拆了你的炉子?你那个破炉子还是老子给你打的。”

    “老瓜皮,你再敢叫一声试试,信不信我断了你一年的丹药供给。”

    “好你个老鳖孙,会炼药了不起啊!”

    “哼!你个老瓜皮,还以为你是混世魔王啊!”

    柯北抽着嘴角,看着他们两个针锋相对,一副要打起来模样,觉得自己还是先溜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